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新觀點》Uber─殘值─你到底在怕什麼?

2017-02-07 06:40

? 人氣

Uber也推出自動駕駛車載客服務。(資料照,美聯社)

Uber也推出自動駕駛車載客服務。(資料照,美聯社)

當大家都談稅,談法規,但這些,是台灣政府真正在意的嗎?尤其當我們在臉書讀到 TonyQ 也在用法規的角度批李開復談Uber,順便帶起很多臉友用中國與台灣意識跟著在批評李開復,那就把Uber跟反共(反中)連在一起了,好像回到1950-1960年代的論述,這才是最令人擔心的。以下要談的幾點,是我們認為Uber事件之於台灣的最後一點殘餘價值。

讓我們來看一下這網站:Opportuniy@Work

讓我們再來看這個:104人力銀行

我們是不是可以問,如果Opportunity@Work也來台灣,如果104 人力銀行也來抗議,那我們是否也要Opportuniy@Work趕出台灣,因為他沒有合法登記,沒有合法繳稅?那Linkedin呢?當然也可以這樣說,Uber碰的是「特許行業」,Opportunity@Work不是特許行業,兩者有差。差在哪裏?在我看來,差別在於特許行業,政府還有法可管,但非特許行業,政府根本無法可管,所以,就不用管了。

不信?詹宏志講了一千次的淘寶滅台論,有人在意嗎?為什麼政府沒有反應,為什麼網路沒有辯論?淘寶與Uber,有什麼不一樣?是本質不同,還是影響不同?講起產值規模,購物的產值應該比交通運輸業大很多吧?那淘寶有繳稅嗎?淘寶賣家有繳稅嗎?那,為什麼不管?之前談這個,難免有一種「為什麼我不可以」的耍賴感,但Uber都要暫停營業了,顯示的是台灣政府出手管制有效,那可以管淘寶嗎?下一個是淘寶嗎?

如果是,大家贊成嗎?贊成的邏輯,也是跟贊成勒令Uber停業一樣嗎?

再來看看這個:台灣吧

UBER.優步(美聯社)
UBER.優步( 資料照,美聯社)

「『為什麼禁毒越禁越毒?!』2017的大抓周第一彈:臺灣吧終於挑戰了這個禁忌的話題...「毒品」。

昨天上映後,不少觀眾反應「怎麼可以支持毒品合法?!」「臺灣吧這樣教壞小孩!」但如果大家看完整支影片就會發現:我們在這集節目並不是要討論「毒品合法化好不好」,而是藉由討論「用經濟學怎麼解釋:為什禁毒這麼多年,毒品卻沒有消失?」「如果毒品合法化,從經濟學觀點來看,可能會有什麼影響?又可能有什麼危險的後果?」透過這些問題,來帶出簡單的 #經濟學。用這樣的方式學經濟,讓我們能試著用另外一種角度思考社會上的種種議題。

或許,我們看完這集節目依然無法知道怎麼讓毒品消失,但 臺灣吧 - Taiwan Bar希望讓大家都感受到:當我們開始用更多角度思考事情,我們越能接近真實。」

【毒品的定義才是重點,才知道什麼種類是屬藥,什麼是毒,什麼是治療用,什麼是科技用毒】

其實對於 Uber 的看法也是這樣,什麼是Uber,政府對於Uber的看法與主張是否不可以討論? 用大陸網約車政策來討論Uber在台灣管制作法,是否就是以偏概全的PLP。(強烈建議大家看完台灣吧的這個連結影片,不要自己選一點跳下去做結論,一路順著看下去,看完之後,讓大腦皮質的殘留記憶告訴你吧。)

Uber入股了滴滴,消失在大陸市場,但如果Uber也來入股台灣大車隊,做的是一樣的網約車生意,政府又會是怎樣的態度? 還有,Uber會不會看得上台灣大車隊?如果政府說的跟他真正心裡想的不一樣,那像TonyQ這樣的網路神人,是否該有不一樣的想法? 如果就這幾年竄紅起來的網路神人都跟著政府的說法跑,那這又是怎麼樣的現象?是不是又代表了什麼問題?

就像一年前台灣年輕人對於新政府的期待,新政府是否有理解他們真正的需求,是否有引導這股新力量產生新能量,還是只是用包裝的方法來解決表面的問題,就像【亞洲。矽谷】預算的70%最後都落在工研院頭上,這反映了新政府什麼樣的思維? 又或者,被看破手腳的是,新政府根本駕馭不了這部舊機器? 就像這個新政府,無法面對與處理新經濟與數位商業模式的窘境。

還有最近台灣新興起的新創圈,是否也有了「新創圈」貴族的優越,一個自許為先知菁英的傲慢。Uber 萬惡,人人得而誅之。但殺了一個Uber之後呢?再來看一看這個新聞,同時也是社會運動事件:「上週末,川普總統簽署的行政命令引起大批美國人抗議,他們遊行、吶喊、舉起標語、自願去甘迺迪機場聲援,可能最令人驚訝的是,有大量居住在城市的年輕人,把他們的 Uber 刪了以示抗議。事情是這樣的:美國當地時間上週六 (2017 年 1 月 28 日),紐約計程車司機聯合會 (New York Taxi Workers Alliance) 呼籲包括 Uber 在內的所有司機在當天晚六點到七點之間停止接送往來甘迺迪機場,抗議「川普禁令」。在晚上七點半左右,就在紐約計程車司機的停運罷工結束不久,Uber 紐約市的負責人宣佈關閉甘迺迪機場附近的「動態定價」功能,通常 Uber 會在重要事件發生後導致叫車難價格爆漲時,實行這項措施。」

這件事最後有二十萬的Uber App被Uninstall卸載,Uber執行長也宣布退出川普的經濟顧問委員會。

Uber執行長卡蘭尼克(Travis Kalanick)去年12月宣傳自家的摩托車共享服務「uberMOTO」(AP)
Uber執行長卡蘭尼克(Travis Kalanick)去年12月宣傳自家的摩托車共享服務「uberMOTO」(資料照,AP)

台灣政府對於Uber的恐懼是在於這樣的網路群眾力量吧, 但,為什麼中國政府不怕??(新上路的網約車規範引發的問題並不會比較小,這是奪人錢財勢同殺人父母的道理。)一個最封閉的社會與一個自稱最開放的社會,在處理一件很類似的問題,網路經濟與網路政治的問題卻是有如此大的反差,不值得我們好好來想一想嗎?

台灣市場對於Uber的整體市場其實是很小的市場,可是台灣政府對於數位化經濟的態度、方法、處理能力,卻曝露出台灣面對新經濟的恐懼。台灣應該可以比大陸處理得更好,雖然現在看起來是更保守更落後,而且很令人擔心的是真正的網路神人們的反應,過去這幾年一直不斷讓人讚嘆驚喜的網路集眾思考能量,是不是也到了需要再進化的時候?

Uber 的問題真的是計程車的問題嗎? 真的是稅的問題嗎? 真的是法規的問題嗎? 不禁讓我想起一百多年前的黃花崗烈士,台灣有沒有Uber其實無所謂,因為台灣真的很好叫計程車,台灣的計程車完全不害怕跟Uber競爭,可是新政府在怕什麼? 這才是真正要思考的問題。”The only thing we have to fear is fear itself," said 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 during his First Inaugural Address.

我們到底要不要害怕「害怕」?

"Fear is normal.  We all feel it. In fact, it’s fear that can actually help us learn to avoid dangerous situations. Fear can protect us. But sometimes, we become afraid of the feelings that fear brings. "羅斯福總統這樣說到底對不對? 還是應該這樣說"Fear of fear. " As a response to Franklin D. Roosevelt who said, “The only thing we have to fear is fear itself, no, there is nothing to fear about fear."我們怕Uber 嗎 ? 我們真正的害怕是什麼 ? 還是我們根本不需要怕Uber,應該更勇敢向前走,儘管,我們只會越來越怕。

*作者群為科技評論人,原刊微信公眾號:TWicic懂灣灣  / FB:TWicic,授權轉載。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