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宮義見》談一個未來十年必須面對的世界大勢

2018-08-28 05:50

? 人氣

21日,川普出席西維吉尼亞州的選舉造勢活動,死忠支持者持「讓美國保持偉大」字條。(AP)

21日,川普出席西維吉尼亞州的選舉造勢活動,死忠支持者持「讓美國保持偉大」字條。(AP)

白宮義見正式進入第一百期,很感謝螢幕前的你們,這兩年半一路跟我深入白宮,走進美國,甚至是走向全世界。

白宮義見是從二零一六年的二月一號,愛荷華州的總統初選投票的一個籃球場開始的,然後,在經歷了幾場初選,民主、共和兩黨大會,三場總統辯論,一場副總統辯論,到總統大選之夜,一直做到今天,川普的總統任期已經過了一年半。這期間,我也去到了倫敦報導脫歐公投、在巴黎報導法國總統大選、在柏林報導德國聯邦議院選舉等等,還三度去了古巴,最近更去到了赫爾辛基報導雙普會。

我在芬蘭總統內的雙普記者會現場。(張經義提供)
我在芬蘭總統內的雙普記者會現場。(張經義提供)

這一路上,有許多見聞,伴隨著不少的危險,但我還是竭盡全力,因為我始終想告訴這個世界,我所看到的世界。

我一直覺得,我在每個現場報導的每一條新聞,其實都像是一個個的點,我希望透過白宮義見,把這些點串成一條線,甚至是一整個面,讓大家看到新聞以外更深入、更全面的樣貌,因為我始終相信,沒有任何憑空發生的新聞,所有所有的一切,都有前因,也有後果,只是我們常常迷失於其中。

(張經義提供)
採訪加州大火。(張經義提供)

於是我堅持,出於一個記者該盡的責任,而不是在新聞報導完就拋之腦後,我盡可能在每一周能花幾天時間來構思、來收集資料、來寫稿,並且利用做完新聞的下班時間來錄製白宮義見,做完通常都半夜一兩點才回家。當我在海外時,則是擠出所有可能的空檔,在半夜、清晨或通勤時寫稿,然後在最具代表性的地點錄製,無論現場是零下、細雨或曝曬於烈日下,目的就是希望大家也能有身臨現場之感。

這期白宮義見紀念版,我則希望談談一個比較大的議題,可能會影響我們的世界接下來十年,甚至二三十年的議題,也就是——民粹主義在已開發國家的興起。

畢竟,這世界是人類所組成的,而且這個世界,不是一個人能改變的,而是需要一大群人的力量,會推動改變的,則是人類的渴望。

正是因為如此,我們看到二十世紀初民族主義的興起,二戰後資本和共產主義的擴散,上世紀八九零年代開始的全球化,這些都是因為許許多多的人的追求與渴望,進而改變了整個世界的面貌,那進入二十一世紀的第三個十年,我們可能要面對的,就是民粹主義的興盛,特別要注意的是在已開發國家的興盛,因為這些國家掌握了強大的經濟和軍事力量,足以改變人類歷史的走向。

作者張經義與白宮前發言人史派瑟。
作者張經義與白宮前發言人史派瑟。

民粹主義,Populism這個字,其實也可以翻成平民主義,或大眾主義等等,也就是它並不一定是負面的字眼,而是一個「相對於菁英」的字眼,民粹主義者認為應該由平民來主導,而不是由少數菁英來掌控,這種情緒,這些年在歐美特別興盛的原因,就是上層的菁英,和下層草根民眾產生了脫節的狀況,像是歐美的菁英支持全球化,廣納移民,認為這有利於經濟的繁榮,但實際上,卻導致下層民眾的飯碗被搶、工作流失,而這些歐美的菁英卻無法感同身受,或甚守住既有利益,導致下層的反撲。

其實,在我這些年無論是接觸到的,或觀察到的美國的共和黨草根民眾、英國的獨立黨、法國的國民陣線、德國的另類選擇黨、甚至是義大利五星運動的支持者,都是如此,我也閱讀了近年的一些經典,像是英國的Chavs,或是美國的Hillbilly Elegy等書,都能明顯感受到,這些歐美國家過去幾十年的「左右之爭」,也就是保守派和自由派之間的鬥爭,已經漸漸變成了「上下之爭」。

今年8月29日,德國另類選擇黨的支持者舉著旗子,上面寫著「梅克爾必須滾」、「我們的國家,我們的祖國」(AP)
德國另類選擇黨的支持者舉著旗子,上面寫著「梅克爾必須滾」、「我們的國家,我們的祖國」(AP)

拿美國來說,過去共和黨支持自由貿易,民主黨支持移民,這些都是下層草根民眾所不支持的,因此他們認為民主或共和黨都無法代表他們,這兩個黨在他們眼裡其實就是一個,所以他們用選票表達了不滿,投給了反全球化、具反移民傾向、非傳統共和黨人的川普,或者是大力支持一樣是非傳統民主黨人的桑德斯。這些投給川普的人,被稱為「被遺忘的人們」,無論怎麼稱呼他們,他們就是一群不滿現狀,甚至是想要改變現狀,然後翻身的下層草根。

而這波民粹主義的趨勢,和過去不同的是,它已經融入了歐美的民主機制,而不是像過去被邊緣化。過去的民粹主義,還是由少數善於煽動民眾情緒的人來領導,領導者消失,運動就消失了,但,現在,在融入民主機制,甚至有機會掌權之後,消亡就更難了,因為這些下層的人,看到了他們能改變局勢,甚至翻身的可能性。

也就是,這波歐美民粹主義的趨勢是會有延續性的,我們看到的檯面上代表他們的人,其實是可以被替代的,重點,是他背後的這群,或者是不滿現狀,或者是渴求改變現狀的人們,他們長期的不滿,正持續透過民主制度來改變我們所知道的世界,可是這群人,往往不了解現有規則的重要性,所以隨意打破秩序,也常常帶有強烈的敵我意識,對非我族類採取敵對行為,但,他們也通常是真正具有改變決心的一群人,所以會繼續推動達到他們想要的目標。

無論是好是壞,民粹主義都是我們接下來難以避免的世界大勢,而白宮義見,也將持續守在前線,帶來第一手的現場觀察。

作者:張經義

SMG白宮記者兼美國新聞中心主編,白宮記者協會百年來首位中文媒體記者成員

臉書張經義之《白宮義見》連結

@YisViewsOnWhiteHouse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