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兩頭大象打架 震撼中國政經情勢

2018-07-25 15:30

? 人氣

人行貨幣政策進一步寬鬆,再次降準,往往會加大人民幣貶值預期,加速資金外逃。(美聯社)

人行貨幣政策進一步寬鬆,再次降準,往往會加大人民幣貶值預期,加速資金外逃。(美聯社)

中美貿易衝突持續擴大。美國對中國進口商品加徵二五%關稅,其中三四○億美元已於七月六日生效;七月底公聽會程序後,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也將公布一六○億美元加徵關稅商品的正式清單。

第二波反制手段,中國遲未出手

第一波加徵關稅規模五百億美元,約為去年美自中進口總金額的十分之一弱;接著七月十一日USTR更進一步公布加稅商品清單,預計對中國進口總額達兩千億美元、涵蓋六○三一項商品再加徵一○%關稅。七月二十日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更在電視專訪中表示,已準備好對所有從中國進口、規模高達五千多億美元的商品全面性加徵關稅。

川普政府升高施壓力道,中美貿易衝突不斷增溫,關稅戰的商品規模也持續升級。中國除了向世界貿易組織(WTO)提出控訴,認為美國單邊加徵懲罰性關稅的行為已經違反WTO貿易規則外,也同時對美方出口總額三四○億美元商品課徵二五%關稅,對等地反擊美方。預料中國也將緊縮監管措施,以非關稅壁壘手段報復美方。例如中國監管機構延宕審查美商晶片大廠高通(Qualcomm)併購競爭對手恩智浦半導體(NXP Semiconductor)一案,據信與中美貿易衝突有關。

川普提出對中國兩千億美元進口商品加徵一○%關稅草案後,中國商務部雖然堅稱將反制,但究竟如何反制,至今仍未提出具體措施。這與今年三月以來,只要美國宣布對中國進口商品課徵懲罰性關稅,中國總是在第一時間公布同等規模對美進口品加徵關稅的反擊開始有所不同。或許中方考量若進一步反擊,最終將對自身不利而暫緩提出反制;或者是暫緩以戰止戰策略,改尋其他方式營造雙方重啟談判契機。

中方當然不希望爆發貿易戰,但中國民族主義情緒下,為凝聚領導威信,習近平也沒有示弱餘地。中國商務部聲稱注重智財保護,也提到WTO成員國所採取的貿易措施都應符合WTO規則,暗示美國「三○一條款」不符WTO規定。中方強調,中美雙方進行經濟合作計畫,試圖以農產品等早期收獲清單安撫美方。另一方面,中國也備妥反制計畫,打算管制特定產品進口。

人行寬鬆政策恐加速資金外逃

中國目前為止能做的,不外乎是就美方單方行為違反貿易規則為由,向WTO提出控訴,或是對美國進口商品課徵報復性的對等關稅。

中國二○一七年度自美進口規模僅一二九九億美元,無法對美方同等規模地加徵關稅反制。相對的,一七年美國自中國進口五○五○億美元商品,遠高於中國自美進口商品規模。這也是川普政府逼迫中國必須採取行動,有效降低中美高達三七五○億貿易逆差的主要訴求。享有對美鉅額貿易順差的中國,並沒有足夠進口規模,以對美方進口商品同等規模加徵關稅,這對中國的反制措施較不利。

而中美貿易衝突的不確定因素,使中國下半年景氣趨緩壓力倍增,中國人民銀行六月二十八日貨幣政策委員會第二季例會稱「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的措辭,釋出貨幣政策基調偏向寬鬆之意,似乎有抵禦外部衝擊及穩定經濟的味道。

雖然人行力求匯率穩定,避免系統性風險,但在寬鬆政策與景氣趨緩的經濟環境下,人行貨幣政策進一步寬鬆,再次降準,往往會加大人民幣貶值預期,加速資金外逃,加上房地產泡沫化與潛在的債務風險,經濟下行壓力甚大。

中國製造業/工業(美聯社)
高度依賴中國生產、出口美國的產業,將是這一波中美貿易戰受影響最深的產業。(美聯社)

整體而言,中國正面臨去槓桿及調結構的陣痛期,經濟結構相對脆弱。當前政經環境下,中國無論是貨幣、財政、金融或行政管制調控上都已承受巨大壓力,處處充滿局限性。捉襟見肘下,政策作為面臨左支右絀窘境。中國現在能做的,無非是以日本一九八○年代與美貿易談判經驗為前車之鑑,小心步步為營,任何經貿措施都必須審慎,避免幾年累積的經濟改革功虧一簣於旦夕。

中方沒有持續進行貿易戰的本錢

面臨中美雙方的劍拔弩張,中方其實應該認真考量經濟上並無法承受貿易大戰持續進行的後果,而考慮接受美國所提議加大開放市場、遵守貿易規則、保護智慧財產權與改善不公平貿易現況等,換取維繫中國的經濟成長動能。

但中國近年來快速崛起成為世界強權,航母試航、軍機繞行與南海的軍事擴張,伴隨著一帶一路,形成地緣政治的不穩定因素。而內部正值北戴河會議前夕,中南海內部權力悄悄起變化的敏感時刻,北京如何能有台階下,避免因面子問題,觸碰民族主義的敏感神經,是北京決策最為難之處。

儘管川普無理地批評貨幣政策,一向超然獨立的美國聯準會(Fed)仍維持貨幣政策有秩序地逐步收緊。美國經濟成長穩健,國際美元緩步走強,多少也能抵銷中國對美加徵關稅,造成美國國內物價上漲的壓力。相對之下,尚在調結構、去產能的中國,面臨債務過高,房地產市場過熱的金融風險,若中美貿易衝突持續擴大,預料中國經濟受創程度將大於美國。

貿易衝突全球今年最大黑天鵝

十一月六日美國國會期中選舉前,川普對平衡中美貿易逆差的政治承諾,自然是選舉議題的一大重心。且中美戰略博弈下,美國對中興與華為的制裁,不但能一挫「中國製造二○二五」技術升級的銳氣,又能引發供給鏈重組,保持關鍵技術領先與維持關鍵零組件生產的優勢;再者,美國片面增加關稅,也有以關稅豁免做為談判手段的優勢。美國對中國貿易的壓力將持續增加。

美中貿易逆差問題無法在短期內解決。如果能透過制度性對話,避免走向貿易大戰,也許是目前相對安全的策略。但迄今仍未見中美雙方重回談判桌的契機,貿易衝突擴大的不確定因素將困擾全球經濟,成為下半年影響全球經濟的最大黑天鵝。

隨著中美兩國首波加徵三四○億美元商品關稅正式上路實施,中美貿易戰對雙方實體經濟的負面影響才正要開始發酵。預料未來也將隨中美雙方互相課徵懲罰性或報復性關稅,牽涉進口商品規模愈來愈大,中美貿易衝突有持續擴大之勢。

川普政府秉持的貿易保護主義陰影已籠罩全球經濟揮之不去,干擾產業投資布局、國際資金流向,造成金融市場的震盪。加上對俄羅斯金融制裁、伊朗核武協議、地緣政治與各國大選等局勢,全球政經風險升高,對全球景氣產生負面衝擊,下半年全球經濟成長趨緩壓力增大。

中國生產輸美消費材影響最大

若中美兩國爆發大規模貿易戰,恐將是世界經濟動盪的導火線,導致全球經濟陷入衰退,高度參與全球供應鏈的亞洲國家受衝擊最大。出口依存度高的台灣,受國際景氣榮枯影響深遠,尤其是高度依賴中國為生產中心、最終消費產品出口到美國為主的產業,將是這一波中美貿易戰受影響最深的產業。(本文作者為中信金融管理學院教授)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