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輕人買不起房子,台灣會變怎樣?半數街友不到25歲,倫敦悲歌離我們不遠…

2016-04-18 15:41

? 人氣

倫敦房價在2012年到2014年間,上漲了29%,租金上漲了6%。同期,在英國的其他地區,房價平均上漲9%(CityMetric資料)。筆者一位就讀北英格蘭地區大學的朋友抱怨,宿舍租金年年上漲6%,2012到2014三年間漲幅高達18%。

飛漲的房價,引發民間組織,社運人士及學界諸多討論 (部分討論參見〈「8年20萬戶」,可以保障居住正義嗎〉 )。研究及相關報導直指,攀升的失業率及房價,讓許多人不再有能力負擔倫敦的生活。同時,根據《衛報》估計,倫敦每年有兩萬五千戶新社會住宅需求,然而目前政府的計畫供給量僅能提供一半的需求。因而, 30至40歲的年輕人開始搬出倫敦向外遷移,在2012到2014年間的淨遷出高達25% 。

(圖/)
風雨中的倫敦一景(圖/劉大倫提供)

受衝擊族群與產業

長期關注英國住宅政策與居住遷徙者的倫敦大學教授Paul Watt(Dr. Paul Watt 任教於Birkbeck, University of London, 其研究成果 -The London housing crisis將發表於2016年4月出刊的城市期刊Journal CITY),在今年3月份一場倫敦住房危機圓桌論壇(The London Housing Crisis: a View from the North)中,發表其研究成果指出倫敦近年住宅政策趨勢及受衝擊族群。Watt指出,近年房價高漲受惠者包括開發商,買屋出租的投資者,以及受惠於房市交易市場的專業工作者,包括會計師及律師等。不受房市漲幅影響的族群,主要為自己擁有房地產的屋主;這些族群占5-10%倫敦人口。除此之外,有超過八成的倫敦居民受到影響程度高低不等衝擊。

受影響族群包括貸款房奴,受私有租屋市場箝制的租屋者,及成千上萬在等待清單中的社會住宅申請者。Watt進一步指出,目前有七萬八千位孩童被安置在臨時住宿,這樣的臨住住所居住條件不一,且隨時需要搬遷;另外有超過一萬七千位居民被安置在遠離他們工作場所的大倫敦郊區。狀況更糟的則成為無家可歸者(Homeless man,或稱遊民,街友)。 

除了族群之外,《標準晚報》(Evening Standard)2016.04.06報導,超過50名倫敦商界領袖公開簽名聯署呼籲,倫敦的住房危機是企業的一大難題。高漲的房價及其所帶來的影響,已經嚴重威脅破壞該城市世界級的科技與創意,及其他相關產業。如果不加以解決,整個科技與創意產業鏈,包括世界一流的技術部門和創意產業,將很難招聘延留員工,並因而喪失國際競爭力。

此外,明顯快速增長的街友人數,亦彰顯失衡的住宅市場供給所帶來的都市生存危機。

數量逐年增長與逐漸年輕化的無家可歸者

依據官方3月份甫出爐的統計資料顯示,英格蘭地區街友人數持續攀升,相較於2010年,2015年官方認定的無居者人數成長了33%。高漲的租屋市場,是街友人數成長最大主因。2015年,在英格蘭地區,政府緊急安置了17,000戶的無家可居者。

除了官方統計資料,英國廣播公司(BBC)今年2月播出的格林教授紀錄片:隱藏和無家可歸者 (Professor Green: Hidden and Homeless)認為官方數據仍低估了現實狀況,因為官方統計資料多根基於社會住宅申請者,該統計數據未包含那些寄宿朋友家的沙發客及部份遊居廢棄屋舍/地下道的個體戶。

此外,街友族群亦出現年輕化趨勢。根據英國街友公益慈善組織Homeless Link 的統計資料,曾尋求協助的無居者,有一半以上是年紀未達25歲的年輕人。在曼城(Manchester),英國第二大城,年輕街友在最近這一年內成長了一倍。

為了尋求夜裡棲身之處,廢棄空屋,停車場或地下道,加上幾只紙箱,成為這些無家可歸的街頭流浪者克難的臨時庇護所。甚至,為了躲避冬夜寒風,街頭的大型垃圾收集桶成為街友相對安全保暖的選項。《衛報》報導,根據英國最大的廢物管理公司Biffa的資料 ,該公司員工回報流浪者睡在垃圾桶事件,在2014年有31件,2015年有93件,本會計年度則高達175件。另依據環境服務協會(Environmental Services Association)統計資料,在過去5年有11位睡在垃圾桶內的遊民被殺,其中多數是在垃圾處理過程中被壓死的。

格林教授的紀錄片裡,一位年輕媽媽帶著她年幼的女兒,寄居在另一位單親家庭。這讓原來一房一廳住了一對母女已經略顯緊迫的空間,更為擁擠。因為失業,她無力負擔房屋租金,因而被迫搬出。「從來沒想過自己會面臨這樣的窘境。我的世界彷彿在一夕之間崩解。」她無奈地說。

在這樣越演越烈的嚴峻挑戰之下,住房政策與相關配套的提出,成為即將在一個月後(5月5日)展開的倫敦市長選舉的重要關注焦點。

2016倫敦市長選舉,扭轉契機?

由Renters Rights London 及 Priced Out 中立組織發起的Vote Homes 2016,主張倫敦需要容納多元族群,保持其獨特的經濟,社會和文化;承租戶權益,包括居住安全/品質及可負擔的租金應被確保;租賃屋產應被視為住者的家,而不僅是交易商品,因而可負擔住宅的質與量應該被確保;不良務業管理者應該被淘汰以提昇私有租賃部門品質。

在這樣的原則與主張之下,Vote Homes 2016針對6位市長候選人的住宅競選政見進行分項總結評比,企圖提供倫敦市民作為市長選舉的投票參考。評比表中(詳下圖),空白表示沒有公布任何資訊,紅色代表沒任何改變作為(或更糟),黃色表示政見在正確的軌道方向上,但還需要進一步努力,或者更多資訊。綠色則代表呼應了該組織的期待,甚至有更積極突破的作為。
 

(圖/)
畫面於2016.04.05擷取自 http://www.votehomes2016.com/(圖/劉大倫提供)

一個月後,5月5日的倫敦市長選舉,我們將看到(有投票權的)倫敦人的決定。而倫敦人更關心的議題將是這位勝出的未來倫敦市長是否能帶領這個在17世紀下半葉崛起的全球城市,走出這一波因為房市問題所引發的都市生存危機?誠如社會運動家Dan Wilson Craw所呼籲,下一任市長的任務與挑戰將是透過所有可能的手段拉低房價,否則,他們會發現倫敦的成功是很脆弱的(London’s success is all too fragile)。

文/劉大倫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標題:速寫倫敦住房危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