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西方國家影響力為何衰退?前新加坡駐聯合國大使馬凱碩:他們犯了3個錯

前新加坡駐聯合國大使馬凱碩說,西方國家影響力衰退,是因忽略中國、印度崛起。(甘岱民攝)

前新加坡駐聯合國大使馬凱碩說,西方國家影響力衰退,是因忽略中國、印度崛起。(甘岱民攝)

二次大戰過後,全世界建立一套國際體系,繞著美國運行。如今,當初高舉「自由民主」的美國開始興起民粹主義,中國則由過去經貿制度的參與者,變成新興大國,重新架構國際經貿的秩序。

中國崛起將帶來何種影響?以及夾在中美之間的台灣,如何找到出路?前行政院長江宜樺成立的長風文教基金會,昨(1)日下午邀請前新加坡駐聯合國大使馬凱碩(Kishore Mahbubani)以「西方迷失了嗎?」為題發表演講。前總統馬英九也出席並全程聆聽。

20180601-長風基金會講座,前總統馬英九在觀眾席聆聽。(甘岱民攝)
長風基金會講座,前總統馬英九(左)全程聆聽。(甘岱民攝)

馬凱碩除了是前新加坡駐聯合國大使,也曾任聯合國安理會主席、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學院院長,現在是新加坡國立大學公共政策實務教授、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春秋學者。

馬凱碩著有《亞半球大國崛起》、《新亞洲半球:全球力量向東方不可抗拒之轉移》等書。對於全球局勢,他曾批判西方國家,在民主、法治等面向都是腐敗的,而聯合國和國際貨幣基金等國際機構,也都是為了西方利益而成立。

談到為何要關心西方國家的問題,馬凱碩說,「道理很簡單,因為西方世界是最成功的文明。」假如西方世界不曾成功、現代化,創造出有秩序的世界,現在人類世界會很不一樣。

殖民剝削資源 卻傳播西方成就

馬凱碩表示,他知道18世紀時,西方世界透過殖民,剝削許多國家的資源,但確實不能否認西方國家的各種成就,藉此傳播到世界各地。

「過去30年,我們看到很多負面報導,讓我們覺得這世界完蛋了。」不過馬凱碩認為,其實現在是「全世界有史以來最和平的時期」。就以戰爭而言,在2006年時,全球因國與國間衝突,死亡的人數為6.5萬人,但現在則不到2千。

過去人們認為「貧窮」不會消失,但在各國努力下,全世界的「極端貧窮」人口從1950年代的75%,到了1980年剩44%,現在更低於10%。根據美國官方預測,到2030年,極端貧窮的人口很有可能降到0%。

亞洲人認命 西方人找答案

「西方社會能如此進步,是因他們願意找出問題解決辦法。」馬凱碩以自身經驗為例,他說自己出生於新加坡,但父母是印度人。他們沒受過西方教育,遇到問題,第一個反應就是亞洲人思維——認命!但現在,人們會思考如何改善生活,掌握自己人生,「這就是源自於西方教育。」

西方列強忽略中印崛起

不過為何現在西方國家影響力衰退,人民也對社會越來越茫然?馬凱碩指出,原因是過去30年,西方國家犯了3個錯誤。

「第1個錯誤發生在1990年。」馬凱碩說,當時冷戰結束,蘇聯瓦解,柏林圍牆倒塌,美國政經學者法蘭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提出「歷史終結論」,認為西方民主制是人類社會演化的終點,「但難過的是,這句話似乎催眠了西方國家,讓他們完全沒注意到中國和印度將會逐漸崛起。」

而第2個錯誤緊接著在2001年發生。馬凱碩認為,美國因紐約發生911恐怖攻擊事件,開始將注意力轉向中東國家,多次出兵伊拉克、伊朗等地。但與此同時,中國則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為全球貿易體系注入超過8億名勞工,使許多西方國家的人民因此失業,也間接成了日後川普當選美國總統的原因之一。

至於最後1個錯誤,馬凱碩說,是發生在2014年。他提到,在1980年時,中國購買力平價指數(PPP)還不到美國的10分之1,但30多年過去,中國的PPP已大幅提升,《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等西方媒體卻沒將此放在頭版示警,「這就是很大的問題。」

遵行「3M」 找回正確道路

馬凱碩表示,西方世界還是能找回正確道路,前提是要遵行「3M」—低限主義(Minimumism)、多邊主義(Multilateralism)和馬基維利(Machiavelli)主義。

他建議,美國等西方國家不應再隨意介入他國事務,「干預之後的結果會比以前更糟糕,人民遭受更多苦難。」馬凱碩也以東協為例,指出該組織的包容性,是讓東南亞國家的經濟可以快速發展的原因。相對而言,美國則要想想,「不要再扯聯合國的大腿,搬石頭砸自己的腳」,應該思考如何接受並與中國合作。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朱冠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