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慷仁走出自己的演員路,期待能更上一層樓

2018-09-06 15:44

? 人氣

不論是《下一站,幸福》的花拓也、《麻醉風暴》中的葉建德、《一把青》裡頭的郭軫,還是《白蟻:慾望謎網》詮釋之白以德,擁有深刻演繹能力的吳慷仁,曾獲得金鐘獎男配角獎、男主角獎殊榮,更在台北電影節榮獲最佳男主角之肯定。

他總是能活出不同角色的深意,熟稔劇本並在專業發揮下綻放演技震撼。然而,擁有出色表現的他,其實並不是專業演員出生,但靠著不斷的精進和學習磨出自我的極致,他常說,「當演員或做任何事情永遠不能對自己感到滿意,而是不斷追求下一次的進步。」

在出道前,吳慷仁因為自幼父母離異,國中那年開始就曾在工地當過臨時粗工,他還做過水電焊接員、餐廳服務生、超市店員,也自己擺過地攤添補家用,看盡各種人情冷暖的他,退伍後決定擔任職業調酒師,卻在因緣際會下被偶然來店內消費的導演李啟源挖掘。

「半路出家」的他從演戲的過程找到依歸,更在不同的人物演出中,吸收、內化更多的人生經驗,這都是他一路成長的發揮和體現。

「我的演技還是有很多需要學習的地方,包含口條、角色變化的拿捏、情緒轉變等等,必須一次比一次的自己還進步。」(劇照提供:牽猴子/服裝提供:Paul Smith)
「我的演技還是有很多需要學習的地方,包含口條、角色變化的拿捏、情緒轉變等等,必須一次比一次的自己還進步。」(劇照提供:牽猴子/服裝提供:Paul Smith)

《引爆點》擔任法醫 把角色摸到透徹

最近,他在最新作品《引爆點》中飾演一絲不苟、追求事實真相的法醫,為了演好這個平常較少出現的冷門角色,他花了許多時間研究專有名詞和醫學原理,甚至還鑽研手術刀的技法、刀工等,「我會先把每個演出職業的個性熟透,雖然未必在畫面中會拍出來,但對角色的認識是對劇本最大的重視。」

吳慷仁說,詮釋一個角色,不是要做到怎麼樣模仿,而是在理解其專業上,從劇情中發揮人物的魅力,當你能內化出不一樣的心境,對角色會有很大的幫助。

「《引爆點》的拍攝讓我見識到台灣很不一般的工作模式,特別是在非常有調理的架構中,拍出劇本的初衷。」

他分享,這次的拍攝過程發掘劇組正在慢慢把「影視」變成工業,以往許多「校長兼撞鐘」的情況在這次並沒有發生──像是很多電影可能劇本還沒寫好就開拍、開拍後便不斷修改劇本,這絕對不應該是常態。

「我會先把每個演出職業的個性熟透,雖然未必在畫面中會拍出來,但對角色的認識是對劇本最大的重視。」(劇照提供:牽猴子/服裝提供:Paul Smith)
「我會先把每個演出職業的個性熟透,雖然未必在畫面中會拍出來,但對角色的認識是對劇本最大的重視。」(劇照提供:牽猴子/服裝提供:Paul Smith)

覺得自己演得好並不是最厲害的

反觀《引爆點》在事前功課完全做足的狀態下出發,不僅道出了環保、貪腐、賄賂、社會底層的悲歌,更用抽絲剝繭的細膩,剖析每一個證據背後的真相。

吳慷仁表示,「這部電影十分隱諱,它提出了問題,更看到官員做了不對的事情、商人隱藏了市井小民不知道之事實,在檢察官的鍥而不捨和法醫對人的情感中,會讓觀眾有所體悟。」

吳慷仁分享,當演員必須能夠知道導演要的是什麼,那樣被紀錄下來的畫面才會有足夠的說服力,「每個導演有每個導演不同的挑戰,而要滿足不同的需求,就應該在這之中發揮演員的專業。」

「覺得自己演得好並不是最厲害的,」吳慷仁說,「我的演技還是有很多需要學習的地方,包含口條、角色變化的拿捏、情緒轉變等等,必須一次比一次的自己還進步。」

吳慷仁對台灣的影視產業,有很深的期待。(圖/遠見雜誌提供,攝影:魯皓平、紀玟伶)
吳慷仁對台灣的影視產業,有很深的期待。(圖/遠見雜誌提供,攝影:魯皓平、紀玟伶)

「一旦沉默了,感覺上就會變成一種平常」

今年才剛在香港拍攝《非分熟女》的經驗,讓他更加敬佩香港電影產業的工作模式,「香港演員很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也很懂得角色的發揮,更突顯自我特色、知道屬於自己的優勢在哪。但台灣演員就比較還沒有做到。」

此外,像是在韓國,演警察的演員就非常有警察的模樣,他符合觀眾觀看的期待、讓眾人感受到細膩的精彩,甚至大部分時候,韓國的壞人比好人還要好看,那情感和邏輯的連結值得我們學習。

他有感而發地說,「台灣有好的編劇,但礙於生存,有時候寫自己理想中的故事會沒人想要投資,不過當投資人干預了創作,就會少了原創性,台灣很多就是成功的類型後便複製那樣的模式,進而少了自己的特色。」

吳慷仁演技在台灣演員中相當亮眼。(劇照提供:牽猴子/服裝提供:Paul Smith)
吳慷仁演技在台灣演員中相當亮眼。(劇照提供:牽猴子/服裝提供:Paul Smith)

吳慷仁說,透過《引爆點》,他希望觀眾看了可以去對生活週遭有所反應,「最可怕的還是沉默,一旦沉默了,感覺上就會變成一種平常,」他表示,「我常覺得當別人要刻意隱瞞你,你是絕對不會知道真相的。」

生活在這個環境下,人們害怕改變、怕被改變,因此大多都安於現狀,「覺得好像這樣就好」,然而,當大家少了一點憧憬、缺乏改變的熱忱,套用在現在社會現實的狀況是滿可惜的,「如果願意做些什麼,是不是會跟平常不一樣呢?」

吳慷仁出道前,做過相當多的工作,超商店員、擺地攤、調酒師等,人生閱歷十分豐富。(圖/遠見雜誌提供,攝影:魯皓平、紀玟伶)
吳慷仁出道前,做過相當多的工作,超商店員、擺地攤、調酒師等,人生閱歷十分豐富。(圖/遠見雜誌提供,攝影:魯皓平、紀玟伶)

沒有經紀人 當「參與者」完成每一份工作

事實上,吳慷仁是演藝圈中少數屬於沒有經紀人、自己處理一切工作的演員,他不論廣告邀約、代言、戲劇演出、採訪安排等,全部都是一個人全權負責安排,再由自己篩選合適、不合適的案子,這種在忙碌工作生活中還要處理大小事情的演員,他做得十分透徹。

一般來說,演員若要接到一個邀約,通常會先經過經紀人的挑選,最後才轉達到藝人身上,但吳慷仁認為,「用參與者的角度去實際接觸、了解一個案子,當自己不是藝人的角色而是工作同仁一份子時,那對工作的態度會有很大的不同。」

像是只要拿到劇本,他也很樂意跟導演開會、聊分鏡安排,把本來可能很商業的內容變成了更有創造力的工作。

「如果把自己當明星,就不能單純直接的跟廠商溝通,多多少少會對作品有些影響,我很開心能夠介入到創作的過程,樂於直接分享我的經驗、拍攝的技巧,為得是對觀眾和自己有個最好的交代。」

(劇照提供:牽猴子/服裝提供:Paul Smith)
(劇照提供:牽猴子/服裝提供:Paul Smith)

文/魯皓平
原文、圖經授權轉載自遠見雜誌(原標題:吳慷仁:做任何事永遠不能對自己滿意,而是不斷追求下一次進步)
責任編輯/陳秉弘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