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灣跳出世界 一場六十年的舞

2015-05-30 23:00

? 人氣

無垢舞蹈劇場藝術總監林麗珍(來源.金成財)

無垢舞蹈劇場藝術總監林麗珍(來源.金成財)

無垢舞蹈劇場藝術總監林麗珍,今年五月在靜岡2015富士山世界演劇藝術節首演後,有名日籍女子前來與她相認,未開口已淚如雨下。她說,「我是一名舞者,看了妳的舞蹈,我決定重新開始跳舞。」語畢,林麗珍與她相擁,足足2分鐘之久。「她一定碰到了困難,一個舞者用了一輩子去學習,卻要放棄最愛的東西,有說不出來的痛在心裡。」

時間回到33年前,32歲的林麗珍宣布解散自己的舞團,當時,她已經是國內知名的編舞家與服裝造型設計師。28歲開始發表個人舞展的她,一邊在長安女中教舞蹈,連續5年都為學校贏得冠軍。從劇場到電影圈都有表現,其中電影《搭錯車》的插曲、蘇芮演唱的〈一樣的月光〉MV中,全身塗滿金粉的舞者何篤霖,就是林麗珍所設計。

那段時間,林麗珍因為孩子的出生,加上舞團面臨經營困難而疲累不已,尤其1982年的舞作《我是誰》發表過後,她更感覺儘管舞蹈技巧再好,卻仍然跳不進心裡。不僅如此,年輕時倚賴爆發力跳舞所造成的舊傷,更告訴她一定要停下來。

原來,林麗珍從小就知道要順著心性走。她愛畫畫也愛跳舞,對她來說,跳舞就是把身體當成畫筆,把空間描繪出來。走上舞蹈之路,是林麗珍力爭來的。12歲那年,父親因腦溢血驟然離去,母親一肩扛起家計;初中畢業她依母親意願就讀金甌商職,卻在中山堂看了保羅泰勒舞團的演出,第一次感受舞蹈的偉大。歷經家庭革命,林麗珍轉到當時五年制的中國文化學院舞蹈科,從此展現驚人的編舞天分。

畢業後她跳舞、教舞十多年,而後沈潛7年。休息期間她和導演虞戡平到布農族部落進行田野調查,看到原住民的生活中處處是儀式,她看見部落有高度社會次序與文化傳承,卻因漢人的強行進入而解構。「文化認同非常重要,知道自己哪裡來、哪裡去,文化才能加分,不管別人怎麼批判,都會因內在的安穩而豐厚。」

過去她所學習的舞蹈,以西方芭蕾為基礎,然而,林麗珍體認若不調整,永遠跟隨西方文化,再怎麼努力還是別人的影子。

1995年,無垢舞作《醮》在國家戲劇院首演。幽暗舞台上,飾演新娘的舞者全身抹白,僅以一塊繫於臀部的紅色桌圍裸身出場,舉座譁然;深沈空緩的美學形式,開創台灣儀式劇場之先河。2009年的《觀》,是林麗珍醞釀近十年之作,去年再度於國家戲劇院演出,這一批跟了十年以上的舞者,完美呈現圓熟顛峰之作。

今年五月,《觀》在「日本富士山世界演劇藝術節」演出,這是播種於兩年前的演講邀約,當時日方只提供一張機票,但林麗珍一口氣帶了6位舞者前往,讓演講現場變成工作坊,也因此無垢才在今年獲邀演出,震撼日本藝文界。

紫藤廬藝文茶館的主人周渝回憶,30多年前她初識林麗珍,當時鄉土文學在台灣才剛萌芽,尋根聲浪不絕於耳。他曾詢問林麗珍的看法,「根不是可以去找的,而是在做中、在行動中自然發現。」林麗珍向來自稱從事劇場的人是一群拙夫,是做手工的人,20年來,她帶著一群認分、認拙的孩子,在緩行中慢舞,用三個世界級的作品,回答了這史詩式的大探索。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商業周刊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