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動保員服藥自殺後,流浪狗在鄉愿的台灣將走向何處…

2016-05-24 12:39

? 人氣

桃園市新屋動物保護園區園長簡稚澄,使用動物安樂死藥物輕生。(中天新聞截圖)

桃園市新屋動物保護園區園長簡稚澄,使用動物安樂死藥物輕生。(中天新聞截圖)

一個美好的生命,自己選擇了終點。她再也不需要決定毛小孩生命的。終點了,因為她受夠了。

桃園新屋公立動物收容所園長簡稚澄的輕生,讓動保人士難過不捨。在此,我們無法不思考,是怎樣的制度,怎樣的社會,讓充滿愛心與工作熱情的園長,無法再面對自己的生命。

她走了,她用安樂死的用藥「安樂死」自己,結束自己,像是對世人沉默的抗議。面對毛小孩安樂死的必然,讓她再也無法逃避如同屠夫的良心譴責,她選擇不殺。而不殺,解決不了問題。所以,她一走了之。

而剩下來,就是我們的事了。

2015年《動保法》修法,希望台灣以後可以零安樂死,很多縣市搶先做,用零安樂死展現自己人道關懷的慈悲。零安樂死的目標是在公立動物收容所不能做沒有病痛下的人道安樂死,那流浪動物出了公立收容所呢?把不能送養抓來的流浪動物全部送去私人收容所,增加私人收容所的負擔;或把人工死的寫成病死的,這種把責任丟給私人收容所或好心的愛心人士以及玩文字遊戲的造假作業,都是可想而知的結果。

不過一個政府意識到,沒病痛的流浪動物不該被人工處死,總是觀念上的進步。但是對於非法繁殖、買賣隻字不提,也不提宣導如何加強取締棄養,流浪犬隻照樣抓,流浪動物仍會過多,這種假道德的偽善做法,其實讓動保人士更加擔憂。

2014年報告中,台灣人道安樂死的動物超過2萬5千隻狗,該如何在2年中遞減消失?在快速實施零安死後,沒有病痛的人工死亡,就會像變魔術一樣地消失了,就這麼簡單嗎?如果可以像魔術一樣消失,那早就不用收養了。以最近2014年公佈的資料,狗狗人工安樂死仍高於自然死亡的兩倍,26%的人工處死,13%的自然死,目前台灣收容所死亡率達五分之二是很恐怖,不過,必須死亡的原因是什麼?如何減少買賣與棄養,獎勵民眾認養措施幾乎沒有被談到,只談零安樂死根本是戴上人道的假面具而已,對於上游造成流浪動物的原因,完全沒有解決。

過去被罵殺狗不人道,現在政府大手一揮,不准殺,所造成的後果一將會導致私人收容所流浪犬暴增,飼養品質降低。政府的收容所人人可以監督,私人收容所是私人經營,因為還沒有做到透明化,民間監督力道大為減低,飼養品質堪憂。後果二,公立收容所流浪動物也將暴增,民眾以為不殺,所以也就沒有良心譴責的問題,把不能續養的動物交個規費來棄養。以前會自己幫寵物找主人,現在也不必了,政府會想辦法,個人不續養丟給政府,政府養七天之後,空間不足再丟給不被透明監督的私人收容所。過去,個人不續養交給私人收容所,還會有良心義務,每個月給個五百元請人代養。現在規費,不殺,棄養者樂得無須受良心譴責,把狗給政府就是。後果三,沒有足夠經費處理人工安樂死。病痛畢竟是少數比例,人工處死經費歷年來占大多數,通過這個不殺的法令,殺狗經費會大為減少。若有擴大解釋或造假案例,不可能暴增兩三倍,經費一少,也可能影響人力及用藥,而讓動物死亡增加痛苦。

台灣流浪動物的產生,是大家無法終養動物的問題。台灣流浪動物預算,每年達到要花上好幾億的預算去處理(一個台中市預算規模,動輒六千七百萬以上的動保預算經費),這個經費的確是個大家都可以分食的大餅。以台中為例,2014 年八千九百多隻的收容,一隻流浪狗的收容要花七千元台幣以上的預算來處理。這還不包括建造收容所及捕抓流浪動物的費用。不管養不養狗,社會上的每個納稅人都要對棄犬行為,負擔昂貴的社會代價。這樣有道理嗎?

德國沒有流浪狗,動物保護經費沒有比台灣少。既然有預算,就會影響資源如何分配。德國社會根本看不到流浪狗,這是因為長年以來,德國有花心血在教育宣導上,有嚴格的重罰條款,惡意棄犬行為重罰一百萬台幣。 

德國的生命教育中,把狗與貓等同伴動物當小孩一般看待,所以在寵物商店裡,看不到賣貓與狗。因為貓狗就是毛孩子,像自己的小孩一樣,這就和我們一般人也不可能到商店去購買小孩一樣的道理。要買或擁有貓、狗必須透過報紙刊登或透過繁殖協會去取得買狗資料。德國的動物收容所有超過百分之九十的認養率,就是教育民眾的成果。繁殖犬隻者,也多會負責任教育飼養狗的人懂得狗性,並會辦活動讓同品種的主人相聚交流。在管理犬隻販賣上,他們的繁殖營業者,多會參加協會,必須相互自律,彼此之間都有聯繫登記,母犬一年只能生一次。繁殖也不能讓母犬一隻生到死,姆犬生殖有規範,繁殖協會都會互相有通報擁有的犬隻狀況,讓品種的買賣市場,不會因為產得太多,影響市場價格,也相對保障動物福利。 

曾有台灣動保員來德國參訪動物福利,認為德國動保的經費沒有比台灣少,即使沒有處死狗,動保經費也不會比較低。這項比較其實還要考慮到德國人事是台灣三倍以上。但也讓我驚覺德國花在動保教育的用心。這樣不處死的經費支出,才真正叫動保經費,而非處死動物經費。 

德國市政府沒有公立收容所,動物遭沒收或棄養動物的去處,就是送到私立開放給大家參與的收容所,私人收容所都是由動保團體經營。德國動物收容所都是當地動保組織所經營,完全開放民眾參訪及監督,每年有開放日,民眾積極參與推動動保工作以及監督當地收容所。一般日的開放時間,可讓民眾帶狗狗去散步,認養前,一定簽契約,狗的健康與行為都要告知。

一旦認養出去的狗沒被告知有健康問題,民眾也可以提告。因此,動物收容所的環境衛生也很重要,收容所有健康的狗,民眾認養的意願才可能提高,認養出去的狗必定會有志工追蹤。民間動保人士經營收容所,飼養品質要向政府以及全民負責。

台灣狗在收容所病死機率高,狗不健康何來認養?

台灣狗在公立收容所的自然死亡率是七分之一,也就是七隻有一隻會在公立收容所病死。這也代表,健康狗被抓進去染病的機率極高。很多沒病的,被抓進去就無法健康出來。認養人知道收容所染病機率高達五成以上,大家當然寧願花錢買健康狗,根本不可能認養。認養不能強迫,要讓狗狗可以認養,就一定要有健康的狗給人認養,不能讓收容所成為致病的病原區。 

買賣同伴動物課徵流浪動物稅捐 

流浪狗是社會問題,所以才用公款處理。但是製造這麼多流浪狗的社會責任該誰來負擔?在這個流浪動物產生的環節中,販賣寵物的行業,不能推卻也是從中獲利的行業。減少繁殖、管制買賣,是管理流浪狗可能產生的最有效來源,也應該被積極面對處理。台灣社會非常鄉愿,把所有處理流浪狗的經費要所有納稅人買單一樣,抽煙者抽煙會增加健保負擔,所以抽取健康稅捐。同理,流浪狗在台灣已經是嚴重也影響公共安全的社會問題, 要提高收容所品質及增加認養動機,都需要大量花費。為減少產生流浪犬,就更要向買賣者提醒,透過徵收流浪動物稅捐,讓販賣者與消費者知道,販賣寵物及飼養、棄養動物的潛在社會成本,他們理當要付出代價。    

參考資料:台中動保處的預算第13頁

文/劉威良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標題:毛小孩永遠的好園長──稚澄,我們永遠懷念妳)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