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連這間鑄字行都撐不下去,漢字活版印刷術就絕跡了!老闆沉痛指出台灣文化危機

2017-01-31 11:00

? 人氣

「如果連日星都撐不下去,以後的人就再也看不到什麼是漢字活版印刷。」(圖/天下雜誌提供)

「如果連日星都撐不下去,以後的人就再也看不到什麼是漢字活版印刷。」(圖/天下雜誌提供)

在光與電不斷追趕的年代,地下室裡一顆顆的鉛字還在架上閃閃發亮。那是日星鑄字行的命定之路,用惜字愛物的精神,將活字排版工藝,交到下個世代手上。

用一年的時間,讓四位插畫家、三十八間獨立書店與「活版印刷」相遇。沒有太多限制,策展人余素慧請書店主人們寫下一段對於「字裡有光」的描述,搭上角斯、鄧彧、葉懿瑩、壘摳四種風格的插畫作品,用最輕鬆、吸引人的方式,邀請大家參與日星鑄字行一年一度的盛會。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字裡有光》,是一份極盡人力、物力的活字印刷書,由日星鑄字行提供鉛字、年輕學徒們協助檢字,台北印刷職業工會林金仁理事長排版,七十多歲的蘇師傅以活版印刷機印製,「鑄、檢、排、印」四道工序,把三十八位獨立書店主人的小詩、語句留在紙上,搭配四位插畫家不同畫風,各自詮釋他們心目中的獨立書店。

《字裡有光》,是一份極盡人力、物力的活字印刷書,由日星鑄字行提供鉛字、年輕學徒們協助檢字,台北印刷職業工會林金仁理事長排版,語句留在紙上,搭配四位插畫家不同畫風,各自詮釋他們心目中的獨立書店。(圖/余素慧,天下雜誌提供)
(圖/天下雜誌提供)
《字裡有光》,是一份極盡人力、物力的活字印刷書,由日星鑄字行提供鉛字、年輕學徒們協助檢字,台北印刷職業工會林金仁理事長排版,語句留在紙上,搭配四位插畫家不同畫風,各自詮釋他們心目中的獨立書店。(圖/余素慧,天下雜誌提供)
(圖/天下雜誌提供)

不同於市面上一般以平版印刷的書籍,翻開《字裡有光》,裡頭的文字好像會說話,「有些書籍承載知識,需要被流通,有些書籍應該用來收藏,」激起日星鑄字行老闆張介冠對活版印刷書繼續存在的信念,是有次他到巴黎參訪。

一間傳承五代、不必靠政府補助能夠運作的活版印刷廠,每年為歐洲牙醫師協會出版一本定價三千五百歐元,銅凹版畫的創作散文集,集結版畫藝術、活版印刷的價值,遠超過金錢的定義,讀者以實際需求去支持傳統工藝的保存,張介冠很感嘆:「台灣活版印刷也需要有收藏價值的書!」

(圖/天下雜誌提供)
(圖/天下雜誌提供)

隨著《字裡有光》出版,先是台北的田園城市書店、接著高雄三餘書店,展出書中的圖、文作品、七十幾塊鉛字版,還有一台圓盤印刷機。這本書搭起跨世代合作的橋樑,裝禎三種形式、印刷也是。

插畫用數位印刷;文字、通訊錄靠活版壓印;海報別冊的厚底字卡,要出動大圓盤機,才能讓鉛字與油墨緊緊嵌進紙張,在這個一鍵印刷的數位時代,鉛字壓印在紙上的凹凸實在感反而更討人喜歡。

其實一開始,日星鑄字行只能從自行辦理一場又一場被動式的導覽,努力與外界對話。直到二○一四年,透過社會創新實驗室的平台媒合,找到藝術行政背景、曾任寶藏巖藝術村社區副理的余素慧,協助老店轉型。

「一開始我們花了六個月彼此試探,」素慧笑說,加入傳統產業的領域,沒有同事、沒有立即見效的改變,只能慢慢摸索。直到第一場展覽『手的溫度,字的重量』登場,培訓了導覽員協助教育推廣,張老闆才真正知道我在做什麼。」

不一樣的背景,會帶給日星不一樣的改變,余素慧要求自己一年要為日星策劃一場展覽,試探各種翻新的可能。去年的「以詩為銘」、今年的「字裡有光」。明年準備成立的「活版工坊」,讓有興趣的素人入門學習,創作者也可以駐點日星、以專業換工,讓更多的可能性去刺激活版印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