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喉案》苗博雅:死刑之於極端犯罪,猶如符水之於癌症

2015-05-30 20:55

? 人氣

北投校園割喉案受害女童30日不治,榮總醫師哽咽說明搶救過程。

北投校園割喉案受害女童30日不治,榮總醫師哽咽說明搶救過程。

北投女童割喉案,再度挑動台灣社會關於死刑應否廢除的爭議,也讓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廢死聯盟)再度成為眾矢之的。廢死聯盟法務主任、社會民主黨台北市立委擬參選人苗博雅,也在臉書PO文,討論台灣社會近年來的噩夢──隨機殺人事件,提供另一個思考的面向。

苗博雅指出,隨機殺人案件的加害人,展現了人性最黑暗、殘虐、恐怖的一面,面對這樣的「怪物」、「惡魔」,人們立刻想到的就是「除掉他」,用剝奪生命的手段遂行終極排除的目的。然而,除了殺掉怪物之外,人們真的在乎「怪物是怎麼被養成的」嗎?

日本法務省曾經針對61件隨機殺人案進行研究,其中22件(42.3%)動機是「對自己的境遇不滿」,10人是「對特定人士感到不滿」,9人是因為「自認無法在外生活而想要坐牢」,6人是「想自殺、想被判死刑」,5人是基於有殺人的慾望。

台灣呢?苗博雅指出,從台南湯姆熊隨機割喉案、北捷隨機殺人案的判決,以及此次台北小學隨機割喉案的媒體報導,可發現三位被告的共通點是「對未來喪失希望」。在社會不公、貧富差距拉大、生活看不到希望的環境下,就會有承受不住的魯蛇自認未來毫無希望而爆發,有些傷害自己(例如自殺),有些就去傷害別人,尤其是傷害比自己更無助、弱小的人。

苗博雅指出,鄭捷一審被判了4個死刑,但政府其他該做的事做了嗎?採取任何積極的防範隨機殺人事件的措施了嗎?或許政府認為,反正大眾最關心的是判死刑,只要判死刑讓大眾滿足了,其他事情沒做也不會有人不滿。死刑之於極端犯罪,猶如符水之於癌症,只是讓人心安。

苗博雅認為,極端的犯罪顯示社會生病了,但輿論喝下死刑的符水之後,往往就忘了要尋求真正的解方。反對廢除死刑的民意號稱有八成,如果這八成的民眾用同樣的力氣關心社會結構、關心貧富差距、關心社會階級流動、關心社會福利,那麼台灣真的就不用再擔心因為人生無望而發生的極端犯罪事件。

苗博雅臉書全文

有時候,我真的希望自己是錯的。

台南隨機割喉案、北捷隨機殺人案向來是死刑演講的必問題。還記得有次演講,說明完這兩個案件後,我繼續談了幾個日本的隨機殺人案,接著,我感到很沈重,繼續說了:

「從日本的經驗看來,如果社會結構不改變,只訴求死刑,絲毫無法解決問題。或許我這樣講太過悲觀,但我認為,類似的事件在台灣很可能會繼續發生,而所有人都有可能受害」。

我真他X的希望自己是錯的,如果我是錯的,如果死亡真的能夠震懾瘋狂,就不會再有下一個受害者了。

下午看到新聞時,感覺非常難受。除了無辜的孩童受害之外,台灣的學童和家長也同時被巨大的恐懼陰影籠罩,還有哪裡是安全的呢?

喜歡這篇文章嗎?

風傳媒綜合報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