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喉案》苗博雅:死刑之於極端犯罪,猶如符水之於癌症

2015-05-30 20:55

? 人氣

北投校園割喉案受害女童30日不治,榮總醫師哽咽說明搶救過程。

北投校園割喉案受害女童30日不治,榮總醫師哽咽說明搶救過程。

北投女童割喉案,再度挑動台灣社會關於死刑應否廢除的爭議,也讓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廢死聯盟)再度成為眾矢之的。廢死聯盟法務主任、社會民主黨台北市立委擬參選人苗博雅,也在臉書PO文,討論台灣社會近年來的噩夢──隨機殺人事件,提供另一個思考的面向。

苗博雅指出,隨機殺人案件的加害人,展現了人性最黑暗、殘虐、恐怖的一面,面對這樣的「怪物」、「惡魔」,人們立刻想到的就是「除掉他」,用剝奪生命的手段遂行終極排除的目的。然而,除了殺掉怪物之外,人們真的在乎「怪物是怎麼被養成的」嗎?

日本法務省曾經針對61件隨機殺人案進行研究,其中22件(42.3%)動機是「對自己的境遇不滿」,10人是「對特定人士感到不滿」,9人是因為「自認無法在外生活而想要坐牢」,6人是「想自殺、想被判死刑」,5人是基於有殺人的慾望。

台灣呢?苗博雅指出,從台南湯姆熊隨機割喉案、北捷隨機殺人案的判決,以及此次台北小學隨機割喉案的媒體報導,可發現三位被告的共通點是「對未來喪失希望」。在社會不公、貧富差距拉大、生活看不到希望的環境下,就會有承受不住的魯蛇自認未來毫無希望而爆發,有些傷害自己(例如自殺),有些就去傷害別人,尤其是傷害比自己更無助、弱小的人。

苗博雅指出,鄭捷一審被判了4個死刑,但政府其他該做的事做了嗎?採取任何積極的防範隨機殺人事件的措施了嗎?或許政府認為,反正大眾最關心的是判死刑,只要判死刑讓大眾滿足了,其他事情沒做也不會有人不滿。死刑之於極端犯罪,猶如符水之於癌症,只是讓人心安。

苗博雅認為,極端的犯罪顯示社會生病了,但輿論喝下死刑的符水之後,往往就忘了要尋求真正的解方。反對廢除死刑的民意號稱有八成,如果這八成的民眾用同樣的力氣關心社會結構、關心貧富差距、關心社會階級流動、關心社會福利,那麼台灣真的就不用再擔心因為人生無望而發生的極端犯罪事件。

苗博雅臉書全文

有時候,我真的希望自己是錯的。

台南隨機割喉案、北捷隨機殺人案向來是死刑演講的必問題。還記得有次演講,說明完這兩個案件後,我繼續談了幾個日本的隨機殺人案,接著,我感到很沈重,繼續說了:

「從日本的經驗看來,如果社會結構不改變,只訴求死刑,絲毫無法解決問題。或許我這樣講太過悲觀,但我認為,類似的事件在台灣很可能會繼續發生,而所有人都有可能受害」。

我真他X的希望自己是錯的,如果我是錯的,如果死亡真的能夠震懾瘋狂,就不會再有下一個受害者了。

下午看到新聞時,感覺非常難受。除了無辜的孩童受害之外,台灣的學童和家長也同時被巨大的恐懼陰影籠罩,還有哪裡是安全的呢?

隨機殺人案件的加害人,展現了人性最黑暗、殘虐、恐怖的一面。他們犯案時沒有憐憫、沒有同情心,沒有展現一絲一毫我們認為人類應該要有的品質。因此,他們被認為「不是人」。面對這樣的「怪物」「惡魔」,我們立刻想到的就是「除掉他」,用剝奪生命的手段遂行終極排除的目的。然而,除了殺掉怪物之外,我們真的在乎「怪物是怎麼被養成的」嗎?

每個嬰兒出生時都像天使一樣純潔可愛,每個孩子身上都有人性的純真和溫暖。為何長大後有些天使淪落成為惡魔?

根據日本法務省的研究,61件隨機殺人案中,有22件(42.3%)動機是「對自己的境遇不滿」,10人是「對特定人士感到不滿」,9人是因為「自認無法在外生活而想要坐牢」,6人是「想自殺、想被判死刑」,5人是基於有殺人的慾望。

而台灣呢?從台南湯姆熊隨機割喉案、北捷隨機殺人案的判決,以及此次台北小學隨機割喉案的媒體報導,可發現三位被告的共通點是「對未來喪失希望」。

在新自由主義的肆虐下,我們有前1%的溫拿,也有PR值1的魯蛇。在社會不公、貧富差距拉大、生活看不到希望的環境下,就會有承受不住的魯蛇自認未來毫無希望而爆發,有些傷害自己(例如自殺),有些就去傷害別人,尤其是傷害比自己更無助、弱小的人。

日本的法務省的研究,對於防範隨機殺人事件給了兩大建議:

1. 對於有前科者給予正確的處遇
2. 整體社會政策方針:例如穩定就業,讓所有人都可以依據其意願發揮能力;對精神障礙者給予正確處遇,消除對精神障礙者的偏見和歧視,使其有機會得到治療並康復;對於自殺高危險群進行自殺防治輔導。

鄭捷一審被判了4個死刑,請問我們的政府其他該做的事做了嗎?採取任何積極的防範隨機殺人事件的措施了嗎?

或者,反正大眾最關心的是判死刑,只要判死刑讓大眾滿足了,其他事情沒做也不會有人不滿。

死刑之於極端犯罪,猶如符水之於癌症,病入膏肓時不論喝不喝符水都對病情沒幫助,符水只是讓人心安。

極端的犯罪顯示社會生病了,但輿論喝下死刑的符水之後,往往就忘了要尋求真正的解方。反對廢除死刑的民意號稱有八成,如果這八成的民眾用同樣的力氣關心社會結構、關心貧富差距、關心社會階級流動、關心社會福利,那麼台灣真的就不用再擔心因為人生無望而發生的極端犯罪事件。

去年521我在臉書上寫下這一段話

「如果社會對於底層暴力犯罪的的想法,不是去尋求真正對症下藥的解方,而是期待以處死更多人來預防此類犯罪,卻一邊鼓勵、默許政商結構擴大社會不公,那麼,類似的悲劇會不斷重演,越演越烈而台灣人民不分支持死刑或反對死刑,都一起受害。」

還記得北捷隨機殺人事件當天,看到臉書上「有人在捷運殺人」的消息傳開,我立刻感到一陣緊張。我的家人、朋友,我所關愛的人,都有可能是受害者。

我不願我深愛的家人、朋友成為隨機殺人事件的受害者;我知道死刑無法解決問題只會製造更多的問題。

因此,我投入社會運動,我主張、支持各種舒緩貧富差距、增加社會階級流動可能性、健全社會安全網的政策,我希望讓社會底層有機會喘息,有機會保留一絲希望。

我希望透過制度改革,讓台灣成為人人都有機會幸福、尊嚴地生活的國度。

如果只有殺,可是卻沒有阻斷養成怪物的路徑,那麼悲劇還是會源源不絕。而更令人憂心的是,「殺人」彰顯的「終極排除」所滋養的弱肉強食文化,所揭示的「無用的垃圾就沒資格活在世上」的價值觀,或許,正是讓天使墮落成怪物的淵藪。

日本法務省的研究報告有這樣一段話
「無差別殺傷事犯者は,無職,家庭不和,住居不安定等の犯罪リスクが高い者が多く,こ れらの犯罪リスクが凝縮されていることが,無差別殺傷事犯につながっていると考えられ る。また,交友関係,異性関係も希薄であり,社会的に孤立していることが無差別殺傷事 犯者の特徴であって,孤立した上で偏った思考等が先鋭化し無差別殺傷事犯に至っており, 孤立を防ぐことは無差別殺傷事犯を防ぐ上で重要な意味を持つと考えられる。 」

上述問題,必須透過整體的社會、就業、經濟、文化、教育政策改革,才有可能革除弊端。我們必須拋棄「排除」「隔離」「切割」的文化,讓每個人都能肯定自己的價值。死刑,正好是反其道而行的政策。

討論真正的問題,才可能解決問題。

日本法務省《無差別殺傷事犯に関する研究》
http://goo.gl/f0YGjh

喜歡這篇文章嗎?

風傳媒綜合報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