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追求真相 她進入按摩院當臥底記者

2015-04-09 20:43

? 人氣

台灣出生的白曉紅,在英國拿到碩士學位後,進入《衛報》擔任記者,後來更一度走上臥底記者的路線。(楊子磊攝)

台灣出生的白曉紅,在英國拿到碩士學位後,進入《衛報》擔任記者,後來更一度走上臥底記者的路線。(楊子磊攝)

白曉紅,是一名記者,但與多數記者不同的是,她,則是一名臥底記者。曾經為了追求真相,深入到「按摩院」裡當保姆,時時刻刻處在會被識破的生命危險當中,但她仍願意踏入險境,只因為相信「暗訪是最後一道門,但卻是最接近真實」;對一名真正的記者而言,追求真相就是一切。

來自台灣的她,在英國取得碩士學位後,便以「臥底」的方式,揭發海外非法中國移民底層生活,之後還寫成了《隱形生產線》一書。而現又再度出版了《隱形性產業─英國移民性工作者》,描述她深入到英國性產業應徵妓院接待女侍,進行調查工作的過程。

暗訪危機四伏 特製眼鏡偷拍

2012年,白曉紅受著名紀錄片導演尼克·布魯姆菲爾德(Nick Broomfield)邀請,潛入到倫敦幾家「按摩院」當臥底記者拍攝記錄片。不過,儘管她之前有過多次的暗訪經驗,但這次卻要兼顧偷拍與錄音,讓她整個過程非常的困難。

白曉紅說,那次的拍攝是透過特製的「眼鏡」偷拍,在眼鏡的中央有一小針孔,可以直接錄影加上錄音,時間能持續半小時之久。但她提到,因錄音效果不是很好,所以那次她還帶了自己的iPhone錄音,不過,有次竟不小心從口袋掉了出來,便被老鴇質疑為什麼有高智慧手機,還懷疑她是偷了客人財物,在費盡一陣唇舌解釋後,才化解危機。

「眼鏡還是要自己充電,有時候會沒有插座或充電器!」白曉紅回憶,拍攝記錄片的那段期間,她身上每天都要攜帶3副眼鏡,只要用完1副就會充電,而若遇到沒有插座的情況,這時候,她就必須發簡訊向製片團隊「求救」。

當時,製片團隊就住在按摩院附近的旅館,不過老鴇不喜歡她出門「買東西」,所以有時會限制在5分鐘內回來。白曉紅說,她常找藉口要去按摩院樓下的商店,到了店裡,就會趕緊和製片團隊「換眼鏡」,但是,常常是「他們比我還要緊張」,擔心行蹤會被暴露。

要求被接客 暗訪過程的血淚

而這樣的忐忑心情,也不只發生在器材的使用上。

「有一次,有一個客人來,他要求要「雙飛」(意指3P)……」白曉紅描述,當時店內只有他和一位小姐,對方就問,「可不可以就妳們兩個?」,而那名小姐也不斷勸說,並不停地拜託著,「好啦好啦我不會告訴老鴇」,但她仍婉拒。

白曉紅說,在按摩院的日子裡,因多次拒絕接客,便遭到老鴇刁難、惡言相向,「即使知道自己扮演的是一個角色,但還是忍不住被影響」,因此常覺得沮喪也十分害怕。不過,相較於拍攝紀錄片的時期,當一個人進行暗訪工作,則更倍覺艱難。

她提到,一個人做暗訪工作時,更加地辛苦,要懂得自我保護。而為了不阻礙工作進行,她在暗訪期間,幾乎不會與外界聯繫,僅會在出發前,大略告訴自己的家人要去哪裡,但不會說出確切位置。

不過,為了避免發生危險,有時她也會向自己最信任的朋友透露地點。但她提到,因接到一份「工作」時,通常都是由對方來接送,因此無法立即知道地址,要偷偷摸摸的透過各種管道得知,甚至是偷看他們的信件。

「暗訪是最後一道門,但卻是最接近真實」,白曉紅認為,她不覺得自己非常勇敢,因為每個人都能這麼關心社會。而透過這樣的採訪,她覺得,能讓新聞記者不只是被動的被告知「別人想讓我們知道的」,是從每一個人物當中,了解到我們身處在什麼樣的社會。

喜歡這篇文章嗎?

周怡孜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