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擇雅觀點:從故宮南院獸首省思台灣與中國的關係

2016-01-01 06:30

? 人氣

成龍捐贈十二獸首,引起爭議。(中評社)

成龍捐贈十二獸首,引起爭議。(中評社)

我不同意圓明園十二獸首算中華文化,這是義大利人耶穌會傳教士郎世寧設計的噴泉水鐘 (clepsydra) 的一部份,是百分八十的西洋文化,技術與設計都是西洋的,只有生肖與工匠是中國的。

這十二獸首,只能說是中國國恥的象徵,是清帝國由盛而衰的象徵。乾隆皇帝請郎世寧製造這水鐘時,西洋已經歷科學革命,已進入啟蒙運動,乾隆卻自我感覺良好,厲行鎖國,只請洋教士設計這精巧洋鐘,供皇帝一家賞玩,讓中國繼續停滯,1860年火燒圓明園,只是剛剛好而已。

既然象徵中國恥辱,成龍拿來送台灣不是很怪嗎?要提醒我們中國的傲慢兼落後?中國老大不改的天朝主義?他當然沒這種程度,他應該是希望台灣跟中國一樣莫忘國恥,在他心目中,十二獸首之中尚有五顆還沒回歸,就好像台灣還沒回歸祖國一樣。

成龍沒想到的是,第二次鴉片戰爭對台灣的意義,跟對中國完全不同,第二次鴉片戰爭對台灣的意義就是台灣開港,台灣終於跟世界再次連結,是好事一樁。

流落歐美的中華文化珍品何等之多,為何中國人獨獨為十二獸首抓狂?1985年馬首拍賣,只拍到1500美元,2009年鼠首與兔首就拍出1400萬歐元,等於24年漲12000倍,我認為這代表具有中國特色的大國崛起,超級玻璃心的大國崛起,歷史上曾有哪次大國崛起的方式是花大錢買回羞辱記憶呢?

因為以上原因,我覺得這十二獸首相當有教育價值,可讓我們從很多面向來省思台灣與中國的關係,只要程序正當,我覺得故宮南院應該收藏。

至於它是複製品不是真品,我覺得以這理由反對收藏並不成立,一來,如果它是真品,來源就一定有問題(戰爭劫財),收藏它反而有違國際公約,二來,台北故宮本就有一大堆複製品「清明上河圖」之類,如果乾隆皇帝並不以「清明上河圖」是複製品而拒絕收藏,我們幹嘛介意獸首是複製品?何況,這十二獸首的文化象徵意義,本就是 2009年後才出現,我們收藏2009後的複製品,用2009後的眼光來看它,本來就是剛好而已。

*作者為專欄作家,出版人。本文原刊作者臉書,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