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風暴》家暴、剝削、經濟損失…BBC:亞洲婦女受害尤深

2020-03-10 15:00

? 人氣

中國工廠的女工。(美聯社)

中國工廠的女工。(美聯社)

武漢肺炎疫情衝擊全球,中國、日本、南韓許多學校停課,許多職業婦女不得不請假照顧孩子,工作受到影響。此外,疫情造成餐飲業與觀光業等產業大受衝擊,而許多工廠也被迫停工,許多仰賴這些工作餬口的低收入女性收入減少。

武漢肺炎疫情肆虐,聯合國婦女署(UN Women)認為,從事日薪工作的婦女,小企業女老闆、在非正式部門工作的婦女將受到最大衝擊,聯合國婦女署亞太區人道主義與災難風險顧問霍茲柏格(Maria Holtsberg)指出:「危機總是讓性別不平等惡化。」英國廣播公司(BBC)指出,武漢肺炎在亞洲肆虐,女性在這場抗疫之戰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包括醫護人員、科學家、研究人員等,而她們受害尤深。

BBC整理亞洲婦女受疫情嚴重影響的5個層面如下:

1.學校停課

南韓的武漢肺炎疫情持續升溫,當局宣布全全國幼兒園、小學、國中、高中延至23日開學,南韓記者宋秀英(Sung So-young,音譯)在家裡陪著11歲的女兒與5歲的兒子。

宋秀英無奈地說:「如今我和孩子待在家裡3個多星期了。」東亞已婚婦女總是肩負過重的家庭責任,而宋秀英說自己對此始終感到「沮喪」。她說丈夫是家中經濟支柱,所以無法請假,而她只能趁著孩子睡覺時試著做一些工作,但她其實想去上班:「說實話,我想去辦公室,因為我在家裡真的無法專心。」

武漢肺炎疫情肆虐,南韓首爾街頭正在加強消毒工作。(美聯社)
武漢肺炎疫情肆虐,南韓首爾街頭正在加強消毒工作。(美聯社)

宋秀英透露,她聽說一些公司削減一些女員工薪水,她們因為要照顧孩子而無法進辦公室。她說:「許多公司沒明說,但他們仍認為在職母親是負擔,而且比較沒有競爭精神。」

宋秀英的處境反映南韓職場性別不平等的情況。2020年,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公布全球155個國家的女性經濟參與排名,南韓名列第127名。

2.家庭暴力

中國的武漢肺炎疫情蔓延,上億人居家隔離,這也導致家暴事件持續增加。中國河南省社運人士李曉(音譯)透露,她的一名遠親遭到前夫毆打後求助,李曉說:「起初,我們發現根本不可能獲得許可證讓她離開村子,最終經過不斷說服警察後,警方終於批准出入許可證,這樣一來,我的兄弟就能開車與她及孩子見面。」

中國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持續延燒,武漢民眾拿取志工分配的食物(AP)
中國武漢肺炎疫情持續延燒,上億人在家隔離,也造成家暴事件增加(AP)

北京非營利組織「為平婦女權益機構」共同發起人馮媛透露,其組織收到婦女受害者求助詢問的次數是居家隔離前的3倍,她說:「警察不應該利用流行病的藉口而不重視家暴問題。」

家暴相關報導也出現在中國社群媒體,中國社群媒體平台新浪微博的主題標籤「#AntiDomesticViolenceDuringEpidemic」、「#疫期反家暴」獲得超過3千次討論。

3.第一線女性醫護人員的困境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數據,女性員工在衛生與社會部門占7成。對抗武漢肺炎疫情期間,中國甘肅省官方微博上傳了女性醫護人員被集體剃光頭的影片,中國媒體將她們稱為「最美的逆行者」,還傳出一名懷孕9個月的女護士堅守抗疫前線的新聞,許多人批評中國當局將女性當成做秀與製造煽情的工具。

此外,因為防護服短缺,中國第一線女性醫護人員穿上防護服後至少8至10小時不會脫下,如果處在月經期間尤其難受,而當時還傳出女性醫護人員缺乏月經生理用品,凸顯女性醫護人員在抗疫期間面臨的艱難處境。

4.移工面臨剝削

香港約有40萬名婦女擔任幫傭工作,其中大多來自菲律賓及印尼。武漢肺炎疫情讓她們面臨諸多困境,例如買不起價格持續飆漲的口罩。住在香港的印尼移工艾卡(Eka Septi Susanti)說:「不是所有的移工都會獲得雇主提供的口罩,我們必須自費購買口罩,而且口罩非常貴。有些人拿到雇主提供的口罩會使用同個口罩一星期。」

住在香港的外籍移工(美聯社)
武漢肺炎疫情延燒,但住在香港的外籍移工無力負荷昂貴的口罩(美聯社)

香港的印尼移工工會主席思琳加婷(Sring Sringatin)說:「印尼領事館分發免費口罩,但數量不夠,排隊1小時拿到3個口罩,而我們一星期至少需要6個口罩,」

香港政府建議家庭幫傭的外籍移工在每週一天的休假日待在室內,確保健康,也避免受到感染。這讓移工感到沮喪,因為這讓離家背景的她們少了寶貴的社交時間,也讓她們面臨被剝削的風險。思琳加婷說:「由於無法外出休假而留在(雇主)家中的移工仍在工作,她們將無償為雇主煮飯、照顧孩子或雇主的父母。那些堅持休假的人面臨遭解僱的危險。」

5.長期經濟影響

經濟學家預測全球經濟成長將因武漢肺炎疫情而下修,甚至可能會出現全球經濟危機。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SOAS University of London)講師瑪格斯(Christina Maags)表示:「總體而言,冠狀病毒對旅遊、製造、消費造成巨大影響,這對許多部門都產生了影響,因此男女都受到影響。然而,低收入婦女尤其容易受到消費放緩的影響,因為她們往往在接待服務產業、零售業或其他服務業工作。」

瑪格斯指出,中國的許多移工婦女沒有雇用契約,因此如果疫情造成她們無法上工,她們就不會有收入。她表示:「在沒有社會保障可依賴的情況下,她們面臨的困境是重返工作,可能生病或得支付其他形式的住宿,否則就是可能被迫留在家中,靠著一點積蓄為生,這讓她們處在非常艱困的處境。」

緬甸成衣廠的女工(美聯社)
緬甸成衣廠的女工(美聯社)

東南亞一些依靠中國進口原料的成衣廠被迫關閉。緬甸政府指出,從1月以來,逾10家工廠關閉,儘管勞動部表示並非所有工廠關閉都與武漢肺炎疫情有關。緬甸的馬其蘇(Ma Chit Su,音譯)原本在成衣廠工作,她的薪水是家中經濟來源,但她工作的那間成衣廠關閉了,她說:「我不在乎賠償金,我只想回工廠工作。」

喜歡這篇文章嗎?

廖綉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