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戰分子割斷不肯離家者的喉嚨:《倖存的女孩》選摘(1)

2018-04-26 05:10

? 人氣

「好戰分子殺死每一個不肯皈依伊斯蘭,或太固執、太困惑而不肯離家的,也揪出腳步太慢的,射殺他們或割他們的喉嚨。」(資料照,美聯社)

「好戰分子殺死每一個不肯皈依伊斯蘭,或太固執、太困惑而不肯離家的,也揪出腳步太慢的,射殺他們或割他們的喉嚨。」(資料照,美聯社)

二○一四年,ISIS入侵她的家園,實行種族滅絕。哥哥與母親被殘忍殺害,她被賣給聖戰士當性奴;那一年,她二十一歲。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娜迪雅‧穆拉德沒有被這一切擊退,兩年後,她站上聯合國的講台,作證ISIS帶來的暴行,終讓聯合國實施制裁。

ISIS在二○一四年八月三日的清晨,太陽升起前來到克邱的外緣。第一批卡車抵達時,我正躺在屋頂的床墊上,艾德姬和狄瑪兒之間。伊拉克夏天的空氣又熱又多塵土,但我還是喜歡睡外面,就像我喜歡坐貨車後頭,不喜歡被困在裡面一樣。我們會把屋頂隔成幾個部分,給已婚夫婦和他們的小家庭隱私,但我們還是隔著牆說悄悄話和跨越屋頂交談。平常,在鄰居討論白天生活和默禱的聲音中,我很容易入睡,而最近,隨著暴力橫掃伊拉克,待在我們看得到來人的屋頂上,感覺比較沒那麼容易受到攻擊。

那一晚沒有人入睡。幾個鐘頭前,ISIS對數個鄰近村落發動奇襲,把數千個亞茲迪人逐出家園,成群趕往辛賈爾山區,而那支茫然、恐慌的隊伍,很快變得稀稀落落。在他們身後,好戰分子殺死每一個不肯皈依伊斯蘭,或太固執、太困惑而不肯離家的,也揪出腳步太慢的,射殺他們或割他們的喉嚨。那些卡車,當他們隆隆接近克邱,聽來就像接連在農村靜謐中爆炸的手榴彈。我們怕得蜷縮身子,緊挨彼此。

2018-04-23《倖存的女孩》後排左起:嫂嫂吉蘭、嫂嫂莫娜、尊親、侄女芭蘇、姐姐艾德姫、侄女娜卓、凱薩琳、瑪伊莎和我,2014年在克邱家中合影。(圖為時報出版提供)
後排左起:嫂嫂吉蘭、嫂嫂莫娜、尊親、侄女芭蘇、姐姐艾德姫、侄女娜卓、凱薩琳、瑪伊莎和作者,2014年在克邱家中合影。(圖為時報出版提供)

ISIS輕易攻占辛賈爾,僅遭遇數百名亞茲迪男人抵抗,他們持自己的武器奮力捍衛家鄉,但一下子就彈盡援絕。我們很快明白,鄰村許多遜尼派阿拉伯人都歡迎這些激進分子,甚至加入他們,封鎖亞茲迪人安全逃生的道路,允許恐怖分子俘虜所有未能逃出克邱鄰村的非遜尼派,並跟著恐怖分子洗劫人去樓空的亞茲迪村落。但更令我們震驚的是那些信誓旦旦保護我們的庫德族人。深夜,在毫無知會下,那些一再保證會為我們戰鬥到最後的敢死軍已撤離辛賈爾,擠上卡車,在ISIS好戰分子來襲前開回安全的地方。

庫德政府後來表示,這是「戰略性的撤退。」他們說,士兵人數不足以保住這個地區,而他們的指揮官認為,留下來無異於自殺;他們的頑抗在伊拉克其他地區,他們有勝算的地區會比較有用。我們試著將怒火集中於做決定的庫德斯坦的領導人而非個別士兵。我們不能理解的是,他們為什麼不告而別、不帶我們一起走,或協助我們前往安全的地方。若知道他們離開,我們就會去庫德斯坦了。若知道他們離開,我幾乎可以肯定,在ISIS抵達之際,克邱不會有半個人。

2018-04-23《倖存的女孩》伊拉克北部地圖(圖為時報出版提供)
伊拉克北部地圖,庫德族於ISIS好戰份子襲擊前棄村民不顧。(圖為時報出版提供)

村民說庫德族背叛。家在崗哨附近的村民見到敢死軍漏夜離開,曾乞求他們至少把武器留下來給村民使用,乞求不成。消息迅速傳遍村裡,但仍要過一段時間,事實才被會意過來。敢死軍一直備受尊敬,很多人深信他們會回來執行任務,以至於我們第一次在克邱聽到ISIS的一連串槍砲聲時,有些婦女竊竊私語:「說不定是敢死軍回來救我們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