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罷王過關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8歲男孩跟哥哥吵架,就拿槍射死他…從富豪淪為難民的他,道出敘利亞真實地獄

2017-07-31 08:00

? 人氣

敘利亞,對許多人來說,是國際新聞中的一個段落,是抽象遙遠的。我們看著讀著多少又多少難民逃亡到歐洲,這些人似乎就只是統計數字中的一部分,然而,敘利亞難民又怎麼看待這場戰爭呢?我與來自敘利亞的口譯員穆哈默德見面,想要聽聽他的想法。

在跟穆哈默德聊了將近3個小時後,我猶豫了。我該怎麼描述一個在對話過程中聲音破碎好幾次的男人?我深呼吸,慢慢地繼續敲打鍵盤——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穆哈默德的年紀約30出頭。五官柔和英俊,鬍子刮得乾乾淨淨,清瘦的身子架著燙勻的天藍色襯衫和微微褪色的牛仔褲,黑褐色的頭髮削得既短又整齊。臉上微微的笑容又帶著大學畢業生的靦腆,張開雙手就是擁抱遼闊的未來。

他是一個敘利亞富裕家庭的長男,職業曾經是人人稱羨的牙醫。是的,他曾經召開雙手擁抱的遼闊未來,如今已經成了過去。

他現在的身分是難民。

而一部份家人還住在敘利亞的首都Damascus,提到他們的時候,原本克制的聲音變得溫暖了起來,「我們一共是7個兄弟姊妹,而老七是我們唯一的女孩」,他驕傲地說,「我妹妹今年可是甜美的13歲。」

5個弟弟裡面,有2個在好幾年前就已經出國到奧地利留學,是醫科學生。穆哈默德逃出來,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跨越歐陸,投靠在奧地利念書的兄弟。

如果這是一部電影的話,導演在這時會切入回憶片段,場景或許會用暗沉的顏色,背景音樂可能會是哀荒涼揪心的小提琴獨奏。但這不是電影,而是真實的人生。

這是穆哈默德的人生。

鏡頭貼近一位少年得志的牙醫。他身後是一棟新潮的別墅,旁邊停了兩輛進口車,還有一間嶄新的診所。

場景切換。

戰機。炸彈。被摧毀的別墅。進口車被機關槍掃射的坑坑洞洞。診所被炸毀。尖叫逃亡的人們。而在一切慌亂中,這個醫生站在路中間,選擇留下來。

為什麼你當初不走?我看完穆哈默德的手機上這些像是電影場景的照片,抬頭望入他悲傷的眼睛。

「我是醫生,醫生的職責就是幫助人們。」他淡淡的說,理所當然的。

一年過去了,兩年過去了,三年過去了。政府軍、反叛軍又分裂成不同派系,戰爭中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有時候A聯合B打C,C又聯合B打A,ABC可能又聯合打D,最後誰也搞不清到底為了什麼而戰。

這個叫做Daraa的敘利亞小城人口少了將近4分之3,只剩下一萬人左右。而這一萬人中,共有3名醫生、5個護士、還有一間藥局。為了取得藥物還有物資,他們學會了跟圍城的士兵打交道。

「他們每天給我們30分鐘的時間可以進出,這就是名副其實的打通道路。」他就事論事道,輕描淡寫的帶過他以及其他人,如何用家裡值錢的東西收買士兵去換藥。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