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從西方到後西方》「中國貿易可能再2、3年就會超越美國」劉遵義:全球經濟中心已經轉移到亞洲

劉遵義說,2001年中國加入WTO後貿易成長非常快,可能在2、3年就會超越美國。(陳明仁攝)

劉遵義說,2001年中國加入WTO後貿易成長非常快,可能在2、3年就會超越美國。(陳明仁攝)

長風基金會、台灣研究基金會共同舉辦「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系列研討會,今(3)日並邀請香港中文大學藍饒富暨藍凱麗經濟學講座教授劉遵義(Lawrence Lau)、前國發會主委陳添枝以「台灣的挑戰與契機」為題進行討論。陳添枝表示,在經濟改革的路上,中國不僅僅滿意於向西方看齊,而提出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由政府引導、提供準則,但最終結果是由市場所決定,而不同於西方市場經濟下的大企業僅需對股東負責,在中國人觀念裡,企業的社會責任也是同樣重要。

長風基金會與台灣研究基金會在2、3日於台北舉辦「『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21世紀新興全球秩序之探索國際研討會」,邀集多位國際學者探討當前全球秩序與國際關係,今日並邀請劉遵義、陳添枝探討在中國崛起的境況下,台灣面臨的挑戰與契機,並由前行政院副院長吳榮義擔任主持人,中華經濟研究院院長吳中書擔任評論人。

劉遵義表示,世界過去40年年有很大變化,冷戰結束、美國成為唯一超級強權,而現在雖然大家不再談華盛頓共識,有北京共識,但不見得能發揮更多效用。

2016年全球GDP 中國佔了10.1%

劉遵義引述數據指出,1970年代美國跟西歐佔全球GDP的60%,東亞只佔10%,中國僅有3.1%,但到了2016年情況已不相同,東亞已佔了28%,美國跟西歐則下滑到41%,中國則成長到來到15.1%;另外在全球貿易總額方面,1970年代時歐美佔了47%,東亞不到10%,2016年時西方國家則僅有37.2%,而光中國便佔了10.1%,顯示全球經濟中心已經轉移到亞洲來了。

劉遵義,香港中文大學藍饒富暨藍凱麗經濟學講座教授,參加「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21世紀新興全球秩序之探索」國際研討會,【場次七】。(陳  明仁攝)
2016年全球GDP,西方國家則僅有37.2%,而光中國便佔了10.1%,顯示全球經濟中心已經轉移到亞洲來了。(陳 明仁攝)

劉遵義接著說,2001年中國加入WTO後貿易成長非常快,可能再2、3年就會超越美國,當然大家可能會擔心中國成長夠不夠穩定穩定,但歷年出口比重方面,中國其實非常低,這指出中國經濟其實不容易受到外部因素影響,此外中國在2007到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時,經濟成長率仍有6.5%,可見它的經濟成長跟出口是脫鉤的。

中國崛起提供台灣機會 未來中國經濟會趕上美國

呼應劉的主軸,陳添枝則說明,中國崛起其實對台灣提供很多機會,未來預估中國經濟會趕上美國,並會因此建立許多經濟制度,這和過去熟悉的西方模式是不同的,「所以我們的經濟結構必須要調整,才能適應2個不同的架構,但這其實難度非常高。」

陳添枝說明,從1978年以來中國進行非常多經濟制度的改革,也造成許多改變,如私人企業比國營企業產出還多,也有很多民營機構、許多商業銀行跟證券交易所,並蓬勃發展創投產業,這更發展到足以影響經濟的狀態,這些都是1978年所沒有的。

陳添枝,國立台灣大學經濟系教授,參加「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21世紀新興全球秩序之探索」國際研討會,【場次七】。(陳  明仁攝)
陳添枝說明,從1978年以來中國進行非常多經濟制度的改革,也造成許多改變,如私人企業比國營企業產出還多。(陳明仁攝)

中國「社會主義式市場經濟」 國家會介入市場

陳添枝認為,這些轉變是為了跟國際接軌,但轉變還沒結束,而中國也不僅只滿足於向西方看齊,所以這被叫做「漸進式轉型」,中國與西方的2個架構間,未來至少會有15到20%的不同,而中國把這叫做「社會主義式市場經濟」,其中一個重點就是社會主義,國家會扮演在反常狀態出現時介入市場的角色。

陳添枝表示,中國大概不會回到中央經濟的體系,但政府所代表的公權力,特別在資源配置上,會想要善加利用市場的力量,並主導市場,由市場來進行政府想要的政策,由政府引導、提供準則,但最終結果是由市場所決定,而政府引導絕對是中國發展的重點。

騰訊、阿里巴巴等民間企業 跟國際企業分庭抗禮

「西方國家完美的自由市場不是中國所要的,他們認為要把市場加以分級。」陳添枝說明,因為大公司、小公司所擅長的不同,最高級可以打世界盃的企業,很多是國營企業,但也有騰訊、阿里巴巴等民間企業,不但可以跟國際企業分庭抗禮,也有本土化技術,不必仰賴外國企業,核心技術也掌握在自己手中,此外它們也需肩負社會責任。

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AP)
騰訊、阿里巴巴等民間企業,不但可以跟國際企業分庭抗禮,也有本土化技術,不必仰賴外國企業,核心技術也掌握在自己手中。圖為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資料照,美聯社)

陳添枝並對「社會責任」部分強調,這些大企業不僅如西方市場經濟一樣對股東負責,在中國人觀念裡,社會責任也是同樣重要的,他們能帶動經濟發展,而這是在政府的領導下進行。

他提到,中國在加入WTO之前的改革方向是改善效率、與西方制度連結,好取得需要的資源,而在加入WTO後,則發現中國制度與西方有所差距,而只要在其中達到連結便可以有效改善,比方說出口產業方面。

中國崛起對台灣最大好處 就是台商企業出口受帶動

對於出口產業,陳添枝表示,中國崛起對台灣最大好處,就是台商企業的出口受到帶動,台商企業對中國出口有很大貢獻,中國產業的規範上,出口為主的公司所受規範跟國內產業是不同的。如今香港、台灣人過去可能是扮演中間人,負責銜接中國國內制度與國外市場,但為了彌補這層落差,他們現在在政府的支持下使用國內資源製造產品外銷,國內生產者、海外投資人、中間人構成了中國的生態系,如鴻海在鄭州的工廠,藉由鄭州地方提供資源、排除障礙,產出高品質的產品外銷,在此之中,地方政府仍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

陳添枝,國立台灣大學經濟系教授,參加「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21世紀新興全球秩序之探索」國際研討會,【場次七】。(陳  明仁攝)
陳添枝表示,中國崛起對台灣最大好處,就是台商企業的出口受到帶動,台商企業對中國出口有很大貢獻。(陳明仁攝)

而中國是不是想要調整這些組織,包括從新型態貿易跟數位方面著手?對此陳添枝認為,當前這個機制受惠者非常多,因此中國目前看來是沒有打算調整。此外在中國地方政府保護當地企業的過程中,台灣企業似乎被邊緣化了,要打入這個市場相當困難,雖然台灣跟中國同文同種,會得到一些來自中國地方政府的優惠待遇,但這樣的優惠沒過幾年就會消失,除非擁有非常核心的能力,否則是無法打入這個市場,而中國政府即便希望對此伸出援手,但也沒有達到有效的效果。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