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馬習會後一個外省人的思考

2015-11-21 05:50

? 人氣

馬習會登場,兩岸領導人馬英九、習近平歷史性的握手。(顏麟宇攝)

馬習會登場,兩岸領導人馬英九、習近平歷史性的握手。(顏麟宇攝)

無可否認,馬習會是一場強震,事後的餘波盪漾,將深刻地影響今後兩岸、東亞、美國、以至國際未來的政治經濟秩序。為什麼如此?因為馬習會觸擊到台灣內部最敏感的統獨神經以及牽動了兩岸互動微妙的局面,而兩岸關係變化對於東亞、美國、日本的外交與海權有直接的影響,進而對中國的崛起與台灣的未來發展模式都將發生實質性的作用。由於事出突然,引起軒然大波,也由於事先沒有預警,各方在最初期的反應,都是最真實的,事後的整理則多屬包裝。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本文從一個外省人的角度描繪這個事件,儘量真誠地表述個人的感受與期望,說明我們時代的調性是如何因個人與族群意識的異同而展現出不同的特徵。

十一月三日,我一開始聽見我太太看新聞,說馬英九和習近平要在新加坡見面了,我心頭轟然一震,冒出的第一個感覺是:「終於來了,該來的,終於來了。」之後的幾天,世界似乎燒起來了,整個社會亂成一團,所有主要的國家都在不斷地反應。等到了十一月七日禮拜六,感覺好像是在辦喜事,到了下午三點鐘,從電視畫面中,真得看見馬英九和習近平從講台兩側走出,互相平視,微笑,握手,兩人攜手向前向左向右方轉動,讓台下百多名記者照相錄影,那八十一秒,我受到很大的衝擊。

一九四九年國共內戰,中國國民黨失敗,我父母從大陸逃到台灣,三十多年之後又從台灣逃到美國,父母先後在美國過世,我們家像許多的外省家庭,長年活於逃難的陰影之中,而我們留在大陸的親人更受到嚴酷的命運。在我中年時,忤逆父母的意思,從美國回到台灣,我不想再逃難,不想當移民,我想做中國人,我要面對我們的時代,斧鑊加身,亦無後悔。沒想到一九九零年回台灣以後,統獨藍綠風風雨雨二十五年,我中國人做不成,台灣人也沒做好。而今天居然看到我們這一代的代表人,國民黨及外省第二代的馬英九,能夠和中國共產黨建國的第二代人習近平見面握手,如夢似幻,回顧我們的時代,真是感動涕泣。唉!烽火中,國事如麻,國共同舟沉舟九十餘年,我們真得該和好了,至於政治上的統獨與變革,那是以後的事,慢慢商量。百年來中國內憂外患,天災人禍,我們幾代人內內外外折騰得夠了,幾千萬同胞死於溝壑,如今不管別人怎麼說、怎麼看、怎麼要求,咱們兄弟之間,別再鬧了,手背手心都是肉,同根生的,還要繼續仇恨撕殺嗎?我這麼說,就是那天我在看馬習會過程中的心情。之後,我從驚訝、歡喜、困惑到思索,這樣子歡欣又挾著對未來不可知的憂慮,到今天,一直在我心頭縈迴。

那時候,突然插演了一段戲中戲,周玉蔻在馬習會後馬英九總統主持的記者會上,不斷地呼問馬英九有沒有表達「中華民國」?周玉蔻是我同代的外省第二代人,二十年前她和郭冠英訪問張學良時,那麼樣地意氣風發。多年來,她或有政治立場的轉變,然而到生命的後期,她到底脫離不了時代加諸給我們的底色,做為逃離中國的中華民國的流民與國民,在面臨可能進入中華人民共和國或台灣共和國之時,心理上產生巨大崩裂的哀慟。她不斷地呼求「中華民國」、「中華民國」,那樣尖銳的聲音,甚至於是悽厲的呼喊,令我感到極度地刺耳,在異國的會場上,像是亡國的哀悼。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