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鳥優惠
  • 買車必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女生名字喜歡取疊字、男生也有「菜市場名」…揭秘宋朝人取名字竟有這個「潛規則」

2019-02-09 06:30

? 人氣

宋朝人的菜市場名是什麼?(圖/時報出版提供)

宋朝人的菜市場名是什麼?(圖/時報出版提供)

(中國的)現代人給女孩子取名,常常會用到疊音字,例如高圓圓、李冰冰、甘露露、郭美美、朱媛媛、孫菲菲、金巧巧、蓋麗麗……諸如此類。像這樣使用疊音,寫著簡便,讀著順口,聽著可愛,很符合現代人的口味。

宋朝女生會不會也用疊音做名字呢?會。陸游您知道吧?宋朝最多產的詩人,他中年以後娶了一個小妾,那小妾給他生了個女兒,取名叫陸女女,就是典型的疊音。陸游的好朋友楊萬里也有一個女兒,取名叫楊閏閏,也是疊音。

宋神宗他媽姓高,是開國大將高瓊的曾孫女,乳名叫高滔滔。宋徽宗的女朋友、當年在東京汴梁豔壓群芳的名妓、《水滸傳》裡浪子燕青的乾姐姐,我們都知道她的名字:李師師。宋徽宗二十多個女兒,其中兩個用疊音名,一個叫趙珠珠,一個叫趙珞珞。宋徽宗還有一百多個妃子,其中五個用疊音名,一個叫席珠珠,一個叫奚拂拂,一個叫盧嫋嫋,一個叫徐癸癸,一個叫鄭巧巧。

南宋話本《碾玉觀音》裡有個養娘(養娘是宋朝人對丫鬟的俗稱,相當於明清時代的「梅香」),在清河郡王張俊府裡上班,因為跟人私奔,慘遭張俊殺害。這個養娘姓什麼已經無從考證了,但是她的名字叫秀秀,也是疊音名。由此可見,無論在民間還是在宮廷,宋朝都刮起了疊音取名的流行風

流行歸流行,疊音名絕對不是宋朝的主旋律。在宋朝士大夫眼裡,疊音名很好玩,很時尚,可是正因為它時尚,所以跟「三從四德」不搭界,所以只能在女孩小時候使用,一旦到了出嫁年齡,父母必須另給她取一個「規規矩矩」的名字,否則就不好意思把女兒的名字往婚書上寫,以免被婆家看不起。

前面說過,陸游的女兒叫陸女女,這其實只是個乳名,拿不到檯面上。陸游給寶貝女兒取過一個比較正規的名字:陸定娘。前面還說過,宋神宗他媽叫高滔滔,這當然也是個乳名,高老太后另有大名,叫高紀。高紀肯定沒有高滔滔聽著可愛,可是卻穩重多了。

多翻翻宋人年譜就知道,凡是出身於士大夫階層的女生,長大之後沒一個用疊音名的,而且她們的名字都非常嚴肅,嚴肅得簡直不像是女生的名字。例如蘇東坡的結髮妻子名叫王弗,王弗死後,老蘇又娶了王弗的妹妹王閏之。王弗、王閏之,中規中矩,非常男性化的名字,一看就是大名。黃庭堅有個女兒,大名黃睦。辛棄疾有兩個女兒,分別叫辛囷、辛秀,也都是非常嚴肅的名字。她們有小名沒有?肯定有,說不定還是疊音名,但是成人以後就不再使用了,怕人笑話。

為什麼長大了用疊音名會被人笑話呢?因為按照宋朝的風俗習慣,只有下賤女人才會一輩子使用疊音名。這裡的下賤女人和人品無關,主要是指從事的職業比較低賤,例如妓女、歌伎、小妾、丫鬟,以及宮廷裡最低等級的嬪妃等。李師師一生都用「師師」這個疊音名,她是妓女。蘇小小一生都用「小小」這個疊音名,她也是妓女。《武林舊事》裡有一個名叫韓春春的女生,她是歌伎。《夷堅志》裡有個名叫何燕燕的女士,她是小妾。辛棄疾有六個小妾,名字分別是田田、卿卿、香香、整整、翩翩、飛卿,其中五個用疊音名。文天祥家裡有位成年女性叫盧撫撫,她的身分也是小妾。

也就是說,疊音名在宋朝是把雙刃劍:它可愛、動聽,適合被父母拿來稱呼幼年的女兒;同時又散發出風塵的味道,往往淪落為妓女和妾侍的身分標籤。所以當現代女生穿越到宋朝以後,千萬要慎用疊音名,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哪種名字最流行?

南宋俞成在著作《螢雪叢說》中寫道:

今人生子,妄自尊大,多取文武富貴四字為名。不以「晞顏」為名,則以「望回」為名,仰慕顏回也;不以「次韓」為名,則以「齊愈」為名,仰慕韓愈也,甚可笑也。

這段話意思是說,宋朝父母給兒子取名,如果用單名的話,喜歡用文、武、富、貴這四個字;如果用複名的話,不是叫做「晞顏」,就是叫做「望回」,不是叫做「次韓」,就是叫做「齊愈」,都很可笑。

《宋史》列傳中文官武將多如牛毛,取單名的很少,取雙名的很多,文、武、富、貴並不多見,倒是《水滸傳》中有笑面虎朱富、旱地忽律朱貴、神機軍師朱武三人,取名時分別用了富、貴、武三字,但《水滸傳》是小說,而且不是宋朝人寫的,所以不足為憑。推想起來,當時大概應該只有文化水準和欣賞品味都不高的父母才會給孩子取文武富貴這種很俗氣的名字,而這樣的父母在培養孩子方面不可能占優勢,他們的孩子長大後成不了文官武將,所以沒有機會進入《宋史》,也就沒有機會讓我們看到。

晞顏、望回、次韓、齊愈,這四個名字倒是很雅致的。晞顏和望回的寓意是希望孩子成為顏回那樣的聖賢,次韓和齊愈的寓意是希望孩子成為韓愈那樣的大儒,寓意很美好,訴求很高尚,不應該被嘲笑。陸游的母親像李清照一樣是個才女,自小就喜歡秦觀的詩詞,所以給兒子取名陸遊,字務觀,意思是希望陸游能擁有秦觀(秦少游)那樣的才華。寓意如此美好,訴求如此高尚,憑什麼嘲笑人家呢?

俞成之所以發出嘲笑的聲音,應該不是因為這樣取名不好聽,而是因為這類名字太多了、太流行了、太普遍了,所以顯得俗不可耐。正如幾十年前的中國大陸,由於舉國上下的政治狂熱,父母總是給兒女取「擁軍」、「解放」、「衛國」、「衛紅」之類的名字,千人一名,千篇一律,用俞成的話說,「甚可笑也。」

作者介紹|李開周

1980年生,中國河南開封人,青年學者,《南方都市報》專欄作家,曾在《新京報》、《中國經營報》、《世界新聞報》、《羊城晚報》、《中國烹飪》和《萬科周刊》等媒體開設專欄。
著有《民國房地產戰爭》、《誰說不能從武俠學化學》、《誰說不能從武俠學物理》、《包公哪有那麼黑》、《擺一桌絕妙的宋朝茶席》、《過一場歡樂的宋朝新年》、《吃一場有趣的宋朝飯局》、《歷史課本聞不到的銅臭味》等。

本圖/文經授權轉摘自時報出版《逛一回鮮活的宋朝民俗》

責任編輯/潘渝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