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20年來,日本女人越來越不想當家庭主婦?她們道出婚姻如何讓人失去人生

2017-06-09 11:14

? 人氣

「真狡猾,為什麼家是我的全部,這個人卻可以隨心所欲做自己喜歡的事?」職業婦女增加,首次結婚年齡也愈來愈晚。在這時代,女性不是只有當家庭主婦一途,她們的眼中有各種可能,覺得別人家的草皮比較美。愈來愈多的年輕世代,對自己明明不想放棄工作卻當上專職主婦,感到痛苦不堪……

90年代的太太們無法全心全意作料理,是因為圍繞在主婦周遭的環境,發生了巨變。

1986年施行男女雇用機會均等法,之後景氣一片大好,即使是女性,畢業後工作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有些人從工作中找到成就感,更多人體會花自己賺來的錢是件快樂的事。

泡沫時期將不生孩子的雙薪夫妻稱為頂客族,他們在社會上受到矚目。愈來愈多女性打算繼續工作,托兒所不足的問題浮上檯面,這些不光是景氣差的緣故。

專業主婦的成就感並不多,又不能領薪水,也不會每天被家人感激,有時特地作料理,卻換來「今天不回家吃飯」一句話立刻掛斷電話,就算打掃房子還是會髒,而且每天都要洗衣服。

就算把冰箱分類整理得井然有序,很快又亂掉,而加工時間短的料理,事前準備卻很麻煩。無法用「效率」這種商業社會講求的價值觀來衡量,家中宛若另一個世界。

家事,是為了營造一個可以安居的環境。以手工處理為主的昭和前半期之前,全家人會一起做家事,否則生活的秩序就無法維持,這點無論大人小孩都了解。昭和後半進入機械化的時代,主婦一人就應付得來,這時不參與的家人漸漸感覺不到做家事的辛苦。

值得關注的是,愈來愈多女性了解,在商業界中工作能化為金錢的律則,對家庭主婦的生活抱持懷疑態度。

90年代後半,《AERA》有許多報導是近距離觀察均等法世代人們的心理狀態,1997年3月10號的報導《專職主婦的絕望》後,以「迴響熱烈『專職主婦的絕望』讀者來函」為題製作特刊,描寫專職主婦看著還在工作的同事和老公,因而感到焦慮的心聲:

「我想做點什麼,現在就想。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卻找不到我想做的事。

事到如今,我不想當超市收銀員,我想做有意義、在人前風光的工作。高中、大學時代的朋友,也有人在當醫生或會計師,我沒辦法去做無法向人啟齒的工作。」

在男女完全平等之下長大的圭子,看見靠著工作實現一個個夢想的丈夫,益發不甘心。

「真狡猾。為什麼家是我的全部,而這個人卻可以隨心所欲,做自己喜歡的事呢。」

此外,這個時代也出現一群為憂鬱所苦的主婦,以及心事重重而導致什麼事都不能做的主婦。

《牛角麵包》也推出「主婦究竟是什麼」(1998年9月25日號)的特刊,探究主婦孤獨和不安的原因。

職業婦女增加,首次結婚年齡也愈來愈晚。在這時代,女性不是只有當家庭主婦一途,她們的眼中有各種可能,覺得別人家的草皮比較美。愈來愈多的年輕世代,對自己明明不想放棄工作卻當上專職主婦,感到痛苦不堪。

女性辭職有各種各樣的理由,例如遭到性別歧視、工作沒有未來等等,有些是因為加班太多體力無法負荷,或家事、工作無法兼顧。此外,還有些女性認為育兒不能假手他人,然而更多的理由是工作和帶孩子無法兼顧。

白天上班時,周遭大多是全職工作的男性,在家是結束忙碌工作、拖著疲憊身軀回家的丈夫。在公司找不到立足點而辭職的女性,確信職場是男性的戰場,家庭才是女性的責任所在,在她們的記憶深處,出現了生於昭和前半期,總是在照顧家人的母親身影。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時報出版《日本家庭料理80年:和食餐桌的演變史》(原標題:絕望的主婦)

責任編輯/謝孟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