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疫情最新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記者來鴻:「令人心碎」的一段美俄邊界

2015-09-07 09:33

? 人氣

記者來鴻:「令人心碎」的一段美俄邊界(BBC中文網)

記者來鴻:「令人心碎」的一段美俄邊界(BBC中文網)

白令海峽中的兩座小島,間隔只有兩英里,一個屬於美國,一個屬於俄國。冷戰鐵幕降下來了,但是,一道冰幕仍然難以踰越。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弗朗西斯.歐澤納指著牆上掛著的女兒麗貝卡(19歲)的照片說,「你看她膚色多白。這是我們家的俄國血統,我的曾祖父。她多漂亮,不是嗎?」

歐澤納是美國西部邊界小代奧米德(Little Diomede)島上的一位部落首領。她的家坐落在陡峭的小山坡上,從客廳窗戶俯瞰,兩英里(4公里)外狹窄水域的另一邊,是小代奧米德的姐妹島—隸屬俄國的大代奧米德島。

弗朗西斯說,「我知道我們有親戚住在那裡。老一代人越來越少了,問題是,我們對親戚一無所知。我們正在喪失自己的語言。我們現在講英語,他們說俄語。這不是我們的過錯,也不是他們的過錯。現狀真糟糕。」

弗朗西斯.歐澤納的親戚就住在兩英里之外俄國的大代奧米德島。

白令海峽地區的這些人仍然將自己看作一體,邊界添了不少麻煩。這條邊界是在1867年劃分的,當時,美國從錢囊空虛的沙俄手中收買了阿拉斯加。但是當年誰也沒把邊界當回事,兩個島上的人仍然來來往往。直到1948年,邊界突然關閉,蘇軍進駐大代奧米德島,平民被強迫搬遷到西伯利亞大陸定居。

弗朗西斯說,「要是能走向統一,會讓這裡許多人更安心。但是,我看不會實現。」

這個偏僻小島上的80名居民中人人都在俄國某地有親戚。20多年前蘇聯解體的時候,曾經出現一線團聚希望。

羅伯特‧蘇魯克也是小島上的一位部落首領,當時他曾經參加一次探險之旅,在西伯利亞東部的楚科奇自治區尋找失散的親戚。

羅伯特回憶說,「我們滑雪、坐著狗拉雪橇,每天能走20-25英里,總共去了16個村子。我在三個村子裡找到了母親這邊的親戚,還有她最親密的表妹!我和家人又團聚了!」

弗朗西斯的女兒更像俄國人

羅伯特的家也在小山坡上,就在弗朗西斯的家下面不遠。這裡沒有公路、沒有汽車,各家各戶通過小路、台階連接在一起。

羅伯特家裡,牆上貼著家人的照片,其中一張是他今年1月才過世的母親,另一張是另外一位俄國表親。書架上有一本學俄語的書。掛著的外套、長槍當中,還有一頂原來蘇軍士兵送給他的老式紅綠兩色軍帽。

另外還有一張照片,是當年羅伯特在精銳部隊「愛斯基摩軍團」任中士時拍攝的。現在他已經退役,一項工作是觀察俄國方面的惡意活動。

他說,「我們可以看到他們的船艦、直升機。在俄國島嶼的北面有一個軍事基地。我們乘船出海捕魚,如果靠俄國島嶼太近了,對方可能會鳴槍警告、或者大聲喊話讓我們後退。」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