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興華專文:《尋愛綺夢》一種超越文字的魅力

2019-02-09 05:50

? 人氣

「十五世紀活字印刷的出現與版畫技藝的逐漸普及,新的圖像傳播方式也隨即問世。中世紀扮演工藝美術圖庫的藍圖手稿,這時完全被版畫圖稿取代,建築細節、怪誕的圖案,與各類器具如壺罐、刀把、劍套,甚至床、箱、櫃子的設計圖,在版畫中隨處可見」。圖為文藝復興時期麥迪奇別墅的螺旋階梯。(資料照,曾廣儀攝)

「十五世紀活字印刷的出現與版畫技藝的逐漸普及,新的圖像傳播方式也隨即問世。中世紀扮演工藝美術圖庫的藍圖手稿,這時完全被版畫圖稿取代,建築細節、怪誕的圖案,與各類器具如壺罐、刀把、劍套,甚至床、箱、櫃子的設計圖,在版畫中隨處可見」。圖為文藝復興時期麥迪奇別墅的螺旋階梯。(資料照,曾廣儀攝)

【尋愛綺夢】一書全名:Hypnerotomachia Poliphili : ubi humana omnia non nisisomnium esse docet atque obiter plurima scitu sane quam digna commemorate,譯成中文,大意如下:「波利菲羅(Poliphilo)夢中為愛搏鬥,展現出人類的所有事物,只不過是一場夢,而許多其他事物值得認識與敘說」(圖1)。作者這種企圖心與印刷作坊主人阿爾都斯(Aldus Pius Manutius, 1449/1452-1515)的精心配合,一本至今可說書籍藝術最高成就的作品因而誕生。1499 年底出版後,威尼斯隨即捲入戰爭之中,【尋愛綺夢】又因定價昂貴,加上作者刻意結合拉丁文與義大利方言,閱讀圈子小眾,在戰火帶來的市況蕭條下,幾乎難以銷售。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圖1:【尋愛綺夢】第二書名頁的書名。(作者提供)
圖1:【尋愛綺夢】第二書名頁的書名。(作者提供)

然而,十五世紀活字印刷的出現與版畫技藝的逐漸普及,新的圖像傳播方式也隨即問世。中世紀扮演工藝美術圖庫的藍圖手稿,這時完全被版畫圖稿取代,建築細節、怪誕的圖案,與各類器具如壺罐、刀把、劍套,甚至床、箱、櫃子的設計圖,在版畫中隨處可見。【尋愛綺夢】書中的木刻插圖便具備這樣的時代特徵,一如其他的版畫圖稿,成為造型藝術家取之不竭的靈感泉源與圖稿來源的重要中介。阿爾都斯應該是最先受惠於這本書籍,他印刷作坊知名的海豚與錨商標,便由【尋愛綺夢】插圖中的海豚與錨變化而來(圖2),並在1502年後,使用在作坊出版的書籍印記標示頁中。這源自一世紀羅馬皇帝維斯帕先(Vespasian, 9 – 79)鑄造的一枚硬幣圖案,表示「快而不亂」(Festina lente),這個結合迅捷與穩健的字詞,在阿爾都斯的好友伊拉斯謨(Desiderius Erasmus, 1466 -1536)1508年的作品【格言集】(Adagia)中(圖3),備受推崇:「『快而不亂』意味著在關鍵時刻堅毅果決,卻矜持自制,既精力充沛,又思慮周密。這個諺語相當迷人,彷彿一個謎,因為是由兩種對立的概念組成……這個說法的生動活力與細膩的暗示,因為貼切與完美的簡潔,更形精鍊,這也是我特別喜歡(我無法解釋為什麼)諺語和珠寶的原因,其價值因而高得令人訝異。」這句格言在文藝復興時期,頗受重視,亦成為後來西方文化中所珍視的智慧。

圖2:【尋愛綺夢】中的海豚與錨。(作者提供)
圖2:【尋愛綺夢】中的海豚與錨。(作者提供)

畫面上方的拉丁文銘文:耐心是堅忍的裝飾與生命的保護。

圖3:1508年,伊拉斯謨(Desiderius Erasmus, 1466 -1536)【格言集】(Adagia)書名頁上的阿爾都斯海豚與錨商標。(作者提供)
圖3:1508年,伊拉斯謨(Desiderius Erasmus, 1466 -1536)【格言集】(Adagia)書名頁上的阿爾都斯海豚與錨商標。(作者提供)

1506年初,德國文藝復興藝術大師杜勒(Albrecht Dürer, 1471 – 1528)第二次來到威尼斯,一直待到1507年春天。這位早年也曾設計過插圖書籍的藝術家,自然不會錯過【尋愛綺夢】。在他離開之際,買下一本收藏,應該不是出自閱讀的目的,而是看上書中豐富的圖像內容。我們沒有直接證據說明【尋愛綺夢】對杜勒的影響,但當時的威尼斯畫派主要角色喬久內(Giorgione, 1477/ 78-1510)與提香(Tizian, 約 1488/1490 – 1576)看來熟悉此書的圖像內容。喬久內一幅現在收藏在德國德雷斯敦古代大師美術館(Gemäldegalerie Alte Meister )的【沉睡的維納斯】油畫(約1510年),畫中羅馬神話中愛神維納斯沈睡的姿勢(圖4),和【尋愛綺夢】一幅插圖中的維納斯雷同(圖5)。喬久內的這幅畫作據說沒有完成,而由他的學生與同儕提香後來補上畫面的風景與天空。在透過今天X光檢視後,畫面上原來在維納斯的腳邊還坐著小愛神丘比特。和【尋愛綺夢】的插圖相比,喬久內挪開了木刻插圖中掀開布幕的羊神和他旁邊兩名小羊神,添上了十九世紀時被其他畫家遮掉的小愛神,更純粹地呈現維納斯的女體之美。這種僅只描繪女性裸體的表現方式與畫面尺寸,在西方繪畫史上是史無前例的,也為之後此類女體的表現奠下典範。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