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長聲專文:日本混浴的復興

2015-09-20 06:10

? 人氣

日本有著泡湯傳統。

日本有著泡湯傳統。

日本大力振興旅遊,各村有各村的高招,一招是混浴。不錯,拿我們中國人來說,特別是男士,聽了較為動容而神往的,無非藝伎和混浴,肥碩相撲不大有人看。

一百三十年前(1879),時當清末,王韜遊日本混浴過溫泉,寫道:「往浴於溫泉,一室中方池如鑒,縱橫約二丈許,男女並裸體而入,真如入無遮大會中。」比王韜早二十幾年(1853),水師提督彼理率美國艦隊敲開了日本國門,也目睹混浴:一個公共澡堂裡,男女滿不在乎地赤身裸體,混雜共浴,那光景使美國人對當地的道德心抱有不太好的印象。他不僅把這個東洋景用文字記述在《日本遠征記》中,而且有寫生畫為證。男女混浴,通俗文學的猥褻插圖,讓他認為日本人淫蕩。但見仁見智,似乎普魯士人比較說好話,例如艾林波伯爵,在美國人之後出使日本,說:男女老少共浴一池,起碼不發生醜事;不,可以說,入浴的人絲毫不注意男女性別。這好話卻說得有點過分,事實上1671年以後幕府屢頒禁令,理由就是「於風俗不宜」。有一位元藩主留下了筆記,說澡堂裡黑燈瞎火,時有男女行苟且之事。陋習改也難,明治以降各地也反復發佈禁止混浴令。當今東京都規定十歲以上男女不得混浴,其他地方也有限制十二歲以上的,但沒有罰則,混也就混了。

混浴也是一種風俗。
混浴也是一種風俗,沒什麼男女之異,就是別盯著人看。

日本多溫泉,在偏僻簡陋的環境裡自然形成了混浴的習慣。後來城市裡出現「錢湯」,花錢泡湯,就是澡堂子,沿襲舊習,江戶時代澡堂子男女混浴。到了三島由紀夫小時候,溫泉鄉男女混浴也不罕見;他生於1925年。而生於1907年的井上靖寫傳記小說,說小時候寄居在伊豆半島上的曾祖母家(那裡有一處地方叫三島,據說三島由紀夫的筆名源於此),經常跟讓他叫姐姐的年輕姑母在全村公用的溫泉混浴,他十來歲,在水花中看見姑母「白皙豐滿的裸體很耀眼」。過了四、五年,幾個女學生在溫泉裡洗浴,看見他過來,一齊發出驚叫,慌忙爬上來,趕快用衣物把她們的裸體包起來。其中一個穿好了衣服,走出去時掉頭沖他說:「色鬼!」那臉孔惡狠狠,口氣顯然滿含了責怪。他從此厭惡這女生,但也知道了,自己已經到了不能像過去那樣對女性隨隨便便的年齡。三島由紀夫說過,「羞恥心不是文明的問題,羞恥心的多樣性只不過是地理學上的多樣性」,看來這種話頂多有一半的真理。羞恥心不是一成不變的,隨著年齡或時代,遠遠比地理更易於變化。

什麼事物過去了,就可以名之為傳統,也就有了復興的大義名分,況且像三島由紀夫說的:「從西洋人看來無聊的東西統統廢止,從西洋人看來蒙昧的、怪誕的、不好看的、不道德的全部要廢止,這就是文明開化主義。從西洋人看來,浪花曲低級,特攻隊愚蠢,剖腹野蠻,神道無知簡單,要是全部否定了這些東西,日本還剩下什麼呢?什麼都不剩。日本文化不是從西洋人眼睛看來能判斷進步或落後的。因此,我們必須知道明治維新以來日本文化並沒有進步,已經到了該明白以為追在西洋後頭就是文化的荒謬的時候了。」

冬日泡湯最是享受。
冬日泡湯最是享受。

閑來翻閱兩本關於混浴的書,作者皆女性,或許這類書不宜由男人來寫。她們寫第一次混浴的心情:深深吸了一口氣,打開從脫衣處通往露天混浴池的門,像錐子一樣的視線盯住我全身,這種羞恥是女性瞭解混浴世界的洗禮。把怕被人看變成看人,心態一變,其樂也泄泄。然而,青森縣山裡有一處歷時三百多年的溫泉,混浴愛好者成立「保衛混浴會」,開展不要盯著女浴客看運動。據說還有人潛伏在池子裡,專等女性下湯來養眼,被稱作「鱷男」。其實江戶時代女孩家去錢湯,也有用兩個老太婆前呼後擁,以防性騷擾。混浴的全部意義在於混,與其設大防,分開來泡豈不更痛快?恐怕看總是要看的,但盯著看,在任何場所都是不禮貌。有意思的是這個「保衛混浴會」成員上萬人,全部是男士,莫非擔心把女性看跑了,他們也混不成。

某中國男士隨團旅遊,要求去混浴溫泉,見識一下日本文化,導遊笑盈盈說:那你們這一團男女混不混呢?

*作者為旅日作家。本文選摘自作者著作《長聲閒話:繫緊兜檔布》。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