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國民黨不會認為自己需要反省

2015-08-17 06:30

? 人氣

馬政府公布民調數字指人民對生活品質滿意,混然不知民怨從何而來。(圖為馬總統出席蘆葦之歌放映/林韶安攝)

馬政府公布民調數字指人民對生活品質滿意,混然不知民怨從何而來。(圖為馬總統出席蘆葦之歌放映/林韶安攝)

馬政府執政近八年,人民怨聲載道,馬英九卻屢次氣定神閒,引各種數據證明國民黨統治良好。日前國發會甚至發布民調,聲稱高達八成以上民眾滿意目前生活品質、高達七成二滿意目前勞動條件與工作環境。主計總處跟着公布2014家庭收入調查,表示貧富差距連續五年縮小,創下歷史新低。以上「驚人」數據,明明不符多數民眾感受,馬英九們為什麼「照幹不誤」,如同課綱微調案,完全不在乎民眾感受?

很簡單,全世界不透明並缺乏制衡的政府都擅長玩弄數據,替自己背書。中共三面紅旗及北韓大飢荒,餓死千萬百萬人,官方報告及官媒報導依然「形勢一片大好」。那些一直要求國民黨反省,或批評馬政府欠缺反省能力的人,恐怕都忽視了,馬英九們其實不是欠缺反省能力,而是根本不會認為自己做得不好,需要反省。

善於玩弄數據,替自己劣政背書或辯護的一群人,也必然善於把一切壞事賴給反對黨(如馬英九把阿扁當「提款機」)或黨內異己(如馬英九賴給王金平)。即使洪秀柱不小心說了實話,稱:「如果執政黨做得好,那今天也不會顧人怨,就要換我(而不是蔡英文)躺着選了!」但她從四月投入選舉至今,哪一件壞事不是都賴給民進黨、賴給蔡英文,宣稱「全部不是國民黨的錯」,和馬英九一個樣?

有兩種自衛機制讓國民黨只卸責於人而不必反省。一種是政治上「死不認錯」的機制。《1984》作者歐威爾說:「我們都知道什麼是錯的,但當我們終於被證實是錯的時,我們會毫無顧忌的扭曲事實,以顯示自己是對的。」一般人為自己錯誤辯護,頂多是為了脫困或卸責。而政客、政府、政黨不同,他們不只要脫困或卸責,還要把所做壞事說成好事、錯的說成對的,完全混淆是非及真相。馬英九不斷引用數據、國發會發布民眾生活滿意、主計總處發布貧富差距歷史新低等等,都是馬政府一整套自衛機制的一環。

另一種是尼布爾提出的「群體比個人更不道德」機制。尼布爾發現,個人可以成為道德的人,集團或群體中個人則缺乏這種道德理性及自覺,沒有「同理心」,比個人更難克服自我(我群)中心主義。於是,群體的道德必然低於個體,並把群體自私及個人自私匯為群體自利,連原本好的個人「利他」主義也被扭曲成「利群體」主義。其結果,群體行為比個體行為更從低級衝動出發,形成「群體比個人更不道德」現象。

群體比個人更不道德的最新例子,一是:某美國學者撰文批評民進黨,國民黨立院黨團立即召開記者會,指蔡英文採取「僱用暴民的聚眾滋事手法,資助太陽花學運、反課綱學運」、「學生佔領政府部門是典型的中東IS恐怖」、「美國憂心蔡英文當選,台灣未來會IS化。」國民黨明知該美國學者的指控並非事實,但他們仍然「像煞有介事」「加油添醬」的拿來抹黑民進黨、抹黑學生,如同不久前他們指責學生是紅衛兵、蔡英文是毛澤東一樣。如果不是政黨使人不道德,一個正常人會無聊到泡製一些既不足自欺更不足欺人的謊言來「欺騙」選民嗎?

其次,洪秀柱針對宋楚瑜表示有「戀國民黨情結」,批評道:「愛不是掛在嘴上,愛國民黨要用行動表示。但我們很遺憾發現,好像不是這樣。」她稍早前也說:「宋省長做為國父孫中山及前總統蔣經國的信徒,應該非常愛護國民黨。但看到現在的他,我有點不認識。」這些話也是政黨使人(她)不道德的例子。試問,主張一中同表、不能說中華民國存在的人,對得起國民黨嗎?愛馬金體制這個黨,配稱為孫中山、蔣經國的信徒嗎?難道洪秀柱認為當年孫中山憤於國民黨墮落,起而另組中華革命黨,也是背叛國民黨嗎?

政黨的不義天性使政黨中個人的正義消失。把公投門檻提高到變成能看不能用的「鳥籠公投」,是國民黨立院黨團的傑作。阻擋十八歲公民投票權,也是國民黨立院黨團的傑作。國民黨立院黨團和馬英九、洪秀拄們其實不是欠缺反省能力,而是根本認為自己做得很對很好,不需要反省。他們的不反省及「死不認錯」是政黨習性,越大及越老的政黨越是如此。

如何改變這種絕望狀況?民主國家的途徑是透過選民手中選票,讓政黨再輪替。用歐威爾的話說,是以「冷硬的現實」來改善狀況。用美國開國聯邦黨人的話說,是「以野心來對抗野心」。至於蔡英文強調「只有選民用選票再教訓國民黨一次,他們才會覺醒」,這是無效論述,因為政黨沒有道德意識,不會覺醒。當年阿扁急獨把民進黨搞到幾乎亡黨,民進黨何曾覺醒,2012年蔡英文不是又重蹈覆轍嗎?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