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是邪惡律師」,死刑辯護律師:背負社會壓力

2015-12-23 14:23

? 人氣

律師高烊輝出席「與死刑拔河」講座。(曾原信攝)

律師高烊輝出席「與死刑拔河」講座。(曾原信攝)

死刑廢除與否,一直是台灣爭議性議題,而為死刑犯辯護的律師往往遭社會撻伐、指責,這些律師表面堅強、內心卻承擔常人難以想像的沈重壓力,22日晚上哲學「非」星期五@台北與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特地邀請為死刑辯護經驗極為豐富的羅秉成、高烊輝與林俊宏三位律師,分享在承接死刑辯護過程中的心情故事。

不慎踏入 從此被稱為「邪惡律師」

20151223-SMG0045-041-與死刑拔河講座-林俊宏律師-曾原信攝.jpg
律師林俊宏自嘲,自從接了死刑案後,就被稱為邪惡律師。(曾原信攝)

在提到接觸死刑辯護的契機時,林俊宏不免先自嘲,「只要為死刑辯護,就會被稱為『邪惡律師』,在座的都是邪惡集團。」林俊宏也說當初並沒有想太多,便跳進去投入為死刑辯護,而在接手第一件案件時,被總共288份筆錄嚇到,甚至花了2個月才看完。

高烊輝也坦承,自己背負很大的社會壓力,且家人對廢死也有不同立場,「做這樣的事真的很累,我甚至答應我老婆從此不再接」,但是,案子接二連三的來,高烊輝也沒得拒絕,就一路堅持下去。高烊輝也無奈的表示,自從為死刑辯護後,上網搜尋自己的名字幾乎總是與死刑案件有關的擄人勒索、撕票等掛在一起。

案件全透過法扶轉介 領微薄薪水

高烊輝表示所有死刑辯護的案件都是由財團法人法律扶助基金會轉過來,「曾經有被告希望聘請我為辯護律師,但總覺得一旦收錢就會讓外界認為,死刑辯護律師都是為了高額獎金。」

羅秉成也表示,死刑辯護案件確實都由法扶轉介,律師不會私自接案,且為了考量社會觀感,避免被譴責浪費公帑,「就算有三個律師組成律師團,法扶也只付一位律師的薪水,其他兩位律師就算是做義工了。」

羅秉成:我們都在死亡邊緣掙扎

羅秉成表示,為死刑犯辯護就像是無罪推定原則,「你知道它違反人性,但那正是法律專業,律師應該要克制自己的私慾」。高烊輝也表示,不可能每件案件都是冤獄,「但是如果有疑點,為什麼不能接受律師協助?」

20151223-SMG0045-042-與死刑拔河講座-羅秉成律師-曾原信攝.jpg
羅秉成律師說,為死刑辯護就像是戰地記者,每天都在死亡邊緣掙扎。(曾原信攝)

羅秉成更將死刑辯護律師比喻為戰地記者、心臟外科醫師,「因為我們都在死亡邊緣掙扎」。高烊輝也說,接第一件死刑辯護時,覺都睡不好,「很害怕被告就在自己手上判處死刑定讞。」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