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建一觀點:台灣只有「統不統」,沒有「獨不獨」

2018-10-21 06:50

? 人氣

「當我們不統的立場愈清楚,外國政府就愈容易和我們親近,我們就愈不會被孤立;至於我們內部則應檢討相關機制,嚴格地監督向北京拋媚眼的菁英,若有違法之處就應隨時依法加以制裁或譴責⋯⋯」(示意圖,顏麟宇攝)

「當我們不統的立場愈清楚,外國政府就愈容易和我們親近,我們就愈不會被孤立;至於我們內部則應檢討相關機制,嚴格地監督向北京拋媚眼的菁英,若有違法之處就應隨時依法加以制裁或譴責⋯⋯」(示意圖,顏麟宇攝)

--民主是時代趨勢  不統是理性務實--

解嚴後台灣的社會力隨著民主的腳步日漸解放,人們開始關心公共議題;但不同陣營間經常針鋒相對、打死不讓,鮮能在理性光輝的沐浴下獲得共識。而台灣社會明明就住著一大群受過良好教育、見過世面的文明人,大家待人都很和善,縱有個人間的爭執,也常會替對方設想而退讓三分;可是為什麼在面對公共議題時,卻總是雞同鴨講地找不到交集。

大家吵得最久、鴻溝最深的議題首推「統獨」,這個爭議混淆了種族和國家的認同外,更有以往的執政黨或個人是否合法正當地占有既得利益,或執政當局是否曾有些不公義的行徑等糾葛,本來就很容易牽動不同陣營人的情緒;若有人再加以撩撥而導向意氣之爭時,大家就很難冷靜地用理性面對問題。但這議題已吵得已夠久,兩岸的來往也夠多,我認為願意用理性面對歷史糾葛的人,已愈來愈多;因此若能好好地剖析「統獨」背後真正的爭議,讓更多的人能看清楚客觀事實,讓大家儘量在同一個平面上討論問題,也許是文明人可以做的事。

我認為民族和國家間認同混淆的部份,比較容易用說理的方式解決。無論你自認為是漢民族、南島民族、大和民族、或白種人的後裔,或很多台灣人自認是混血兒都沒有關係,我們的出生都是歷史偶然所造成與自身意願無關;但如今享有自由民主的台灣人,成年後都可以依個人的選擇變成美國人、荷蘭人、日本人、或中國人等,這是人人都懂的道理,我在《覆巢之下無完卵,如果你是鳥呢?》一文也有所闡明。再放眼全球自由民主國家,那一個不是多民族的熔爐?許多台灣人的家族也都混有外國籍的親戚,不是嗎?所以民族和國家認同可以不同一,可以分開來討論,應該不是太難理解的事情才對。直白地說,縱使你是純漢民族後裔的台灣人,對要不要回歸祖國這件事,若從個人層面而言,你大可自行做主隨時入籍中國;但若以台灣整體而言,自然得依民主程序獲得大多數人的同意才行。

我認為每一位想留在台澎金馬自由土地安身立命者,都應該是贊同民主洪流、反對專制獨裁,而主張「不統」的人;不統的陣營雖含括傳統「台獨」的群眾,但卻不等於「台獨」陣營。當今台灣不時面對中國強勢的霸凌,就連歐美大型的企業、或瑞典、英國政府都難倖免的情形下,台澎金馬以往的「統獨」爭議,目前很明顯地已轉化成「統或不統」的問題而已。在過去中國根本不是「咖」的時候,大家還有模糊的空間去談如何建立新而獨立的台灣國,如今物換星移中國已強勢崛起,想併吞台灣之心昭然若揭,而不想回歸祖國的人只能務實地設法維持「不統」的現狀;我認為獨派應認清客觀事實與時俱進,這時骨子裡如果還在想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的話,那只會增添不統陣營的困擾。更清楚地說,這等於是反過來替統派舖路,打擊其他想要保住自由民主的台灣人;俗話說:「偃苗助長」不就是這個意思?

20181005-聯合國旗幟。(圖/多維提供)
「我認為獨派應認清客觀事實與時俱進,這時骨子裡如果還在想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的話,那只會增添不統陣營的困擾。」(資料照,多維提供)

澄清民族和國家認同混淆的部份後,若將焦點對準島內菁英實際的政商利益和歷史恩怨時,我認為這部份就不是說理可以解決。以這層面而言,爭辯統不統本身其實不是最終目的,說穿了只是大家爭權奪利的工具罷了,而且很多菁英的重心在北京關愛的眼神,不在台灣的公共福祉;大家冷眼看看蔡政府各項改革所掀起的種種風波,就不難理解,我甚至懷疑台大校長選舉的爭議,也是如此。當人執迷於私慾而堅持己見時,理性思考的功能早以關閉,私慾使人對眼前客觀的事實視而不見,而且言不由衷;這樣的人很難用理性溝通,利益愈大溝通的可能性愈低。理論上,這種狀況除了強有力的監督或壓制外,就只能寄望當事人良心發現,害怕造孽太深而鬆手。

人是靈肉所混成,肉身的慾求是順從自然的法則,也就是說那邊滿足慾求的力量大,就會往那邊靠;這時只有自身的靈性和外界的監督才有抗拒的力量。例如當我們明知做某事絕對不會被揭穿的話,那只有我們的靈性或舉頭三尺的神明,可以幫肉身踩剎車;但若明知有人盯著看,或事情告一段落後會有其他的行家來檢視過程或成果時,情況就大不相同,這時絕大多數人都會按部就班、規規矩矩地做事。所以在民主法治社會裡,凡涉有政商利益的事就有監督機制,正是這個道理。

台灣因發展民主的時間太短,公共事務的監督機制並不健全,政府內部的監督機制大家有目共睹、不必多說,只能期待逐步地改善;至於大眾傳媒、研究機構、民間社團也因派系分明,往往只有立場而沒有是非。我覺得台灣公共議題的辯論,因充滿各種居心叵測的資訊,致經常模糊焦點而找不出共識;像「統獨」爭議中「台灣是不是個獨立的國家」這種假議題,居然到現在還經常被人拿出來說嘴駁火,一直和「台灣要不要和中國統一」的關鍵問題混在一起,就很教人氣短。

若依客觀事實來判斷,台灣早已是個獨立的國家;過去70多年來不管你是否喜歡執政者,台灣一直都是獨立自治的國家,不曾是任一國家的殖民地。現今國際社會承認台灣的國家不多,是因為解嚴前掌權者不願割捨所造成,是我們自己錯過歷史潮流所致;當前則明顯地是出於中國強力的打壓。我是經濟部的駐外人員,雖都派在沒有邦交的國家服務;但我都大大方方地自稱是來自台灣的外交官,別人承不承認我的身份是他家的事,我是什麼就是什麼,自己怎麼看待本身最重要。台灣社會自己票選總統都選過好幾屆,迄今內部仍在爭辯「是不是個獨立國家」這個歷史遺緒,是不是太落漆?太沒自信?請問你在全球走透透時,你是希望外國人把你當作台灣人,還是中國人?

我認為台灣內部應立即擱置「統獨」這種與事實背離的爭議,而單獨聚焦在「統或不統」的選項就好。設若我們都能團結在「不統」這面旗幟下,齊心協力地對抗強大的中國,這時「一中」已不在心中,請問還需爭辯「九二共識」、「一中要怎麼表」嗎?若地表上的國家都清楚地認知台灣和中國不是同一個國家的話,那我們還要浪費精力去斤斤計較國名若太類似,外國人會分不清楚的問題嗎?試想我們在考試的榜單上就算看到姓名相同的人,我們會因而分不清楚誰是誰嗎?

所以主張不統的台灣人在主觀上,不但要認為台灣跟中國早已是各自獨立的國家外,並應隨時大聲地對外表述;最重要的是我們要堅持民主自由的體制,如此與我們理念相同的國家自然會站在台灣這邊。全球的民主國家都不願見到台灣被中國併吞,因為無論是從經濟或軍事的觀點去看,台灣被併入中國版圖後,台灣海峽就變成中國的內海,外國的商船、漁船或軍艦就不能如今日般自由地通行,除海運貿易成本立即增高外,南海諸島的歷史爭議也將更形激化、危及區域安全。

遼寧號在東海與台灣海峽一帶進行演練。
「全球的民主國家都不願見到台灣被中國併吞,因為無論是從經濟或軍事的觀點去看,台灣被併入中國版圖後,台灣海峽就變成中國的內海⋯⋯」圖為遼寧號在東海與台灣海峽一帶進行演練。 (資料照,取自國防時空)

我覺得主要的民主國家尤其是美日兩國對台灣的戰略地位都了然於胸,他們絕不會坐視台灣被中國任意地併吞,對此外國政府不便明言,然心中都有默契,我們只要自立自強不要自亂陣腳,國際間基於共同利益而站在我們這邊的朋友,其實不會少;當我們不統的立場愈清楚,外國政府就愈容易和我們親近,我們就愈不會被孤立;至於我們內部則應檢討相關機制,嚴格地監督向北京拋媚眼的菁英,若有違法之處就應隨時依法加以制裁或譴責,我認為這才是以拖待變的最佳策略。

*作者為駐荷蘭經濟組組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