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中東極端份子囚禁40個月,只要出聲就會被「折磨」⋯重獲自由的戰地記者道出無法想像的「囚犯生活」

2018-11-30 15:50

? 人氣

被囚禁的日子,在安田純平心裏永遠烙下痕跡。(圖/Pixabay)

被囚禁的日子,在安田純平心裏永遠烙下痕跡。(圖/Pixabay)

在敘利亞被伊斯蘭極端分子囚禁40個月之後,日本記者安田純平於上個月獲釋回家。在日本,他受到一些網民的批評。安田純平接受德國之聲采訪,談到他所遭受的折磨。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有些時候,早上醒來,睜開惺忪睡眼,安田純平不敢相信自己已獲自由。「這很奇怪,但是在敘利亞的囚禁中我經常夢見這樣的場景:我在東京自己家裡,只要打開門走出去,我就自由了。」44歲的安田純在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說。

他繼續說:「而現在,我的夢變成了:我回到了敘利亞,仍被囚禁著,一動也不許動。這是一種非常奇怪的感覺。」

在敘利亞度過了三年零四個月的拘禁歲月之後,安田純平還有很多方面需要調整。拘禁者來自沙姆解放組織(Hayata Tahrir al-Sham),又叫敘利亞基地組織。

2015年6月中旬,身為自由記者的安田純平剛剛從土耳其邊境進入敘利亞,就被拘捕成了人質。安田純平被關押的地點至少有10處,其中包括一個面包廠和一個私人住所。那段時間,在那個戰火紛飛的國家,時不時就有外國記者和救援人員被公開殺害。

當他獲得釋放,於10月25日返回日本之後,社交媒體上出現激烈批評的聲音,認為他給國家外交帶來了極大的麻煩。有傳言說,為了贖回他的自由,日本政府支付了巨額的贖金。對此,日本政府拒絕置評。

批評者說,在沒有做好充分准備的情況下,擅自行動,貿然進入戰亂國家敘利亞,導致災難性的後果,他應該自負其責。

社交媒體的批評認為他「擾亂社會」,給日本帶來「負面影響」,是一種「反公民」的行為。安田純平為自己給家人和政府帶來的麻煩道歉。但是他拒絕為作為記者工作而道歉,尤其是前往戰亂頻仍的中東地區--在那裡,人們生活在危險和痛苦之中,而日本媒體的報道十分不足,社會公眾的關注也遠遠不夠。

「9.11」襲擊

「當『9.11』襲擊发生的時候,我在日本一家地方報紙工作。毫無疑問,這是一個轉折點。」 安田純平對德國之聲講述他的故事說,「我感覺日本人在很多方面生活在泡沫之中,我想要走出去看看,報導到底發生了什麼,導致這樣的襲擊發生。」他還表示:「日本人習慣於只關心自己身邊發生的事情,比如朝鮮、韓國和中國,他們不知道中東在發生什麼……但是,那裡發生的事情非常重要,因為我們從那裡購買石油,而且我們需要知道全世界發生的事情。」

安田純平從日本北方一家城市報紙辭職了,前往阿富汗。在那裡,他遭到綁架,三天之後獲釋。他沒有被嚇倒。他非常崇拜那些堅持在這些地區工作的記者,比如後藤健二(Kenji Goto,日本著名的資深自由記者、紀錄片制作人及作家,長年在阿富汗、車臣與敘利亞等沖突地區進行戰地報導)。他決定前往中東地區,去敘利亞報道那裡正在升級的危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