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西方到後西方》貧富不均導致歐美民粹崛起 耶魯教授:美國是全球秩序重構主要障礙

2018-06-02 19:07

? 人氣

耶魯大學哲學與國際事務系教授湯瑪斯.伯格(Thomas Pogge)強調,歐美國家民粹的崛起,背後原因是貧富不均,唯有重新建構一個「價值為導向」的全球秩序,才能解決各國貧富差距擴大的問題。(顏麟宇攝)

耶魯大學哲學與國際事務系教授湯瑪斯.伯格(Thomas Pogge)強調,歐美國家民粹的崛起,背後原因是貧富不均,唯有重新建構一個「價值為導向」的全球秩序,才能解決各國貧富差距擴大的問題。(顏麟宇攝)

前行政院長江宜樺創辦的長風基金會,與台灣研究基金會合作,今(2)日邀請多位國際政治學者,探討西方自由主義民主體制,在全球化導致貧富差距日趨懸殊的今天,如何面對民粹力量的挑戰,以及亞洲崛起下的世界秩序重構,相較於北京清華大學哲學系教授貝淡寧(Daniel Bell)主張,中國共產黨集體領導的賢能政治(Political Meritocracy),不同於「一人一票」的西方民主模式,提供了一個另類的有效治理模式,但耶魯大學哲學與國際事務系教授湯瑪斯.伯格(Thomas Pogge)強調,歐美國家民粹的崛起,背後原因是貧富不均,唯有重新建構一個「價值為導向」的全球秩序,才能解決各國貧富差距擴大的問題,不過,伯格也坦言,美國是全球秩序重構的主要障礙。

長風基金會與台灣研究基金會今明兩天,在台北舉辦「『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21世紀新興全球秩序之探索國際研討會」,西方民主的討論重點,圍繞在自由主義民主(liberal democracy)體制,目前所面臨的民粹挑戰,包括英國脫歐、美國總統川普當選,以及義大利國會選舉極右與極左派聯手取得國會多數等現象。後西方世界民主,則是集中在中國模式與其他亞洲國家發展,是否與歐美自由主義民主漸行漸遠等問題。

20180602-長風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江宜樺2日出席「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21世紀新興全球秩序之探索」國際學術研討會。(顏麟宇攝)
長風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江宜樺(中)2日出席「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21世紀新興全球秩序之探索」國際學術研討會。(顏麟宇攝)

以提倡全球正義著稱的湯瑪斯・伯格(Thomas Pogge)認為,以西方價值中心所建構的世界秩序已不能滿足其他國家,西方已失去國際社會的主導力量,必須和其他國家分享世界舞台,他倡導以「價值導向」的世界秩序,取代目前以「權力導向」的全球秩序。

代議民主無法照顧無投票權族群 像是外國人、兒童

伯格認為,西方代議民主制度,是透過代議士的遴選,保護特定族群的利益,然而,代議民主制度無法照顧到「沒有投票權」的族群利益,例如兒童或是外國人,正因為如此,全球秩序的重構必須以「價值」為導向,所有的政策都應該以彰顯言論自由、勞工自由移動等公義價值吻合,國際規則的制定,不該為特定國家利益量身訂做。

20180602-耶魯大學哲學與國際事務系教授湯瑪斯‧伯格(Thomas Pogge)2日出席「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21世紀新興全球秩序之探索」國際學術研討會。(顏麟宇攝)
伯格認為,西方代議民主制度,無法照顧到「沒有投票權」的族群利益,例如兒童或是外國人。(顏麟宇攝)

目前全球秩序是二戰後美國等國家所共同建立,它是一個以「權力為導向」的治理結構,但在全球貧富差距日益惡化的今天,伯格認為,美國已經成為全球秩序重建的阻礙,他解釋,民族國家的全球影響力,主要有三個來源,分別是政治、經濟與(文化)軟實力,在1945年以前,全球秩序主要是靠軍事為首的力量維持,美國在二戰後作為全球最大軍事大國,在全球事務上取得相對利益,舉例來說,美國出兵伊拉克當初係以「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為藉口,但同樣發生大規模種族屠殺的非洲盧安達,美國卻主張聯合國維和部隊進駐。未來,全球秩序若重新建構為「價值導向」的體系,把軍事力量排除,美國的利益就會受到損害。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上祚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