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惡棍」還沒倒下,柯P英雄就變狗熊了?

2016-06-10 06:10

? 人氣

台北市長柯文哲就任一年半,民調直直落。(圖為柯文哲議會備詢/顏麟宇攝)

台北市長柯文哲就任一年半,民調直直落。(圖為柯文哲議會備詢/顏麟宇攝)

「他們不知道,真的有人就是肖仔!」臺北市長柯文哲說這句話的時候,他說的不是別人,是他自己。他是極少數極其奇特愛用「瘋子」形容自己的人,當他說自己就是別人意想不到的「肖仔」的時候,當然並無自貶之意,相反的,他是以此形容自己「不同凡俗」─不論是智商、意志力、或腦筋急轉彎式地危機處理。

他的速度節奏和方向,總是異於常人,這讓他從被監察院彈劾,到決定參選臺北市長,並一陣旋風當選市長。然後,一年之內,民意聲望同樣一陣風式的從頂峰跌到谷底,成為六都市長之末。

對比十個月前,地方首長滿意度調查,排名第三落後於高雄市長陳菊和台南市長賴清德時,柯文哲還信心滿滿,分析自己為什麼民調滿意度會下滑,「做對的事,不怕民調掉,這就是我和其他政治人物不一樣的地方。」當時他宣佈明年(即今年)重陽敬老津貼排富,領取人數將從四十萬大幅緊縮為一萬八千人,市府預算支出則從七億遽降到三千萬,輿論給他的鼓舞遠比市民更高,「只要我民調高於六五%,我就做對的事,等我掉到五0%,再把事情做對就好。」

十個月後,他的民調不但沒有五0%,甚至在四0%以下,他坦言,「滿丟臉的。」至於還要不要做對的事?柯文哲沒有再多言,不知道此刻他有沒有一點懷疑?到底什麼是「做對的事」?或者,他做的事到底是不是對的?再或者,這一年半以來,他到底做了什麼事?

以雷聲最大的五大弊案為例,最終結案報告出爐後,「移送」法務部和監察院,形同虛幌一招,只剩下大巨蛋案還在遠雄纏鬥中,柯市府也只能一而再再而三「下最後通牒」,柯文哲似乎真的無法理解「法律」的意義,北市府能查弊案的只有一個單位:政風處,柯文哲大張旗鼓搞廉政委員會查案,本身就是笑話一樁;柯文哲慣性咬牙痛斥「奸商」,僅憑BOT案竟無回饋比例就認定大巨蛋案是「不公不義」,甚至未細讀合約內容,以至迄今屢鬥屢不勝,恍若未覺不論是貪汙或圖利,都得有嚴謹的法律要件,豈能憑「觀感」入罪?柯文哲這招「法外整人」讓大巨蛋陷入進退不得的窘境,幾乎可以認定沒有任何具有財力或承接能力的企業,會挑起這個爛攤子。

柯文哲整人不看法條與合約,對自己的方便同樣無視法律對政府的框限,早在競選時期,他在台大醫院便宜行事的MG149帳戶問題,就掀起漫天風雨,最終雖然以不起訴處分,監察院卻對包括台大、陽明、成大等教學醫院接受民間捐款的處理問題,提出糾正案。沒想到,柯文哲當選市長後,竟大剌剌地把第二預備金當成「市長小金庫」,完全無視法律對第二預備金動支的規定。

MG149屬「學術研究支持專款管理要點」規範,可以用學術自主的校園內部規定視之,第二預備金則是明定於《預算法》第七十條,及第九十六條地方政府准用之,只有三種情況可以編定動支數額表送議會審議:第一,原列計畫因事實需要奉准修訂致原列經費不敷時;第二,原列計畫費用因增加業務量致增加經費時;第三、因應政事臨時需要必須增加計畫及經費時。

換言之,第二預備金多半用在緊急或臨時之政事,市議會給了柯文哲超乎以往的「最高數額」十五億,結果錢卻編(花)得毫無章法,隨便舉例,分隔島與匝道調整九百五十萬,公寓大廈管理組織計畫七百萬,萬隆東營區地質先期地質鑽探六百五十五萬,宿舍活化九百八十萬,連世大運這麼大的活動也在二備金裡編了二千七百萬,最可議的是,拓展東協十國旅遊市場八百萬,日本考察也編列了九十二萬…,柯文哲素人參政,不懂預算法,北市府各局處,特別是主計處難道換了市長連預算法都看不懂了嗎?柯文哲果若照此動支,年度決算通不通得過審計部大有疑問不說,甚至可能再遭到監察院糾彈。

選舉,可以像拍電影,張揚藏都藏不住的「個人英雄性格」,就像大導演史帝芬史匹柏在哈佛畢業典禮所說,「英雄需要一個被征服的惡棍」,柯文哲在競選期間把國民黨、連勝文或財團當成他要打倒的「惡棍」,一陣旋風真自以為是「素人英雄」;主持市政,可不是拍電影,到處找惡棍或稻草人練身手,就算逮了對象當靶子,無視法律要件亂整一通,這絕對不是英雄行徑,而是標準的莽夫,英雄轉眼成狗熊,柯文哲再不警覺,連狗熊都會變成狗不理!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