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這樣的中研院,還有救嗎?

2016-04-29 06:30

? 人氣

中研院長翁啟惠立院備詢。(葉信菉攝)

中研院長翁啟惠立院備詢。(葉信菉攝)

捲入浩鼎案的中研院長翁啟惠二度入府與馬英九總統會面,除了再度致歉,並未再提辭職之事,僅表明願意「提前交接」,此舉被視為與前院長李遠哲「唱雙簧」,讓馬英九在卸任前吞下中研院評議會提送的新任院長人選;如果這真的是「雙簧」,那唱的肯定不翁李兩人,從中研院出面為翁啟惠解釋他為何不宜請辭的記者會看來,這簡直是中研院自創院以來最隆重的一齣「大合唱」。

浩鼎案爆發以來,中研院不只一次出面為翁啟惠開脫,從無違利益揭露原則到請辭不宜,這群由全國理應是學問最大、學術成就最高的人組合的機關,遇事的處理態度,遮之掩之扭捏之護航之;而對於新任院長遴選過程中的諸多爭議(照翁啟惠的說法),不論是事前「洩密」並放話任令「親中」帽子亂飛,到臨時變更遴選辦法,以利李遠哲屬意人選順利最高票出線,到當選人之一的院士郭位聲明退出遴選,中研院的表現只能用四個字形容:手足無措。

中研院不自救,沒人能救

這群最有學問的知識份子,硬生生讓中研院人事陷入極尷尬的處境,進退兩難,不過,他們還是有足夠的驕傲讓自己的尷尬,成為總統的尷尬或難題;即將卸任的馬英九總統,大概沒這個智慧和臉皮裝傻,還得費盡周折思考如何處理?或如何與總統當選人蔡英文商議如何處理?然而,不論即將卸任的馬英九或即將就任的蔡英文,總統的權柄只能及於同意中研院評議會提交的最高票人選,卻不可能照顧或挽回中研院墮落的學術形象,中研院要砸自己的招牌,大羅天仙下凡都救不了,何況是人間權力者。

翁啟惠滯美期間,二度表明要辭;反倒回台之後,堅定不辭,認為此時請辭會造成中研院「人事動盪」,滯美不歸而辭沒有動盪問題嗎?更妙的是,他彷彿釋出善意表示,「如蒙總統允准」,他將把院務交給副院長處理,換言之,他自己停止職權行使,要知道公務員「停職」也是處分的一種,他不讓總統停他的職,倒免了馬英九落下一個「總統停職中研院長」的惡名,但也免了院長空缺期間總統發布代理院長的可能。

院長因特殊情況出缺,副院長仍有不隨同卸職的空間

奇特的是中研院上上下下都認同翁啟惠請辭,的確會造成「人事動盪」,因為依照任用規定,「三位副院長也將隨翁同時卸任」,將引發行政空窗期。

根據中研組織法,院長由中研院評議會就院士中選舉產生,報請總統任命之;副院長由院長就院士中遴選,併同其任期報請總統任命之;而院長任期五年,連選得連任,副院長任期不得跨越院長任期。

從法律條文看,院長和副院長是總統分別任命的「特任官」,總統在發布副院長人事令時,其任期都明確定在今年的十月十八日,符合「不得跨越院長任期」(翁的任期到十月十八日),同時由於副院長由院長選定,新院長就任,副院長當然併同舊院長卸任,改由新院長重新選定副院長;問題來了,如果院長提前解職或辭職,副院長任期到底該不該提前解除?從總統人事令來看,他們的任期都是明定在案的,當然不必;但若新院長提前選定,基於對新院長的尊重當然應該提辭,以讓新院長有人事權,但是,中研院不是行政院,沒有「內閣總辭」的問題,如果新舊院長無縫接軌,自無困擾,如果新舊之間有空窗期,副院長只要任期不超過十月十八日,就沒有違反規定,否則若是院長因病出缺,在新任院長產生前的空窗期,副院長也得一起卸任嗎?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