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討厭英文,怎麼辦?吳姍儒曾用這一招,讓倒數5名的學生成績一飛衝天

2020-03-10 15:55

? 人氣

我常對我的學生說,若要問我在國外念書學到什麼,我會說第一認識自己,第二就是負責任。

開拓眼界、增廣見聞、甚至習得新語言、拓展人脈……這些不一定是年輕時就必須即時擁有的能力。十四歲出國的鍛鍊,其實是開始學習為自己做出選擇,並附上百分之百的代價。因為真正塑造我們成人的是自我價值、自我認知,以及責無旁貸的勇氣。若不趁年輕認識自己喜歡什麼、擅長什麼,那要如何精準地選出答案,又要我們如何甘心樂意地承受後果呢?

成為國中英文老師那年我二十一歲,校長說:「妳最年輕,那就把最皮的班交給妳嘍!」於是為期一年,我負責三個完全不同類型的班級:幾乎是資優班的七年四班、最聽話特別挺我的七年七班,和最調皮失控的七年十一班。

那年代的孩子雖然物資充沛、資訊爆炸,但大多數都還是懵懂無知幼稚天真。我很愛與學生說話,他們也很常問東問西,和他們生活像重新走過國中的日常,我也就這般慢慢地記起這片土地的味道。

七年十一班,是我教的第一堂英文課。一整間鬧烘烘的教室、隨時想衝去球場的少男們、嘰嘰喳喳靦腆的少女們……反而讓人特別注意有位安靜的李品麒。

他坐在面對講台左邊第二排第三個位置,多半時間都盯著桌子的邊邊看。我常注意到他上課時會自己用左右手表演戰鬥機互撞,喉頭甚至還發出模擬起飛的聲音。他英文成績頗差,總是吊車尾。有次,我刻意點名要他起立回答:「獅子的英文怎麼拼?」他左顧右盼漲紅了臉終於看到前排同學偷偷用手比了L給他看,他掙扎半天,擠出一句「……應該是C……」,大夥兒當然笑壞了,他又氣又惱,緊咬著下唇鬱悶地低頭坐下。

「老師,妳不要期待我會變厲害,我真的都不會。」他回我。

「你沒試過,怎麼知道你不會?」

「老師,我家沒錢補習。像江語智跟徐立軒他們補習班都教到下學期了。我阿嬤說叫我上課時就『惦惦賣共威』。」

「那除了英文,你國數自社哪一科強?」

「都不強……」

「不可能! 每個人都一定會有他厲害的地方啊! 像老師會英文,可是我數學超級爛啊!」

他透過黑框眼鏡瞅瞅我,乾淨利落的短髮冒出汗滴,說道:「老師……我只會打球。」

「好! 那從今以後你就負責把球打好! 你體育課要名列前茅,這是你擅長的事!」

「那我國英數自社可以不管嗎?」果然是天真的小國一。

「當然不是! 老師管不了英文以外的科目,但明天要小考……你記得帶課本來就行。」

下課後我特別跑去他身邊,想問他為什麼英文都跟不上。

隔天,考試時間進入最後倒數十分鐘,我決定鋌而走險,挑戰僵化的教育體系來刺激學生。

「孩子們,現在剩下十分鐘要交卷,上次考全班最後五名的舉手!」武明皓、徐博岑等人萬般不甘願地舉起手。

請把英文課本拿出來開始找答案,找到答案就抄到考卷上。抄多少算多少,答對統統給分!

活潑的武明皓向徐博岑竊笑後,快速抽出課本,目光如炬地查找起來。此時,一臉疑惑的李品麒溫吞地跟著拿出課本,看看身邊詫異的同學,再看向我。

「剩下九分鐘,抄多少算多少,桶—桶—給—分。」我再次強調並用眼神鼓勵他快速行動。這時班上名列前茅的江語智跟徐立軒開始哇哇叫發出不平之聲。

「齁! 老師,為什麼? 我也要拿課本抄!」

「對啊! 老∼師∼那我們幹嘛複習啊?」

我早就料到會有這樣的下場,不疾不徐地說:「好呀,你們只要保證下次月考是全班倒數五名就可以拿課本出來抄。不然月考成績就直接倒扣。」

「怎麼可能啊,老師! 他們很爛欸……」身材微微圓胖的江語智,話很多,家境優渥,精力旺盛,對於班上稍微弱勢的同學皆嗤之以鼻。

「所以啊,你考卷發下去二十分鐘就寫完了,我看!」剩下五分鐘,我實在懶得跟他抬槓,便把他的考卷抽走開始批閱。果然,再次全對,他又考滿分。我把分數亮給他看,「你有差這十分鐘翻課本嗎?」他得意地環顧全班,立馬忘記剛剛囉哩叭唆的訴求。

剩最後兩分鐘,我用眼角餘光觀察發現班上同學幾乎都寫完了,有的在檢查,有的甚至趴在桌上玩橡皮擦。李品麒、武明皓、徐博岑和其他兩人火速地翻找答案,像在尋找國家寶藏。我心裡不禁一股暖和,原來他們需要的從來不是勝利,而是邁向終點的機會

下課鐘聲響起,考卷收回來後,我三步併作兩步向導師辦公室跑去。在草綠色辦公桌前迅速批改,然後獲得可貴的五十七、八十三、四十五、八十一、六十一,五張紅色成績。

我好興奮! 我好開心! 英文不是他們擅長或喜歡的科目,從他們只要碰到英文課,就是一副擺爛放空的態度,放棄作答每次都交白卷,到現在至少有三人及格,其中還有兩人衝上八十幾分,我有多高興呀! 那是我第一次在教學上碰到The Eureka Moment!

第一次了解身為老師的真正職責不是管束教導,而是幫助學生邁向成功,一個老師真正的快樂不在於可以給學生多少分,而存在於學生贏得了多少分之中。

自從我固定准許最後五名小考時拿課本出來抄答案後,在限定時間內增加他們的競爭力,也讓他們的腎上腺素穩定大腦記憶路徑。班上的成績單開始起了奇特而微妙的變化,倒數五名的人選開始調動。起初是五名內的轉換,接著竟然開始有新名字進入五名內,原有吊車尾的幾位向更高名次挪動。徐博岑跟李品麒這兩位最讓我驚訝,他們一路向前衝。

到了學期末,李品麒竟然已經在中段班十五、十六名的位置。他對英文產生了不可言喻的情愫,雖然還是怯生生地面對,卻已經有足夠的自信可以征服。進演藝圈後,我時常想到教學相長的日子,想到他天真傻氣的模樣,想到他每過一個長假就成熟許多的臉龐,我突然覺得國中時那個念書總是亦步亦趨的我,也被療癒了。

不需要是最好的,不需要總是因為跟不上進度而自暴自棄,只需要每次都盡力而為,誠懇地為自己負責任就夠了。那最後五名的進化對我來說才是教育的真諦。

作者介紹|吳姍儒 Sandy Wu

1990年出生於炙熱的八月台北。

十四歲隻身赴美求學,二十一歲以兩年半完成華盛頓大學綜合藝術系學業,畢業後返台後擔任國中英文老師。2013年開始播報Yahoo!娛樂新聞。2016年接下「小明星大跟班」主持棒,同年創下台灣電視史上最年輕得主記錄,與父親獲得第51屆金鐘獎「綜藝節目主持人獎」。

三年後,2019年再次以「一呼百應」獲得第54屆金鐘獎「益智及實境節目主持人獎」肯定,成為出道僅六年即二度提名並獲獎之新生代主持人,慧黠聰穎的主持功力有目共睹。

一路上憑藉對寫作與文字的熱愛不斷自習,反覆咀嚼生命中所見所聞所感,在社群媒體上累積大量文字與閱眾,進而成為多面向的深度新生代女作家。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三采文化《我的存在本來就值得青睞》(原標題:Better Late Than Never)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