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形性產業》選摘(1):她,就這樣消失了

2015-04-02 05:40

? 人氣

性工作者的風險係數始終極高。(圖為2014年12月17日,倫敦性工作者與支持者遊行紀念國際終止暴力對待性工作者日,騰訊圖片)

性工作者的風險係數始終極高。(圖為2014年12月17日,倫敦性工作者與支持者遊行紀念國際終止暴力對待性工作者日,騰訊圖片)

那天早上,一群年輕中國男女的隊伍來到酒吧外頭,每個人背上扛著袋子,袋內裝滿了盜版光碟。他們每個人之間都隔了幾尺,在地鐵站前面形成了一個行列。每個人都小心翼翼地觀察著來往行人的一舉一動,注意有沒有便衣警察。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大夥都知道,便衣警察是要抓人,並沒收他們的盜版光碟。就和其他人一樣,曉梅也拎著盜版光碟和大家站在街上,開始漫長的一天。夏日裡陽光特別刺眼,曉梅輕輕拉下白帽遮臉,這頂白帽是從家鄉帶來的。她的家鄉在福建中國江鏡縣的一個小村裡,曉梅和丈夫在一年前離家,別人問她想不想家,她都會擠出堅強的笑容說,「早就不想了。」靠家鄉的那麼一小塊田地過日子的那種生活有甚麼好想的呢?和她一樣,在過去十五年之中,上千名村民也早已從福建江鏡來到英國。

曉梅和她丈夫出國以後的第一任務,就是要還兩萬英鎊給放高利貸的人。他倆必須加緊掙錢。持續快速賺錢的這種願望,讓他倆也變得逆來順受,不管甚麼樣的工作,甚麼樣的工作條件,他們都得接受。但英國的工作不是想要就有的。這些日子以來在英國的華人餐飲業裡就業也特別困難,很多人都上街頭販賣光碟,曉梅的許多鄉親朋友們都是一樣的狀況。曉梅和她丈夫倆就跟著鄉親朋友,搬進了凱恩街擁擠的公寓裡。他們住在公寓的一樓,離大街不是很遠。大家的生活是自給自足,由於自己的移民身分也不願意與外界有任何接觸,在街上賣完了盜版光碟就立即回到公寓。

公寓裡住的鄰居 們似乎也是一樣的狀況,比如隔壁幾位年輕的烏克蘭男女們,似乎也不多跟外界接觸,不曾見到他們跟任何人有過交流,上完班就回到住處。回家的時候都是深夜時刻,曉梅他們都在想,可能這些烏克蘭男女都是在倫敦做清潔工作或 者是在酒吧裡服務。雖然公寓四周環境不是很理想,對中國移民來說這是比較 隱秘安全的地方。而且距離他們販賣片子的大街,只有幾條巷子。碰到警察突 襲的時候,大家都知道要往哪個方向逃跑,最後再回到住處。

但有一天,很不幸,警察突檢時,曉梅的丈夫跑得不夠快,被逮捕 獄。這對曉梅來說是個很大的打擊,她完全不知道丈夫是否會被遣送回國。 曉梅不怪丈夫的大意,也沒有向同事們埋怨警察的行動。她就像往常一樣,逆來順受,只說是自己運氣不好。是自己身為農民的命運,讓她和丈夫離鄉 背井,在異國的大街上討生活,丈夫入獄是自己命運造成的。她有誰能怪呢?只能怪自己命不好,叫天是天不靈。丈夫入獄後,還債的擔子就落在她一個人身上。她必須掙錢掙得更快,等還完了債,才能真正改善家裡兩個兒 子的生活。 曉梅明白工作環境中的危險性很高,她和同事們不僅要隨時提防可能發生的警察突襲,還要擔心可能遭受當地青年搶劫。當地許多男性更將這些販賣光碟的中國女性看作異國風味的性挑逗對象,許多男性對於買片並沒有興趣,他們停下來搭訕主要是想沾點便宜。阿敏說著一臉不屑地聳聳肩,好像自己也曾有類似經驗般。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