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動保員服藥自殺後,流浪狗在鄉愿的台灣將走向何處…

2016-05-24 12:39

? 人氣

桃園市新屋動物保護園區園長簡稚澄,使用動物安樂死藥物輕生。(中天新聞截圖)

桃園市新屋動物保護園區園長簡稚澄,使用動物安樂死藥物輕生。(中天新聞截圖)

一個美好的生命,自己選擇了終點。她再也不需要決定毛小孩生命的。終點了,因為她受夠了。

桃園新屋公立動物收容所園長簡稚澄的輕生,讓動保人士難過不捨。在此,我們無法不思考,是怎樣的制度,怎樣的社會,讓充滿愛心與工作熱情的園長,無法再面對自己的生命。

她走了,她用安樂死的用藥「安樂死」自己,結束自己,像是對世人沉默的抗議。面對毛小孩安樂死的必然,讓她再也無法逃避如同屠夫的良心譴責,她選擇不殺。而不殺,解決不了問題。所以,她一走了之。

而剩下來,就是我們的事了。

2015年《動保法》修法,希望台灣以後可以零安樂死,很多縣市搶先做,用零安樂死展現自己人道關懷的慈悲。零安樂死的目標是在公立動物收容所不能做沒有病痛下的人道安樂死,那流浪動物出了公立收容所呢?把不能送養抓來的流浪動物全部送去私人收容所,增加私人收容所的負擔;或把人工死的寫成病死的,這種把責任丟給私人收容所或好心的愛心人士以及玩文字遊戲的造假作業,都是可想而知的結果。

不過一個政府意識到,沒病痛的流浪動物不該被人工處死,總是觀念上的進步。但是對於非法繁殖、買賣隻字不提,也不提宣導如何加強取締棄養,流浪犬隻照樣抓,流浪動物仍會過多,這種假道德的偽善做法,其實讓動保人士更加擔憂。

2014年報告中,台灣人道安樂死的動物超過2萬5千隻狗,該如何在2年中遞減消失?在快速實施零安死後,沒有病痛的人工死亡,就會像變魔術一樣地消失了,就這麼簡單嗎?如果可以像魔術一樣消失,那早就不用收養了。以最近2014年公佈的資料,狗狗人工安樂死仍高於自然死亡的兩倍,26%的人工處死,13%的自然死,目前台灣收容所死亡率達五分之二是很恐怖,不過,必須死亡的原因是什麼?如何減少買賣與棄養,獎勵民眾認養措施幾乎沒有被談到,只談零安樂死根本是戴上人道的假面具而已,對於上游造成流浪動物的原因,完全沒有解決。

過去被罵殺狗不人道,現在政府大手一揮,不准殺,所造成的後果一將會導致私人收容所流浪犬暴增,飼養品質降低。政府的收容所人人可以監督,私人收容所是私人經營,因為還沒有做到透明化,民間監督力道大為減低,飼養品質堪憂。後果二,公立收容所流浪動物也將暴增,民眾以為不殺,所以也就沒有良心譴責的問題,把不能續養的動物交個規費來棄養。以前會自己幫寵物找主人,現在也不必了,政府會想辦法,個人不續養丟給政府,政府養七天之後,空間不足再丟給不被透明監督的私人收容所。過去,個人不續養交給私人收容所,還會有良心義務,每個月給個五百元請人代養。現在規費,不殺,棄養者樂得無須受良心譴責,把狗給政府就是。後果三,沒有足夠經費處理人工安樂死。病痛畢竟是少數比例,人工處死經費歷年來占大多數,通過這個不殺的法令,殺狗經費會大為減少。若有擴大解釋或造假案例,不可能暴增兩三倍,經費一少,也可能影響人力及用藥,而讓動物死亡增加痛苦。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