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來也想這樣做,但是……」說這種話的人,內心其實有不為人知的一面

2015-08-27 17:31

? 人氣

「換做是我的話,會這樣做……」「我本來也想接下那份工作,但是……」「我本來也想反駁他啊!但是……」會說出這種話的人,內心深處都藏著強烈的自卑感,都覺得自己不夠好。

以個體心理學實務來說,用「意識」(consciousness)和「無意識」(unconsciousness)兩個專業術語,來指稱這是兩種完全不同的因素,並非正確的表述。意識和無意識其實是朝著同一個方向、相輔相成運行,彼此之間毫無牴觸。但是一般人往往有所誤解。再說,兩者之間的界線並不明顯。因此,我們必須找出朝著同樣方向前進的兩者,到底是為了達成哪些目的。在尚未弄清兩者的關係之前,想分辨什麼是有意識的、什麼又是無意識的,根本不可能。再者,意識與無意識之間的關係是會在人生原型(即第一講分析過的生命型態)中顯現出來的。

有個案例可以說明意識和無意識之間的密切關係。案主是一名四十歲的已婚男人,患有焦慮症:他極想從窗戶跳下去,也一直努力對抗這股自殺的渴望。除此之外,他的表現一切良好:交遊廣闊,社經地位不錯,與妻子感情融洽。除非用意識與無意識之間的相互關聯來探討,不然此個案著實讓人費解。從意識面來說,他覺得自己必須從窗戶 跳下去。但是他仍活著,而且連試都沒試過。他之所以能活下去,全因為他的生活中還有另一個無意識的面向。在無意識的面向中,他拚命抗拒著想自殺的渴望,而這種掙扎發揮了極重要的力量。當無意識能與意識互相配合時,他就贏了。

sad2.jpg
他在意識與無意識間,掙扎著不要自殺。(圖/Pink Sherbet Photography@flickr)

事實上,在他的「人生風格」(the Style of Life,詳見第四講)之中,他是一位征服者,完成了一個充滿優越感的目標。這時,各位讀者可能會問,當他意識裡有自殺傾向時,又怎麼會覺得優越呢?答案是,他身上有一股力量在打仗,奮力對抗自殺傾向,而他贏了這場戰爭,成為名符其實的征服者及優越者。客觀來說,驅使他去追求優越感的條件因素,是他自己的弱點;在某方面覺得自卑的人,常會出現這種情況。最重要的是,在這場屬於他自己的戰爭中,他奮力追求優越,他奮力求生,他奮力征服,這股奮力一搏的力量超越了自卑感及想死的衝動。而差別只在於,自卑感與自殺的渴望出現在他的意識生命中,奮鬥的力量則存在於無意識生命中。

且讓我們來檢視此人的人生原型發展是否符合我們的理論。首先分析他的童年記憶。我們發現,他小時候有學校適應不良的問題。他不喜歡其他男同學,只想逃離他們,但他仍然鼓起所有勇氣,待在學校面對他們。換言之,我們已經看到他付出努力去克服自己的缺點。他面對了問題,也戰勝了問題。分析此個案的性格後,我們發現他的人生目標之一就是克服恐懼與焦慮。在這個目標驅使之下,他的意識概念和無意識概念互相配合,構成一個統一體(unity)。若有人不把此人視為一個統一體,可能會認為他並沒有任何優越、成功之處。旁人或許會認為個案只是一個很有野心的人,雖有奮戰的想法,但本質上仍是一個懦夫。但這種觀點是錯的,不僅未將與個案相關的所有因素都考量進去,也沒有參照整體人生來詮釋那些重要的因素。如果我們不承認人的所有面向是一個統一體,整個心理學界,包括我們對個體的理解,或是想要理解個體而付諸的努力,終將徒勞無功。這就像是我們預先假定一個人的人生可以劃分成意識與無意識,卻又認定兩者之間毫無關連,因此不可能將人生看成一個完整的實體(entity)。

除了將個體的所有生命面向當成一個統一體來看,我們還必須將一個人的人生併入社會關係脈絡一起檢視。剛出生的嬰兒很脆弱,因此需要他人的照顧。如果不去了解負責照顧孩子、彌補孩子弱勢的人,我們就無法了解這個孩子的人生風格或型態。如果我們只懂得分析孩童身體所存在的空間環境(periphery),就無法理解孩子和母親、家庭之間錯縱複雜的關係。孩子的個體性(individuality)不僅是人身上所具有的特性而已,還涉及整個社會關係的脈絡。

且讓我們來分析不同個體身上的差異和獨特性。以左撇子小孩為例,有很多孩子可能從來都不知道自己是左撇子,因為他們一直被訓練要使用右手。他們剛開始用右手時,顯得很笨拙而不靈活,因此常常遭受斥責批評,也會被嘲笑。嘲笑別人固然不對,但事實上,大人應同時訓練小孩使用左右手。一個人是不是左撇子,從襁褓時期就看得出來:左撇子小孩使用左手的頻率多於右手。在逐漸長大的過程中,左撇子可能會因為右手不好使而將右手視為負擔,但另一方面,他也通常會對右手和右臂產生極大的興趣,這股興趣常會顯現在用右手繪畫、寫作等。事實上,如果左撇子小孩日後比右撇子更會用右手,也不足為奇。這是因為左撇子孩子不得不對自己的右手感興趣,或可說是他們比右撇子更早覺醒。而這同時也意味著身上的不足之處導致他們接受了更多的訓練,對於發展藝術才華和能力來說,往往是一大優勢。處於這種條件下的孩子通常雄心勃勃,奮力克服自己的限制。但要是奮鬥過程太過辛苦的話,他也可能會因羨慕、忌妒他人,而引發一股更強烈而難以克服的自卑感,此時狀況就更為棘手了。也因為必須不停地奮鬥,這個孩子或許從小到大都爭強好勝、不服輸,只為了心裡的一個想法而努力:「我不可以笨手笨腳,也不能有缺陷。」然而,這樣的人往往會背負比他人更大的壓力。

sad1.jpg
左撇子通常會對右手和右臂產生極大的興趣。(圖/eefeewahfah@flickr)

孩子會遵循四、五歲時形成的人生原型,據此努力、犯錯與發展。每一個人的目標各有不同。有的孩子想成為畫家,有的孩子卻只希望能遠離這個自己適應不良的世界。旁觀者或許知道他應怎麼做才能克服自己的不足,但當事者卻不自知。況且一般而言,很少有人能用正確的方式來對孩子說明事實。

很多孩子都有眼睛、耳朵、肺臟或脾胃方面的問題。我們也發現,缺陷正好激發了他們對這方面的興趣。有個奇特的個案正好可以說明這一點:案主患有氣喘,但總在下班回家後才會發作。他四十五歲,已婚,擁有不錯的社經地位。當我們問他:「為什麼下班回家後,氣喘才會發作?」他回答:「事情是這樣的,我太太非常崇尚物質主義,而我是理想主義者,所以我們的意見總是相左。我回家後只希望能安安靜靜,好好享受屬於自己的時光,而我太太卻只想出門找朋友,對於我不出門這件事頗有怨言。久而久之,我的脾氣越來越壞,開始覺得喘不過氣。」

為什麼這位先生會喘不過氣?為什麼他發作的方式不是嘔吐?其實,他只是遵循自己的人生原型罷了。小時候,他曾因身體某種缺陷而胸部纏滿繃帶,密不透風的繃帶影響了他的呼吸,讓他很不舒服。幸好當時有一個很疼他的保母一直在他的身邊安慰他。保母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他身上,絲毫不在乎自己。自此他就留下了一個印象:隨時隨地都會有人逗他開心、安慰他。到了他四歲那一年,保母因嫁人而離職,他陪著保母到車站的一路上痛哭不止。保母離開之後,他對母親說:「我的保母走了,這個世界對我來說再也沒有意義了。」

由此可見,成年後的他就像小時候形成人生原型時一樣,總是在尋找一個理想對象,那個人必須能一直逗他開心、安慰他,而且只關心他一人。他的問題不在於所處環境的氧氣不足,而是沒有人能隨時隨地取悅、撫慰他。然而,要找到能一直讓我們笑口常開的人,談何容易。這名案主無時無刻都想主導全局,而某種程度上,氣喘幫助他順利完成這個目的。每當他氣喘發作,他的妻子就不再想著要去看電影或外出找朋友。這也意味著,他達成了心中那個「充滿優越感的目標」。

從意識層面來看,這位男士一向舉止合宜,但他的內心深處有著一股想成為征服者的渴望。他希望妻子也能成為他口中的理想主義者,而非物質主義者。對此,我們應該質疑,他真正的動機並不如表面所見……。

我們常看到視力不好的孩子對視覺性的事物特別感興趣;在視覺方面發展出敏銳的機能。以古斯塔夫.佛瑞塔格(Gustav Freitag)為例,這位成就非凡的偉大德國詩人患有嚴重的散光。詩人和畫家常有視力方面的問題,但這種缺陷反而會促使他們對「視覺」更感興趣。佛瑞塔格自述道:「由於我的眼睛和別人的不同,我被迫善用並訓練我的想像力。我並不知道這麼做能否幫助我成為出色的作家,但不論如何,視力不佳反而讓我透過幻想看到更美好的事物,超越任何視力良好的人在現實中所見的一切。」

如果我們仔細檢視天才所具備的特質,常會發現他們有視力不佳的困擾或其他缺陷。自有歷史以來,連萬能的天神都可能一眼眼盲或雙眼全盲,難以完美無缺。而有些幾近全盲的天才,反而比雙眼正常的人更能理解線條、陰影與色彩的差異。這點說明了如果能正確了解孩童的缺陷為何,便能對症下藥、解決問題。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經濟新潮社出版《阿德勒心理學講義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