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蜂蜜檸檬
  • 中國危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敘利亞難民危機》遠親不如近鄰、遠水救不了近火……阿拉伯國家做了什麼?

敘利亞難民潮。(美聯社)

敘利亞難民潮。(美聯社)

歐洲正面臨二戰以來最嚴重的難民/移民危機,難民的困境也藉由一張因渡海而溺斃於土耳其沙灘的敘利亞男童亞藍.庫爾迪(Aylan Kurdi)的照片昭然若揭,一時間,世人在責備歐洲國家之餘,人們也不禁質疑:波斯灣不是有好幾個富裕的產油國嗎,它們為敘利亞的難民做了些什麼?

2011年初敘利亞內戰爆發以來,400萬難民潮嚴重衝擊周邊國家,尤其是土耳其、約旦、黎巴嫩,它們收容難民的能力幾乎已被逼到極限。的確,西方國家應該提供更多的援助;然而更應該被批評的是,6個並未接納敘利亞難民的波斯灣國家:卡達、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沙烏地阿拉伯、科威特、阿曼、巴林。

阿拉伯富國收容多少難民?零

《華盛頓郵報》報導,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組織執行長羅斯(Kenneth Roth)在推特上寫道:「猜猜看,沙烏地阿拉伯和其他西亞國家接收多少難民,答案是零。」並放上一張沙烏地阿拉伯如何對待難民的漫畫:自築壁壘卻令歐盟敞開大門。

美國布魯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ion)研究員哈提布(Luay Al Khatteeb)也在推特上放上統計圖表,指出中東國家收容的難民數:土耳其180萬人、埃及13萬3千人、伊拉克24萬7861人、約旦62萬8427人、黎巴嫩120萬。然而卡達、科威特、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卻一個都沒有。

擁有大量資源、富有的阿拉伯國家表現令人格外驚訝,政治評論家卡塞米(Sultan Sooud al-Qassemi)觀察,這幾個阿拉伯國家有世上最高的軍事預算、最高品質的生活水準,尤其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過去歷史也不乏接受其他阿拉伯國家人民,進一步變成公民。

這些國家其實不完全是旁觀者,為了變更階級,一些在沙烏地阿拉伯、卡達、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和科威特的人也涉入敘利亞衝突,扮演金援和軍援的角色,組成對抗敘利亞總統阿塞德(Bashar al-Assad)的軍隊。

許多網友也在社群媒體上要求這幾個國家採取行動,過去一周,推特上的阿拉伯文標籤(hashtag)「#welcoming_syria's_refugees_is_a_gulf_duty」(接納敘利亞難民是波灣國家的任)被轉推超過3萬3000次。

敘利亞人難以取得阿拉伯國家簽證

再者,6個國家沒有一個是聯合國1951年《難民地位公約》(Convention relating to the Status of Refugees)的簽約國,該公約定義誰是難民、難民有何權利,也規範簽約國保護難民的責任。因為敘利亞人進入其他國家必須有簽證,但是由於目前局勢緊張,很難獲得核可簽證。

儘管社群網站上呼籲聲浪不斷,但阿拉伯國家未有絲毫動搖,從雇用勞工看來,他們仍傾向聘雇東南亞國家和印度的移工,特別是無需具備特別技術的工人。當非阿拉伯國家佔據技術好、中階的勞動力,例如教育和醫藥領域。沙烏地阿拉伯和科威特支持事業國有化,特別優先找尋當地的人才,非原生居民即便不可能獲得國籍,仍努力工作、創造穩定生活。

軍事預算1000億 救援難民預算僅10億 

如同歐洲國家,涉及安全和恐怖份子疑慮,沙烏地阿拉伯和鄰國也害怕接收大批難民。目前波斯灣國家對難民的金援約在10億美元以下(美國捐贈40億美元以上)。與沙烏地阿拉伯與阿拉聯合大公國一年投入戰爭的大筆經費相比(2012年的軍事預算約1000億美元),根本微不足道,外界也批評策略錯誤。

新聞網站《跨時》(Quartz)主編葛許(Bobby Ghosh)指出,理論上,比起敘利亞周邊貧窮國家,波灣國家有較好的能力處理大批敘利亞難民。

波灣國家有能力快速地建造避難所,在杜拜(Dubai)、阿布達比(Abu Dhabi)、利雅德(Riyadh)興建摩天大樓的大型建築公司,絕對可以為難民興建棲身之所。沙烏地阿拉伯有足夠的專業經驗來管理大批移入的難民,因為每年約有數百萬穆斯林會湧入麥加朝聖(Mecca),同樣的管理方式當然可以用於人道用途。

除了冷漠和政治因素,沒有其它理由能形容波灣國家的態度。專欄作家卡塞米說:「波灣國家必須了解,此時此刻,它們應該改變關於敘利亞難民危機的政策,這是道德倫理問題、責任問題。」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