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跟狗明明一樣聰明,為什麼我們吃豬不吃狗?因為畜牧業隱藏了這個真相…

2017-04-13 17:57

? 人氣

一樣是動物卻有著不同待遇(圖/pixabay)

一樣是動物卻有著不同待遇(圖/pixabay)

為甚麼我們愛貓愛狗,卻吃豬?你有認真想過些問題嗎?請大家先看看,社會心理學家Dr.Melanie Joy說的一個故事:

1.JPG
愛此吃彼?
2.JPG
牠們之間有什麼差別?

想像一下,你受邀請去一個晚宴,餐廳很漂亮,紅酒很好喝。主人特意煮了一道燉牛肉宴客,那燉肉太美味了,你想知道食譜。然後,主人回答:「這道菜的祕方是肉:三磅特別瘦的金毛尋回犬肉。」 就在一瞬那,你覺得剛剛美味的肉變得異常噁心。其實肉類本身並無任何改變,質地、味道、香味都一樣,但你所體會到的經驗則完全顚覆了。到底是甚麼發生了呢?

3.JPG
寵物?食物?

肉食主義

Dr.Melanie Joy 命名此為「肉食主義」(Carnism)。肉食主義是一種無形的系統或意識形態: 令人們只吃某些動物,而不是其他一些。這種意識形態是隱蔽的,以致很多人認為,吃動物似乎是一種既定、給予的事,而不是一種選擇。過去我們傾向認為,只是素食者把他們的主義帶上餐桌。

在這個肉食文化主導的世界,我們一生已經習慣於以特定方式看待動物。為甚麼某些動物的肉會令人感到噁心,但某些動物的肉卻令人感到開胃?在現今的世界,大多數人吃動物已經不是生存的需要,而只是一種選擇,一種基於信念的選擇。例如,豬跟狗同樣聰明,為甚麼我們對不同動物的待遇如此差天共地?

我們大部份人從嬰兒時代,就被餵吃肉。我們剛開始吃第一口肉時,並沒想過肉類是怎麼來的。當我們長大了,我們多不情願去了解肉類是怎樣來的,我們不想知道吃肉代表要屠殺動物、肉是死去的屍體。我們要不去思考,要無意識、要保持距離,才能安心吃肉。每當我們想到動物被屠殺的血腥畫面,我們都會大倒胃口。

6.JPG
 

畜牧業和肉食工業,都小心翼翼地隱藏肉類的生產的真相,讓我們失去知情權、沒有產生同情心的機會,我們在無意識的情況下參與了非人性的活動。

7.JPG
 

養殖業的動物,唯一可以「享受」陽光和清新空氣的機會,就是往屠房的路上。

「任何習慣吃動物的人,在判斷被養動物承受的痛苦時,都不可能不偏不倚。」 —倫理哲學家Peter Singer

現代工廠化畜牧業,空前規模的暴力,每年造成數百億動物不必要的痛苦。

8.JPG
 

過去人類歷史上,很多不公義的事,例如黑奴制,當時的人都曾相信是正常、自然和必需的。就跟吃動物一樣,其實我們可以不傷害動物,同時健康生存。

9.JPG
 

「今天,世界上有超過六億素食者,相比美國、英國、法國、德國、西班牙、意大利、加拿大和澳洲加起來的人口還要多!如果我們能組成一個國家,那就比歐盟的27個國家還要大!」—前花旗銀行副總裁Philip Wollen

為甚麼我們談的「愛護動物」, 幾乎只限於「寵物」和「野生動物」?

10.JPG
 

現在,吃肉是一個選擇。這個想法,令許多人難堪,因為我們都不想「選擇」奪去動物的生命,大多數的人都不喜歡令動物受苦。 

11
 

一隻狗、一隻豬、一隻雞,所感受痛苦的能力都是一樣的。 

12.JPG
 

「問題不在於牠們是否能推理?也不在於牠們是否會說話?而是牠們是否能夠感覺痛苦?」—18世紀的英國哲學家邊沁 (Jeremy Bentham)

我們看到動物受苦,見牠們尖叫、掙扎,我們是會本能地感到不舒服,我們心知肚明牠們的痛苦。吃不吃動物,我們是有選擇,我們是有能力的決定的。終生素食的蕭伯納曾說:在他死後的葬禮隊伍中,將有大量的豬、牛、羊,和大群的魚,這些動物都因他是素食者而免遭殺害。

13.JPG
 

願我們每天的選擇,都在反映我們最深的價值觀。這個世界,是由我們每一人、我們的每一個選擇,共同組合和創造的。如果不是你,又會是誰呢?如果不是現在,會是何時?

文/Joan Chan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食物知情權(原標題:為甚麼我們愛貓愛狗,卻吃豬?)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