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獨家揭密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從西方到後西方》「兩岸政策很難具象化」鄧恩:若有和平選項,台灣不該拒絕

劍橋大學名譽教授約翰・鄧恩(John Dunn),今(2)日接受《風傳媒》專訪,面對中國威脅,「台灣選擇走向民主,並非意外」。(顏麟宇攝)

劍橋大學名譽教授約翰・鄧恩(John Dunn),今(2)日接受《風傳媒》專訪,面對中國威脅,「台灣選擇走向民主,並非意外」。(顏麟宇攝)

研究民主理論聞名的劍橋大學名譽教授約翰・鄧恩(John Dunn),今(2)日接受《風傳媒》專訪,面對中國威脅,「台灣選擇走向民主,並非意外」,台灣的民主發展和世界各國頗為特殊,由於台灣社會對於兩岸關係看法非常分歧,過去以來長期扮演守護者的美國,目前看起來又不甚可靠,台灣當局要發展出一套與中國和平共處,又能說服台灣民眾的兩岸政策,非常的困難,兩岸關係很難以文字具象化,但如果有和平的選項,台灣站在自身利益,就不該拒絕。

鄧恩本次來台,係受長風基金會、台灣研究基金會之邀,來台發表「西方自由主義的弱點」論文,針對近年「中間偏左」與「中間偏右」的西方自由主義民主制度發生治理危機,「中國模式」被部分人士形容為新興國家替代模式,鄧恩強調,「中國模式」是中國共產黨1949年取得政權後,面對長期外部軍事威脅,所發展出來的治理模式,有其歷史背景,其他國家要複製非常困難。

20180602-長風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江宜樺(二排左6)2日舉辦「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21世紀新興全球秩序之探索」國際學術研討會。(顏麟宇攝)
長風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江宜樺(二排左6)2日舉辦「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21世紀新興全球秩序之探索」國際學術研討會。(顏麟宇攝)

鄧恩表示,面對歐美國家民粹運動的崛起,全球自由主義目前正處在「最脆弱的時刻」,「經濟」是歐美國家,目前所面臨最大問題。

西方民主政治發展史 未思考「經濟選擇」本質

鄧恩說,西方民主政治發展歷史,從未思考過「經濟選擇」本質(nature of economic choice)的重要性,鄧恩表示,古代希臘雅典式民主,城邦人民在進行政治決策時,充分了解所有的選項及其後果,然而今天的代議民主制度,已經遠比當時複雜,資本主義全球化社會,選民必須對經濟議題有足夠的掌握,否則在面臨政治抉擇時,可能會發生錯誤的判斷,政治人物的存在目的,原本是為了在重大議題上,為人民做決策,但如果連政治人物都搞不清楚問題本質,人民就只能聽天由命。

英國脫歐公投,就是最明顯的例子。鄧恩表示,英國人民在脫歐公投以前,根本搞不清楚脫歐的後果,就連政治人物也搞不清楚。

英國脫歐談判代表(左排)與歐盟的脫歐談判代表(右排)(美聯社)
英國人民在脫歐公投以前,根本搞不清楚脫歐的後果,就連政治人物也搞不清楚。圖為英國脫歐談判代表(左排)與歐盟的脫歐談判代表(右排)。(資料照,美聯社)

然而,自由主義代議式民主相較於非民主模式,仍然有其相對優點,代議式民主讓人民知道,檯面上究竟有哪些選項,人民雖然無法預見這些選項的後果,但萬一選了很糟的選項,至少可以等到下次選舉進行導正,另外,代議式民主也讓國家外部的壓力降到了最低。

「中國模式」在公共治理具備效率 但要維持政績才能永績

對於「中國模式」,鄧恩認為,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的權力結構,的確讓中國在公共治理上具備相對效率,但是這樣的治理效率還需要長期觀察,畢竟,中國共產黨1949年在國共內戰後,取得人民授權(mandate),這樣的授權必須維持一定政績才能永續,目前為止,中國當局的治理能力仍然很強,治國成績也相對成功。

習近平在博鰲論壇上發言。(美聯社)
中國共產黨1949年在國共內戰後,取得人民授權(mandate),這樣的授權必須維持一定政績才能永續。圖為中共主席習近平。(資料照,美聯社)

鄧恩表示,不可諱言,面對資本主義世界,沒有一個國家的政治體制是完美無缺的,中國過去的歷史發展始終維持相對穩定結構,如果能夠發展出有效率的政治體制,通常可以維持上百年,但中國人民對中國共產黨的授權,是一種想像式的授權,這樣的人民授權隨時有可能因為內部與外部情勢而轉變。

事實上,如果攤開中國的治理成績,中國在有些地方並不理想,首先,中國對於經濟底層人民照顧,成績並不光彩,其次,中國在西藏與新疆的治理紀錄也很糟糕,「如果我是台灣人,我也會認為中國的對台政策很糟,尤其是中國對台灣的打壓動作,只會造成台灣人民更多的反彈。」

中國模式很難在其他國家複製

對於部分人士主張「中國模式」,可以成為新興國家借鏡,鄧恩認為,中國模式很難在其他國家複製,中國之所有今天,是因為中國1949年以後面對外部威脅,長期以來所建立的政黨與軍事組織,深深地嵌入社會結構,其他共產國家像越南,雖然有類似之處,但建國過程都付出了龐大的代價,沒有一個國家願意經歷像越戰一樣的慘痛歷史。

鄧恩表示,中國模式雖然無法幫助其他新興國家,但仍給予中國親近國家一些激勵效果,面對中國的崛起,包括台灣在內也必須在政策上相應調整。

鄧恩說,台灣毫無疑問是一個主權國家,本質上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但台灣的政治治理,必須考量到中國的態度,畢竟中國的威脅確實存在,台灣無論如何都須面對。

不過,麻煩的是,台灣不管是誰執政,就兩岸議題,都很難給予人民令人信服的答案,由於台灣社會在兩岸議題上意見非常分歧,兩岸政策很難用文字具象化,台灣人無法具體預見,什麼樣的兩岸政策可以具體行得通,台灣過去有很長一段時間,依靠美國保護台海安全,然而美國川普政權,是一個很不保險的守護者,因此,台灣必須在兩岸議題上放軟身段,例如兩岸統一。

美國總統川普。(美聯社)
美國川普政權是一個很不保險的守護者,因此,台灣必須在兩岸議題上放軟身段,例如兩岸統一。(資料照,美聯社)

鄧恩認為,台灣走向民主體制,並非意外,而是必然,面對中國的威脅,台灣必須要在法治與人權保障上,建立足夠的信心,他無法想像,台灣社會在面對中國時,會為了換取利益,將辛苦建立的民主體制讓渡出來,然而,民主政治的發展,並不保證一定可以打贏戰爭,台灣必須要學習與中國相處之道。

礙於華人「面子」 兩岸議題愈來愈不明智

鄧恩表示,台灣與中國的長期對立,雙方礙於華人的「面子」議題,在處理兩岸議題上,愈來愈顯得不明智(unwise),他不認為中國解放軍現階段真的會採取「武統」手段,畢竟這將付出龐大代價。面對中國,如果台灣能夠用有限度的示弱(bow),換取台灣民主體制的不變與獨立運作,這樣的選項,現階段在台灣社會被接受的機率是「零」,然而,從旁觀者角度,台灣若不接受這樣的選項,就顯得不明智。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上祚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