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從西方到後西方》一帶一路如「朝貢制度」 鄭永年:中國的多邊主義認為兄長應多做貢獻

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指出,中國的多邊主義相較於西方的平等原則,更強調君臣、父子般有尊卑的倫理概念。(陳明仁攝)

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指出,中國的多邊主義相較於西方的平等原則,更強調君臣、父子般有尊卑的倫理概念。(陳明仁攝)

長風基金會、台灣研究基金會共同舉辦「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系列研討會,今(3)日並邀請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中研院院士朱雲漢以「中國推動全球秩序轉型的進程與策略」為題進行討論。鄭永年指出,中國的多邊主義相較於西方的平等原則,更強調君臣、父子般有尊卑的倫理概念,認為兄長應該多做出點貢獻,並以此精神推動如一帶一路等幫助周邊貧窮國家的計劃,而形成被外界擔憂為「朝貢制度」的單邊貿易系統,就像是繳5元給皇帝,皇帝則會賞賜10元,儘管現在已沒有皇帝,但這樣的系統依然存在,並被東南亞小國所接受。

長風基金會與台灣研究基金會在2、3日於台北舉辦「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系列研討會,邀集多位國際學者探討當前全球秩序與國際關係。今日論壇上,則邀請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中研院院士朱雲漢分享對於中國面對當前全球秩序的進程與策略,並由哈佛大學商學院斯潘格勒家族講席教授柯偉林(William Korby)擔任主持人,哥倫比亞大學亞洲研究院院長肖逸夫(Yves Tiberghien)擔任評論人。

20180603-「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國際研討會,【閉幕圓桌論壇】。由前行政院長江宜樺主持,(右起)柯偉林、彼得·卡贊斯坦 、馬凱碩、江宜樺、麥克·考克斯、鄭永年、朱雲漢。(陳明仁攝)
「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國際研討會閉幕圓桌論壇,由前行政院長江宜樺(中)主持。(陳明仁攝)

鄭永年首先說明,在談大策略前,有3個問題要先做釐清。首先便是對大策略的認知,鄭永年提到,到中國去,會聽到很多中國人說:「我們沒有大策略,但美國有,就是要對中國進行圍堵」,但到了美國,他們會說:「美國沒有大策略,而中國有大策略要來挑戰美國」,可見大策略有認知上的不同;再者,則是怎麼解讀大策略?他認為大策略是只訂下方向,僅是政治人物解決問題的工具箱,並不是意識形態;第三,大策略會不斷轉變,工具箱的工具必須與時俱進,淘汰不合時宜的部分,從這個角度下,中美應該都有大策略,好解決面臨的問題。

習近平取消任期限制 產生三合一大策略

鄭永年提到,習近平在人大上取消任期限制,大家都認為這會讓他永久在位,但在十八大結束後,觀察習近平的作為,可以見到三合一的大策略,在中文他稱為「兩條腿一個圈」,這是面對美國、俄羅斯、印度這些大國時採用的大策略,也是因應開發中國家與中國鄰國,所以產生的三合一策略。

習近平在博鰲論壇上發言。(美聯社)
習近平在人大上取消任期限制,大家都認為這會讓他永久在位,但在十八大結束後,觀察習近平的作為,可以見到三合一的大策略。(資料照,美聯社)

鄭永年說,首先在面對如美國的大國部分,在鄧小平時期已有這樣的策略,但在不同時期有不一樣的呈現,這在鄧的時候是「韜光養晦,有所作為」,提倡的是「永不當頭」這4個字,現在還有很多中國人有這樣想法,並希望印度趕快崛起,中國就可以躲在後面;而在江澤民時期,是強調不要跟美國直接出衝突、對立的「和平崛起」,江澤民到胡錦濤的30年都是採取這樣的和平策略。

中國避免掉入中產階級陷阱 想打造小康富足社會

然而鄭永年指出,習近平講的是新型大國關係,考慮的首先是中國會不會掉入中產階級、中等收入的陷阱?所以習想在中國打造小康富足的社會,這樣的新型大國關係,是適用於對美俄的關係,而在中印邊界紛爭後,這個概念也開始適用於印度身上,若中國將與這些國家的關係視為國與國關係,政策的層級就向上提升,作為對比,是中國的外交政策過去是所謂的「九龍治水」,是很去中心化的,一直強調不要造成重大衝突。

鄧小平 軍裝
鄧小平時候是「韜光養晦,優秀作為」,提倡的是「永不當頭」這4個字,現在還有很多中國人有這樣想法。(取自網路)

再來對開發中國家的方面,鄭永年提到,在這方面儘管川普不會同意,但目前中國仍視自己是最大的第三世界國家,而在此之下可以做什麼呢?一帶一路是非常有力的計劃,中國用過剩的產能與大筆資金幫助落後國家,然而這策略在面對西方國家的批評外,也有本身的問題,像是有些項目過大難以推展,但對此鄭永年認為,只要習近平還在,一帶一路就會繼續,而華爾街對這類不會賺錢的基礎建設投資沒興趣,對網路與金融比較興趣。

中西多邊主義不同 西方強調平等與普遍性

第三在針對鄰國上,鄭永年談到,前2個政策最終目標都是中國周邊國家的穩定,中國在多邊主義底下的表現,其實非常具有彈性,在此之下,中國的反應首先是對多邊主義保持懷疑,尤其是過去曾受到打擊,但如今必須與之共存,然而在其中國適應得非常快速,但中西的多邊主義並不大相同,西方強調平等與普遍性,每個人在團體中都適用同一原則,但中國強調的是差異,強調的是君臣、父子等彼此有尊卑的倫理概念。

一帶一路高峰論壇15日閉幕,30國代表簽署聯合公報。(美聯社)
中國在多邊主義底下的表現,其實非常具有彈性。圖為一帶一路高峰論壇30國代表簽署聯合公報。(資料照,美聯社)

鄭永年表示,「兄友弟恭」是中國既有也是現有的概念,因此當前是以美國為兄長,對此儘管基層有所不滿,但領導階層態度是不同的,而針對台灣、南海部分,則認為他們對中國要有所讓步,另外在過去2個月來,中國也有在避免與美國的貿易戰,貿易戰不是中國可以接受的狀況,更不用說冷戰或者更激烈的情況。

鄭永年指出,在中國觀念中,兄長必須多做點貢獻,中國賦稅系統很不平等,貧富稅制差很多,有錢人要繳較多的稅,每個省份繳的稅都不一樣,有要幫助窮人的色彩,也可以看到對像是寮國、柬埔寨等較貧窮的國家,有待遇不同的政策,而在上海舉辦的的六邊對談中,也有不同差異與對待,跟西方的平等作法差異很大。

「朝貢制度繳5元,皇帝會給10元」

鄭永年認為,在東南亞部分,大家擔心會回到過去的朝貢制度,但他認為中西對此的想法都有所偏頗,日本與印度都有這樣的系統,只是做法不同,這基本上是一種單邊的貿易系統,比方說你繳5元給中國皇帝,皇帝要賞賜你10元,儘管現在已沒有皇帝,但這樣的系統依然存在,而這種做法是被東南亞小國接受的,但也是較為防禦的態度,而非進攻體系,中國是有心建立這樣的制度。此外,他也認為,很多人覺得中國要跟俄羅斯聯盟,但其實中國想要的是「戰略夥伴」的概念,這跟聯盟是不一樣的,是當大家遇到同樣議題時一起解決,但聯盟是要一起對抗敵人,雖然有人會說中美會發生戰爭,但他認為,只要中國沒有組成聯盟,就不會發生戰爭。

鄭永年解釋,東亞目前的秩序,基本上是西方秩序進入東亞的延伸,這要視美國的態度而定,看是否會繼續留在亞洲,而川普可能沒有這個意願,假若美國沒有繼續,亞洲就會自己建立秩序,而中國也從日本二戰失敗的經驗,學到不能單打獨鬥,所以中國現在正在重新思考外交政策,可以跟印度、日本維持一定關係,若能達成最低程度共識,未來15、20年,亞洲將會有不同的新風貌。

聯合國無法做到 只有強國彼此制衡

對於聽眾提問,在這樣的關係中,如何防止濫用權力的問題?鄭永年認為,國際中強權彼此制衡是好事,聯合國無法做到這件事,只有強國可以彼此制衡,在國內方面當然也希望找到制衡機制,中國國內的政治架構是決策、行政、監督三權分立,與西方行政、立法、司法的三權分立不同,這是從漢朝一路延續到清末的結構,即便皇帝來來去去也是非常穩定,若習近平能夠花點時間讓它運作,會是非常有效的。

朱雲漢則表示,過去幾年歐美都在討論中國政策,有些學者認為要有建設性跟中國往來,但現在這些學者都在重新評估,似乎擔心中國崛起、擔心中國對二戰後的世界秩序構成最大挑戰,因為中國是所謂修正主義,但真是如此嗎?

朱雲漢:現在是「美國治世」,制約其他國家

朱雲漢解釋,其實在過去幾年,中國在國際地位有顯著提升,可能會成為未來世界領袖、接續美國留下的位置,當然中國策略還沒完全定案,然而中國想當領導的意圖會受到很多挑戰,現在是「美國治世」,就是以美國為首、自有主義的霸權秩序,是有階層關係存在的,這對於其他國家會形成制約。

朱雲漢,中央研究院院士,參加「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21世紀新興全球秩序之探索」國際研討會,【場次六】。(陳明仁攝)
中央研究院院士朱雲漢認為,現在是「美國治世」,就是以美國為首、自有主義的霸權秩序,是有階層關係存在的,這對於其他國家會形成制約。(陳明仁攝)

中國是不是能挺身而出,成為多邊主義關係中負責任的關係人?對此朱雲漢提到,有效領導的幾個要素包括結構性,如何把金融的影響力轉換成籌碼?而這個霸主會不會利用不對稱關係謀取私利?此外,也可以效仿民間企業的方式來進行有效領導,並利用政治智慧來處理問題,如上海建設組織、亞投行等。

中國零售總金額5.8兆 可和美國分庭抗禮

朱雲漢指出,其實在中國推出亞投行之前,中國已經成為提供最多貸款給非洲、拉美的國家,而今年中國零售銷售的總金額是5.8兆,是可以跟美國分庭抗禮的大市場,此外也可以成為「最後的買主」,過去只有美國有這個地位,但中國有很多人力可以進行如發電、海底電網、高速鐵路等建設,對弱小國家來講,過去沒有國家願意協助他們這些東西,但現在有中國,儘管美國在科技與軍事上領先中國很多,但負責任的利害關係人願不願意解決多邊主義、全球變遷下的問題,這是很重要的。

朱雲漢也說明,中國正在利用權力結構上的地位,如巴黎氣候協定中,中國身為排放最多溫室氣體的國家,重申會履行2030減排承諾,且從各種指標觀察的話,中國不但能準時達到目標,甚至會超前,此外在另一指標上,很多學者都觀察到,在杭州高峰會上,中國協助了G20擬定發展、維持穩定的長期願景。

杭州G20峰會的與會國領導人一同合照。(美聯社)
在杭州高峰會上,中國協助了G20擬定發展、維持穩定的長期願景。(資料照,美聯社)

朱雲漢表示,過去金磚四國似乎有很多意見不一致,但如今找到了意見上的共同點,並有了更多合作空間,就在去年他們有了共同的合作計劃,想要擴充金磚五國會議,叫做「BRICS Plus」,邀請了包含墨西哥等其他國家。

他認為,接下來歐美國家的G7、新興國家與開發中國家的BRICS Plus會形成2個陣營,而在這方面,中國的領導方式過去被視為「阿基里斯腱」,但相對於川普「美國第一」的口號,中國至少提到了人類社會是命運共同體的概念,也有重申對全球願景的承諾,不但承諾2030減排承諾,也投入很多計劃,可以說自己是領導發展的國家,而這種模式,對其他國家也更具吸引力,今年相信會有50萬名來自發展中國家的留學生赴中留學,另外,現在非洲也派了超過1萬名官員到中國學習,這些都不該被低估。

領導人不敢提「中國治世」 因為附帶太多包袱

朱雲漢也提到,中國在全球秩序上仍持保留態度,領導人不敢提到「中國治世」,因為這附帶了太多包袱,而在領導上,中國保有相當信心,他們有能力,也有意願在多邊貿易、發展系統、區域基礎設施、全球金融穩定及綠能發展做出貢獻,同時,中國在聯合國維安部隊上的貢獻比其他5個國家都還多,中國也不斷強調其責任與其他國家達成一致。

20180603-「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21世紀新興全球秩序之探索」國際研討會,【場次六】,(左起)肖逸夫 (Yves Tiberghien),朱雲漢,柯偉林 (William Kirby),鄭永年。(陳明仁攝)
「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21世紀新興全球秩序之探索」國際研討會,左起為肖逸夫(Yves Tiberghien)、朱雲漢、柯偉林 (William Kirby)、鄭永年。(陳明仁攝)

對於中國新興的多邊策略,朱雲漢認為這是所謂的「大國復興」,是為了達成在21世紀成為已開發國家的願景,而這與提升政治體系正當性來說,可說是相輔相成的。

朱雲漢最後也說明,中國當前在解決多邊主義問題的幾個策略包含:加強與既有強國的接觸,並竭力管理與美國間的衝突或爭議;保有所有、既有多邊架構的傳統,並推動改革與改變不合時宜的安排;保護國家經濟命脈,在中國與全球變得更密不可分之際,也更容易受到全球經濟威脅,包括能源、經融、資訊上的威脅,都有準備因應措施。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