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寂寞經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華映重整引爆銀行團內訌!台銀主辦聯貸,「完全未提華映對岸88億元可能損失」,遭債權銀行質疑「豬隊長」

華映全部債務約349億元,聯貸案某家債權銀行主管說,「台銀從頭到尾沒有告知銀行團成員,華映在對岸可能還有88億元補償款的損失,竟然還要銀行團支持華映重整」。(資料照,取自Google Map)

華映全部債務約349億元,聯貸案某家債權銀行主管說,「台銀從頭到尾沒有告知銀行團成員,華映在對岸可能還有88億元補償款的損失,竟然還要銀行團支持華映重整」。(資料照,取自Google Map)

大同集團子公司中華映管,去年底爆發子公司華映(百慕達)無力償債,導致該公司質押給中國銀行之華映科技(集團)之股票遭到斷頭,華映因此向法院聲請重整。據了解,華映早在2017年底,公司的累積虧損已達579.4億元,流動負債超過流動資產達235.6億元,台灣銀行為首的銀行團,竟然還在隔年與華映簽訂聯貸合約,提供75億元融資。一家債權銀行主管不滿地表示,華映科技(集團)於2009年公司重組時,華映與大同曾為華映科技簽下「承諾函」,承擔業績補足的連帶責任,華映若付不出這88億元補償款,大同必須全額承擔,「台銀從頭到尾沒有告知銀行團成員,88億元補償款的可能損失,竟然還要銀行團支持華映重整!」

去年底宣布聲請重整的華映,相關不利訊息最近連環爆,1月8日華映在台最大債權銀行台銀,向票交所出示10億元本票保證債權,導致華映跳票後,正式啟動債權協商,桃園地方法院在審理華映重整案過程,金管會與經濟部對於華映的重整案,都抱持相對懷疑態度。

據了解,證期局當時回函桃園地院公文當中,強調華映未來準備以6代面板產線,為公司重整的主要營運現金流來源,並透過處份資產、私募特別股,以及協商無擔保債權人「以債作股」等方式完成重整;但由於華映最大無擔保債權人,為中國之債權銀行,陸資能否「以債作股」面臨很大不確定性。

經濟部:華映稼動率低 營業費用率卻偏高

經濟部則表示,國內面板廠統計至2018年第3季,除華映之外其餘皆獲利,顯示「華映的經營模式有問題,與外在環境無關」。經濟部同時引用調研機構IHS統計資料,強調華映稼動率相較於同業為低,營業費用率卻偏高,這和華映與集團企業之間的關係人交易是否有關,有待釐清,經濟部同時強調,華映能否重生,母公司大同支持與否扮演重要關鍵角色。

由於金管會與財政部,對於華映能否重整成功都抱持相對懷疑態度,桃園地院今年1月底駁回華映重整之聲請,華映方面則向高等法院提出抗告試圖翻盤。

正當華映前景轉趨悲觀之際,華映75億元聯貸的主辦銀行台灣銀行,竟然在重整案之中,義無反顧地支持華映,甚至還承諾,願意繼續核撥新增貸款,讓華映能夠完成60億元的增資私募。據了解,聯貸銀行團對於台銀作法,已心生不滿,擔心引此被台銀「拖下水」,但因為忌憚台銀「龍頭」角色,只能隱忍。

20190311_直圖_華映楊梅廠。中華映管。(資料照,取自Google Map)
2017年底,華映的流動負債超過流動資產235億元,銀行團是賣台銀面子,才提供75億元聯貸。圖為華映楊梅廠。(資料照,取自Google Map)

華映負債超過資產235億 銀行團賣台銀面子供聯貸

銀行團成員對台銀的不滿,從2018年初華映75億元聯貸簽約時,就已經埋下。

據了解,華映這幾年連年虧損,從財報上都看得出來,華映在2017年底帳上的累積虧損就已高達579.4億元,流動負債超過流動資產金額,已達到235.6億元,華映董事長林蔚山涉及通達國際掏空案部分,台灣高等法院也在2017年8月判處有期徒刑,台銀竟然還在2018年1月4日與華映簽訂75億元聯貸契約,讓華映在1月15日完成75億元的動撥。

債權銀行表示,當初之所以參加華映聯貸,無非是礙著台銀的面子,但華映與銀行團簽約過程,完全沒有交代華映科技(集團)2009年公司重組過程,華映與大同曾為華映科技簽下的「承諾函」。

華映洞很大 加補償款共負債437億

銀行團成員表示,在深圳掛牌的華映科技(集團),2月12日發布「關於提起訴訟及財產保全的公告」訊息,強調該公司已於去年底向福建省高等法院提起訴訟,請求華映子公司華映百慕達,支付19.14億人民幣(約88億新台幣)之未達業績之「保證款」;華映一直等到2月27日,才對外表示,「初步評估本案在未喪失控制力前,『業績應有達成』,惟華映科技(集團)可能因提列呆帳損失,致影響業績未達成。」

該成員表示,依據目前現有資料來看,華映全部債務約計349億元,如果加上中國華映科技向福建法院起訴請求的補償款19.14億人民幣(約88億新台幣),總計的債務達437億元。如果以債權金額排名,最大債權人為中國華映科技(229億元),第二大債權人是大同集團,合計33.9億元,第三大債權人是華映百慕達公司,金額約為28億餘元,第四名才是台銀的22.2億元,第五大則是京城銀行16.4億元。

大同公司最近股權爭議再起,公司派與市場派僵局不下。(新新聞資料照)
銀行團最不能理解的是,華映自家人債權約占2/3,但大同集團在華映重整案卻消極切割,「反逼華映走上絕路」。圖為大同公司。(資料照,新新聞)

自家人債權占2/3 「反逼華映走上絕路」

銀行團最不能理解的是,華映自家人債權總計為290億餘元,佔所有債權金額約66.5%,相當於2/3的債權金額,經濟部在函覆桃園地院時,也特別強調華映之主要債權人為集團關係人,「理論上應可妥善溝通」,但大同集團在華映重整案卻消極切割,「大同公司的支持,絕對是華映能否重生的重要關鍵,此時身為大家長的大同公司,同時也是國內指標企業,理應居中協調,樹立良好公司治理典範,豈能容得父子相殘、兄弟鬩牆?」

銀行團主管批評,「哪有門外的債權人不逼債,反倒是門內自家人逼自家人走上絕路之理?」

華映落難 台銀搶兌自貸案10億元本票 

華映債權銀行表示,台銀是華映75億元聯貸案的主辦行,在華映聲請重整後,台銀針對聯貸案幾乎神隱不語,反倒提兌自貸案10億元的商業本票,導致華映退票,列為全額交割股。

債權銀行主管表示,台銀一再支持華映重整,但在法院駁回華映重整案後,對於法院與外界質疑,台銀卻未能釐清相關疑慮。桃園地院質疑,華映349億元負債餘額當中,台銀為首的聯貸僅佔75億元,即便台銀支持華映重整,是否能代表所有債權人都支持華映重整?

最重要的疑點是,台銀就中國華映科技對華映之債權存有疑慮,卻準備透過重整程序之「異議債權」程序處理,由於中國華映科技對華映之無擔保債權金額高達229億元,桃園地院也擔心,日後若同意台銀以債權人身份進行重整,可能會傷害到華映其他無擔保債權人。

「台銀是債權銀行的神對手?還是豬隊長?」

債權銀行主管表示,台銀在華映重整案,一廂情願的配合華映、大同,甚至當第二大債權銀行京城銀行無私的整理資料提供各銀行參考,也被斥為無稽;導致銀行團成員除合庫外,各銀行均噤聲不語,唯恐得罪台銀,引發秋後算帳,讓人不得不質疑,「台銀在華映重整案,到底是債權銀行的神對手?還是豬隊長?」

銀行主管表示,華映聲請重整迄今疑點重重,華映自己說不清楚、關係企業羅生門、大同公司坐壁上觀、聯貸案主辦行毫無作為,卻不知現狀如不改善,除勢將導致4000多名華映員工、1000多家協力商、20多萬名投資人,以及十餘家銀行等4方皆輸的慘況外,更將造成國內經濟重大損失,國家重點扶植的面板產業,或許也將因為這種種錯誤示範而一蹶不振。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上祚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