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多錢也難買的40歲禮物:辭掉糊口20年卻不快樂的瑞典企業頭路,去台東種田

2017-02-07 08:00

? 人氣

「我們在小房子前面曬稻米,烈日下揮汗翻稻,歷時兩天,然後存放兩週,再碾米包裝,一開預購,隨即被親朋好友訂完;未來,希望朝著自給自足的方式來生活。」————Eunice

池上米式生活「米舍」前院很需要花時間整理,得從拔草做起,然後撒上種子,希望春天就可以擁有一片美麗的草皮。

我原先是在一家瑞典家具公司擔任採購,在全球化的趨勢下,相同的產品要在世界工廠比價,然後找到最好品質和最便宜的工廠生產,再配送到各國,壓力非常大,面對一堆數字,以及主管無止盡地要求降低成本……這樣的生活,讓我的內在總有一股想逃的聲音。從十年前開始到臺東度假,很喜歡這裡悠閒緩慢的步調,彷彿就像置身在另一個國度般,不管是自然環境與人文都令我嚮往,就這樣愛上了臺東。

後來在朋友的邀約下參加了荒野協會,開始週週往山裡跑,感覺好紓壓,在大自然的擁抱下,徹底被釋放,我打開了自然之眼,開始學習觀察周遭的樹鳥花蟲,而且在那裡遇見各行各業的人,跟平常在商場上遇到的人完全不一樣,他們從事各種有趣的工作,帶給我很大衝擊,發現自己生活原來很狹隘,或許這時渴望改變的心也開始慢慢醞釀了。

出社會20 多年來,一直在家人及自己的期許 下,努力工作,但伴隨著年齡增長,對體制內的制度產生質疑,工作中的我也越來越不快樂,覺得這樣一成不變的生活夠了。

後來,在一次去臺東度假,得知民宿老闆要找管家,我毅然決然辭去工作。在2012 年九月, 帶著家人及朋友們心中的納悶及不解,來到臺東都蘭擔任民宿管家,這其實是我送給自己40 歲的生日大禮——「去過我想要的生活」。

在海邊的民宿當管家,很夢幻也很美,讓人稱羨,看著日昇月昇,徐徐海風相伴,在沒客人時真的很享受。但畢竟這是一家住房率超過八成的民宿,有廣大的庭院,五間套房,管理起來也是很費時費力的,早上七點開始準備早餐,11點客人退房立即收拾房間打掃,一點多 吃午飯,三點又開始要接客人⋯⋯民宿經營管理的甘苦,日復一日,打破了我的浪漫幻想。

幫米式生活契作的農夫,一邊放著滿天震響的電音「咚滋!咚滋!」一邊插秧,機械化真的好省力省時。(圖/小日子提供)
幫米式生活契作的農夫,一邊放著滿天震響的電音「咚滋!咚滋!」一邊插秧,機械化真的好省力省時。(圖/小日子提供)

幫米式生活契作的農夫,一邊放著滿天震響的電音「咚滋!咚滋!」一邊插秧,機械化真的好省力省時。

一年後辭去管家工作,跟著朋友在花東到處遊玩,從海岸線玩到縱谷線,去南橫溫泉泡腳,去池上走走看稻浪,參加各式各樣活動,我開始思考如何在臺東生活。這段期間對於生活經濟來源略感焦慮,所以當以前的老闆要我回去工作時,我竟答應了,又回去過著朝九晚五的生活。壓力開始不斷地籠罩著我,很不快樂,身體開始出現警訊,半年後,我就逃回臺東了,這回我確定非留下不可。

人物介紹|Eunice 

曾任瑞典家具公司區經理、銷售企劃主任、採購等職;臺東都蘭民宿管家一年。目前在臺東過悠閒的小日子,一邊經營民宿,一邊種稻賣米,時而海邊,時而縱谷。

文/洪雅雯
攝/林明毅、小伍、洪雅雯、Eunice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小日子(原標題:【EUNICE】到臺東聽海看稻浪 選擇自己想要的人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