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瑟蘭觀點:我的巴基斯坦鬥雞,曾經不問人間戰火

2018-04-26 05:50

? 人氣

巴基斯坦婆家有個養牛場。(亞瑟蘭提供)

巴基斯坦婆家有個養牛場。(亞瑟蘭提供)

在我的巴基斯坦婆家,有一個養牛場,那原是一戶村外河邊的人家,自從整楹屋舍連同院埕賣給我們之後,屋外的庭園與空地,便成了公公的養牛場,大小牛兒們,除了夏季每日早晚都會趕下河泡水外,平常的吃喝拉撒睡,便都在這爿戶外的露天庭園解決。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沿著養牛場的圍牆,公公砌了兩道矮槽,只要把攪碎的糧草拋灑槽內,牛兒自會在此依序就食;隨著公公的牛愈養愈多,「食指浩繁」,後來便在圍牆的外側,又砌了一道。

穿過養牛場,進入裡屋,共有四間方正的起居室,呈L型格局排列,L型屋宇外的小院子,則搭了個棚架,一株約十年樹齡的葡萄,蔓延攀展,因此,即使已是沒有人住的空院,卻依舊呈現一股生氣盎然的景象;葡萄植株旁,另有幾棵石榴、芭樂以及一樹華蓋蓊鬱的印度特有種漿果;夏天時,受不了屋內窒悶的我,總會搬張繩床坐在這些偶爾可得輕風拂掠的層層樹蔭下乘涼看書。

樹園子的兩側,另有一間矮舍,原是廚房、倉庫、浴廁,如今,便都讓小叔拿來當養雞欄了。

巴基斯坦婆家有個養牛場。(亞瑟蘭提供)
巴基斯坦婆家有個養牛場。(亞瑟蘭提供)

有那麼一天,閒來無事,小叔像引薦自家小孩般,絮絮聒聒開始向我介紹他的那些「雞家庭」與雞故事。

小叔一窩窩點數,一扇扇門打開,一時之間,野在園子裡到處亂竄的,都是咕咕唧唧的雞啼,好不熱鬧;有帶著五隻小雞開始啄蟲子覓食的老母雞,有身手矯健、活蹦亂跳的青壯雞,最有趣的是,竟還有幾隻昂首鶴立的「打架的雞」。

「打架的雞?」

小叔說的是旁遮普方言,他知我聽不懂,特地圈起手指,做著雞打架的手勢。

所以,是鬥雞了。

我不無好奇地追問,小叔頓時神采飛揚,講個沒停,「這是騎了好久好久的摩托車去好遠好遠的地方買的;買來的時候是雞寶寶,現在長這麼大了。」小叔一邊說,一邊掐著手指比畫雞兒由小至大的模樣。「只有公雞會鬪、母雞不會鬪;兄弟跟兄弟不會鬪;朋友和朋友也不鬪;只有彼此不認識的雞,才會互相鬪……」

愈說真是愈令人神往。

我已前只聽過鬥蟋蟀、鬥牛,但沒聽過鬥雞,因此趕到好奇,便問小叔有沒有機會可以看到,小叔煞有介事地答應,告訴我:「明天讓妳看」,「明天讓妳看」……過了好幾個明天,才終於把人約齊。

就在我浴著晨曦側臥於婆家天台上的繩床看書時,小叔派了村童撞門來喊我,要我快去養牛場:「雞要開始打架了。」

我一接獲通報,便往村外趕去,才走到餘蔭展在牛場外的菩提樹下,迎面剛好看見三輛摩托車正駛進養牛場,年輕人們貼著身騎乘,或兩人或三人;乘坐在後座的,手上都用大圍巾裹覆著一坨不知啥物,待他們下了摩托車,圍巾一解,正是鬥雞。

鬥雞。(亞瑟蘭提供)
鬥雞。(亞瑟蘭提供)

年輕的男人們個個皮膚黝黑,油頭梳得滑亮,其中甚至有打著皮鞋來的、有穿西裝來的,隆重的裝扮,似乎頗正視此番「賽事」。 連客套的寒喧都沒有,連穆斯林見面時互道平安的招呼也沒打,其中看起來最有「職業老將」神態的兩個男人,各自放下自己手中的公雞,即刻展開第一回合。

喜歡這篇文章嗎?

亞瑟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