新新聞》民調取樣改不改都有事,綠中央頭痛

2019-05-17 13:00

? 人氣

手機是否要納入總統初選民調樣本,讓綠營中央動輒得咎。(新新聞資料照)

手機是否要納入總統初選民調樣本,讓綠營中央動輒得咎。(新新聞資料照)

賴清德出訪日本前,對納入手機民調丟出反對意見,他認為立委已完成初選,且採取互比式市話民調,如果總統改採納手機,對參與立委初選者不公平;其次,如果要改變遊戲規則難以向社會大眾交代。另外,他也質疑手機民調的公平性。

手機沒區碼,區域立委民調貴

按照民進黨黨內遊戲規則,立委初選是互比與對比式並用,但此階段民進黨立委初選都是現任者,對手人選尚未產生,故大多採取互比式民調;但也有對比式並用,例如屏東二選區,對手是由共識產生。

但因為立委選區全國分割為幾十個,如果也進行手機民調,由於手機並不像市話有區碼之分,樣本取得會比較困難,因此成本要比總統手機民調的費用多七十三倍(共有七十三個區域立委選區),也會很花時間,而總統選區是全國性,故採手機民調會比立委成本低很多。

至於所謂的改變遊戲規則部分,由於當初黨中央顯然是在倉促之下公告民進黨總統初選辦法,或許沒有預測會有挑戰者,故遊戲規則是根據二○一一年所修訂的版本。

但當年民進黨是在野,如今已執政,如果按遊戲規則,民進黨總統初選「僅」能採取對比式,所以要國民黨人選產生才能初選,不然就要雙方共識對手是誰;且當年未考慮第三勢力的部分,要不要納入柯文哲也需要雙方取得共識。

民意調查的方式很多,通常是指市話調查,但市話調查只是其中一種,民意調查也可以是街頭問卷調查、郵寄問卷、網路調查或投票、手機調查、電話call in等等,其中關鍵是「取樣的母體」與「全體母體」的關係,即樣本母體如何抽樣,牽涉民調正確性。

過去市內電話普及,區域號碼字頭分類,甚至鄉鎮市區的電話字頭分類,更能依照統計上分層隨機抽樣,加上事後的加權,讓樣本母體更貼近全體母體。但隨科技進入4G時代,網路免費通訊軟體取代付費手機與市內電話,手機族快速成長至三、四成,成為市話民調無法接觸的樣本。

可抽樣市話從七百萬降到四百萬

但採取電話民調的初選比較像「隨機被動電話投票」,民進黨為了防弊,民調抽樣是以初選日期前一年發行的「住宅電話簿」為抽樣母體,其實就是早期中華電信會分送至住戶、願意公開自己住家電話的電話簿。但自《個人資料保護法》通過之後,中華電信不再主動配送,願意公開自己住家電話的用戶也急速萎縮。

所以能在民進黨黨初選民調被抽中的前提是,要裝有市話,且願意公開登錄在中華電信公開的電話簿上。台灣全國戶數七百萬,如果按台北市研考會兩年前的委託調查案推估,市內電話不足五百萬戶,加上願意公開的(其實是老用戶沒有去申請不公開),應該低於四百萬戶。

市話抽樣是以戶為對象,以縣市、鄉鎮市區為分層抽樣,但手機是以人為抽樣的對象,以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公布的行動通信網路業務用戶號碼核配現況,先將已核配的編碼字首(前五碼)依照隨機抽樣原則抽出局碼,然後以後五碼亂數方式產生,兩者合併為手機樣本號碼,易付卡或移工申請的號碼可以在抽樣前排除。

由於騙案橫行,申購手機門號需要雙證件,故申請門檻較高,目前全國大約兩千八百萬個手機門號。市話是按戶抽樣,手機是按門號抽樣,事後加權都是必要動作。

市話調查會遇到一個問題,就是六十歲以上的樣本偏高,四十歲以下偏低,只能靠加權處理,已經是業界不可迴避問題。

如果年輕族群支持度低的候選人更應該採用手機民調,可以降低因接觸樣本少而加權放大的效果。畢竟手機民調,年輕族群表態率高,看似互補,但兩者資料要合併加權是另一個要面臨的問題。但初選民調是一種被動電話投票,可以採用全手機調查或一半手機一半市話模式。

手機調查「人為」舞弊成本高

過去政黨初選經驗,為了防止舞弊,可以設定條件限縮被調查的樣本母體。以台南市立委初選顏純左為例,同樣委託山水民調公司調查,但結果落差甚大,其差異就是樣本母體的差別。何況手機調查「人為」舞弊的成本比市話高,更能防弊。

賴清德說,民主就是人民做主,既然政黨辦初選,愈多人民參與愈好,就現況來說,是要選擇只有不到四百萬的市內電話當樣本母體,還是兩千八百萬手機門號母體做為全體抽樣,道理淺顯易懂,除非反對的理由背後有其他動機,那就另當別論了。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