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新新聞》溪州田埂邊長大的女孩 讓爸爸自嘆不如

農村女孩吳音寧  成台北選戰提款機

農村女孩吳音寧 成台北選戰提款機

吳老師哦,人很好啦,很客氣!」在詩人、總統府資政吳晟家附近訪查鄰居,得到的評論都是如此。吳晟本人也給人感覺很溫和、很客氣,但言談又具批判性;吳晟的太太莊芳華說話更直接,不拐彎抹角、相當直爽。

庭院樹下公侯布衣共坐閒談

在這種環境下長大的吳音寧,從小養成獨立思考的個性,所以當她因擔任台北農產運銷公司(北農)總經理一職而不斷被拿來公審、批評時,吳晟說:「她不喜歡我過問,她只說,爸爸你和媽媽顧好身體,好好生活就好,我的事我會自己處理。」吳晟只敢在背後默默關心,「我心疼她,但我不能站出來,因為說什麼都不對。」

當年,吳音寧為了農運,把新蓋的家提供給農運青年住宿;如今,雖然吳音寧離家北上,但吳家還是常有各方朋友進出。有文藝界、政治圈的朋友,有社區營造團隊成員,還有不少是吳晟教過的學生,在各行各業大有成就,卻仍與吳晟保持聯繫。據說甚至連前總統馬英九、現任總統蔡英文,都曾坐在這樹下,和吳晟聊過天。

吳家就像活動中心,朋友們走進來就各自搬張椅子,自在地坐在庭院樹下的長桌旁聊天,不論先來後到,彼此是否認識,都能開個話題聊上幾句。吳晟與太太則穿梭其中,有時為大家倒茶,有時進屋內忙些家務,忙完了再坐下來加入聊天。當然,最近的話題難免都繞著吳音寧打轉。

吳音寧是溪州當地有名的農運人士,她關注農業並不是一、兩天的事。吳家本來就種田,吳音寧從小跟著阿嬤下田,在田埂邊長大,農業就是她生活的一部分,農民就是她的朋友。

她想推動自然農法,讓種植稻米的過程對農地更友善,組了一個團隊,一群年輕人逐戶說服農民加入友善土地種植的行列。本來農民不願意,吳音寧不放棄,親自拜訪多次,用誠意感動長期以慣行農法種稻的農民。為了讓農民的心血有收穫,她創立「溪州尚水農產公司」,協助農民行銷自然農法稻米。

吳音寧四處尋找資源讓在地「成功旅社」成為文創據點,招牌還曾失竊。(黃容攝)
吳音寧四處尋找資源讓在地「成功旅社」成為文創據點,招牌還曾失竊。(黃容攝)

她在擔任溪州鄉公所秘書期間,關心溪州在地老屋,四處尋找資源讓在地「成功旅社」成為文創據點。同時她也是溪州「黑泥季」的幕後推手。但這一切在媒體曝光時,通常面對鏡頭的都不是吳音寧,她總是躲在幕後,由鄉長、團隊代為發言。團隊成員都知道,吳音寧個性低調,不喜歡面對媒體,因此當媒體想要旁敲側擊詢問有關吳音寧的事,她的夥伴們大多會說:「我不方便回答,音寧姊知道了會不高興。」

好友擔心吳晟更勝吳音寧

但是當溪州的輪胎工廠排放廢氣,汙染周邊農田時,吳音寧就展現行動力,立刻召集農民、聯絡記者,站在抗議群眾的最前面,大聲表達訴求,這時面對媒體,她又能侃侃而談。在為農民爭取權益時,她從不退縮、毫無懼色。成功旅社門牌遭竊時,她也是一接到通知就趕往現場,氣憤地說:「這小偷真是太可惡了!」但又不願意提告,只希望小偷能把門牌返還,因為對她來說,文物比懲罰更重要。

吳音寧離開家鄉到台北打拚,接下這個困難的任務,團隊成員、親朋好友都是「又擔心、又不捨、又支持」,知道吳音寧是帶著理想上任,因此沒人敢出聲慰留。但從上任開始就話題不斷,甚至最近被炮火攻擊,其實部分溪州鄉民也會認為「不如就回來吧」!但認識吳音寧的人都說:「以她的個性,她一定會撐下去。」吳家的老朋友更擔心吳晟,因為吳晟保護家人的心最切,吳晟曾說:「攻擊我本人沒有關係,但是攻擊我的家人,我一定會反擊。」

吳晟說,他一度為了網友的批評很痛心,認為某些網友已經沒有理性對話可言。但是他並未要吳音寧就這麼回家鄉,他看著電視上的吳音寧應對進退,認為女兒的眼界廣度超乎他的想像,「讓我自嘆不如。」

溪州鄉親真心相挺家鄉子弟

他說,吳音寧只想專心在北農的公務上,希望讓北農的制度、農產的銷售流程更透明、公開、合理,讓農產公司、盤商、農民都有合理的利潤,達到多贏局面。在任短短不到一年內,她已經大刀闊斧做出許多改革,包括公開招考人員,就是第一步。

吳晟多次表示:「我們家的人絕對不貪圖官位,只是因為必須在那個位置上,才能做出理想中的改革。」他也說,吳音寧從小的個性就是,知道自己沒錯,也不想多費脣舌向誤會她的人辯解,只因她相信「真相能解釋一切」。溪州鄉內熟識吳音寧的人即使低調不願具名,但都說:「絕對挺妳!」溪州鄉鄉長黃盛祿身為吳音寧表哥,也因為這個身分被網友一起罵翻,即使如此,他也毫不畏懼多次站出來公開表示力挺吳音寧。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加新新聞LINE好友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