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擺脫社福預算無窮的「恐怖思維」

2015-07-11 05:30

? 人氣

財源有限,該檢討的豈止是老人福利。(網路圖片)

財源有限,該檢討的豈止是老人福利。(網路圖片)

台北市長柯文哲日前打算將台北市老人福利設立「排富」門檻,因為考量到「分配正義」,社會福利的發放不應該是齊頭式的平等,而是要發給真正有需要的人。此外,他也提到「世代正義」的概念,意思是說社福的總數是固定的,不應該只是將預算集中在某個世代,也要考慮把錢留給下一代,例如分配到育兒和教育等方面。 

在中央政府債務餘額超越五兆,而財政持續出現赤字的情況下,其實不只是老人福利,全台的社會福利都應該要拿出來做檢討與改進。社會福利的目的是政府對於弱勢團體或經濟上遇到困難的人,提供金錢上或物質上的幫助,以確保他們的生存、生活品質和發展機會,結果將對社會整體有益。此外,好的社會福利政策也可以幫助縮減貧富差距,減少各階層的摩擦。在這樣的概念下,我們便可以檢視如何改進現有的社會福利制度。

 社會福利所提供的方法有選擇式和普及式。選擇式是以個人資產狀況做為篩選條件,簡單來說,也就是設立「排富」的門檻,運用資源在真正有需要的人身上。普及式是以需求的群體或地區為標的,全面性地發放社會福利。柯文哲曾提到「發給郭台銘和許文龍一千塊有什麼意義?」。一般來說,資產和收入上較弱勢或突然遭遇經濟困難的人,他們的平均消費傾向會較高,收到一千塊後,幾乎會拿來作消費。比較富有的人,他們的平均消費傾向會較低,也就是收到一千塊後,不會特別因此而多做消費。所以在若干的社會福利上,採用選擇式的「排富」,不但讓政府的移轉性支付更有效益,還有助於改善政府的財政狀況。然而,並不是所有的社會福利都可以採用選擇式的方式。如果有些社會福利需要採行普及式的時候,也可以考慮在貧富差別方面,多研擬一些可行的方案,讓貧困的人得到較多的利益或付出較低的成本。透過政府的運作,將財富做適當的重新分配,減少貧富之間的差距。

近年來,台灣的經濟成長並沒有大幅的增長,但社會福利卻是越來越多。從有的沒的津貼和補助、全民健保到近日通過的長照法,政府支出越來越龐大,但稅收卻沒有相對應地去規劃。像是長照法,先是決定要做了,才胡亂地把一些房地合一稅等稅收當作財源。政府不先檢討既有社會福利的需要與否,以及考慮納入「排富」門檻以空出預算,就不斷地推出新的社會福利政策來討好選民。台灣不像希臘,財政出了問題,還可以向歐盟、歐洲央行和IMF要求援助和拖延還款。即使像希臘,現在如果不提出削減福利的財政革新方案,也不再獲得「三巨頭」的繼續支持。台灣不能也不該「希臘化」,而是應該要謹守財政上「量入為出」的原則,不要「寅吃卯糧」,將債留給下一代。

經濟學提到「資源有限、欲望無窮」,所以要將資源做最有效率的運用。然而,台灣在選舉時,候選人總是認為「選票有限、預算無窮」,因而濫開選舉支票,導致各級政府的財政陷入困境。希望柯文哲提出的這項改革理念,將來不只用在老人福利,也用在各項社會福利上,並能引導各縣市仿效。

*作者為經濟小說作者,曾出版《肯恩斯城邦:穿越時空的經濟學之旅》,2000年開始投身於金融界,曾任職美林私人銀行,擔任首席副總裁。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睿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