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2018選舉就是一個「亂」字

2018-03-19 07:10

? 人氣

國、民兩黨俱弱,其他小黨完全沒有整個第三勢力的能力,反倒是雙北市長參選人侯友宜(左)和柯文哲(右)最像第三勢力。(取自兩人臉書粉絲頁)

國、民兩黨俱弱,其他小黨完全沒有整個第三勢力的能力,反倒是雙北市長參選人侯友宜(左)和柯文哲(右)最像第三勢力。(取自兩人臉書粉絲頁)

年底選舉,民進黨是支持度大跌,國民黨是積弱不振,「天下不歸藍則歸綠」之勢打破,中間選民成為最大板塊。但吊詭的是,第三勢力整合同樣失敗,理應吸引最多中間選民、承接藍綠失落版圖的大好形勢再度落空。這種「三弱」之局,使年底選情充滿不確定性,借用李清照詞「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正是「2018選情,怎一個亂字了得!」

在訊息時代,特別是網路訊息大行其道時代,代議民主的精神及權威大幅式微,「參與民主」快速崛起。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奈斯比的《大趨勢》一書就預言了代議民主的崩潰,說「政治上左右兩派都奄奄待斃,一切活動主要由中間派發起」、「兩黨制已接近死亡,被大多數人棄如敝屣」、「領導地位要有主力隊伍在前開道,如今美國出現的卻是隊伍越變越小,原因是隊伍越來越多」。而奈斯比寫作當時,尚不能稱為網路時代,他描述的狀況應該更適於現在的民主國家包括台灣。

川普為什麼意外當選總統?因為民主共和兩黨建制派解決問題的能力及誠意,不再受經濟挫敗的中產階級(憤怒的中間選民)信賴;不甘淪落的中產階級(以勞工為主)對兩黨大反撲,造成「反建制」的川普出線。美國的「意外」同樣出現在歐洲許多民主國家,也理應出現在藍綠兩黨政治愈來愈不受信賴的台灣。

台灣已經過三次政黨輪替,民眾對執政黨的觀感及期望同樣愈來愈差。不同的是,奈斯比書中所謂代議民主的崩潰,主要是指「今日全國性政黨已虛有其表,國會山莊有五百三十五個政黨」;而台灣卻是「完全執政的政黨虛有其表,國會山莊只能聽從一個聲音」,而且那個民選總統兼黨主席的「一個聲音」是一蟹不如一蟹。

其中,李登輝的政治歷練及政治成熟度最完整,做為民選總統及黨主席的表現最佳。阿扁當過台北市長及黨內派系首腦,歷練僅次於李登輝。馬英九當過台北市長,也受過黨職訓練,他不如阿扁之處是政治歷練,也就是「不知民間疾苦」。至於蔡英文,擔任總統之前只當過幕僚(陸委會是幕僚單位,行政院副院長也不能獨當一面),擔任黨主席前什麼黨職也沒有,政治歷練遠比扁馬差。

20180314-總統蔡英文14日出席民進黨中執會。(顏麟宇攝)
蔡英文總統執政,民進黨民調迄無起色。圖為總統蔡英文14日出席民進黨中執會。(顏麟宇攝)

明明是民進黨這個「非軍公教政黨」最適合推出的年金改革及轉型正義,在蔡英文手上卻處理得離離落落、兩面不討好,原因就在她缺乏歷練(本身屬於「軍公教」,又是「順民」心態)。一個曾經虎虎生風、倡導台灣改革領先其他各黨的民進黨,對蔡這種素質的領導者,居然能讓她「一個聲音」坤綱獨斷,又能讓她安坐黨主席之位不受批評,民進黨民意支持度不大跌也難!

民意支持度大跌,照理黨內應該更團結,以保障2018戰果。但民進黨不只「提名必當選地區」如台南、嘉縣初選殺得頭破血流,「優勢喪失地區」如宜蘭當地黨員不服黨的提名人選,黨中央與基層「利害不同地區」如北市更是各行其是、各有算盤。這樣「執政傲慢」的民進黨(因為傲慢,地方才敢肆無忌憚內鬥,中央才敢不顧基層反對),如果還能不「驕兵必敗」,只能說是拜國民黨積弱及第三勢力整合失敗之賜了!

而國民黨的問題更嚴重,最嚴重的就是反改革。民進黨祕書長掦言「要讓國民黨再輸一次,反改革力量才會死心」,雖然狂妄,但國民黨反改革(不論年改或轉型正義)卻是事實。連一個不算改革派的黨員陳學聖都懂得說「我覺得國民黨還沒找回民眾對國民黨支持的熱情。不要認為民進黨做得不好,選民就會把票投給國民黨。沒有所謂正常的鐘擺效應,一定是國民黨要接地氣、要找回人氣,讓民眾覺得我支持國民黨,這國家才有未來;而不是靠民進黨做得不好,國民黨就可以撿這個便宜。」由此可見,國民黨的積弱也是咎由自取!

民進黨支持度大跌及內鬥自傷,國民黨積弱不振(卻絕對沒有弱到如「執政傲慢」者所嘲笑的「失敗者聯盟」),致使雙方失望的支持者游離而出,中間選民暴量增加。這本是第三勢力千載難逢的「機遇」。可惜他們又重蹈2015年覆轍,整合失敗,白白錯失了承接藍綠失落版圖的大好形勢,光會說些什麼「共同把餅做大」、「兄弟登山各自努力」。一大堆小黨分散票源,只會把餅越做越小,怎麼可能共同做大?而兄弟登山正該齊心努力,怎麼變成各自努力?「小」黨怎麼還有那麼「大」私心?

20180317-國民黨新竹縣小組長授證,主席吳敦義出席。(盧逸峰攝)
民進黨民調低迷,國民黨却依舊積弱不振。圖為國民黨新竹縣小組長授證,主席吳敦義出席。(盧逸峰攝)

比起來,柯文哲的做法更像「第三勢力」。侯友宜雖然最可能代表藍營角逐新北市,他的態度及作法也像「第三勢力」。柯文哲拜會李登輝、林義雄、姚嘉文、辜寬敏等;有影響力的前總統、前民進黨主席、獨派大老,他都「關照」到了。而且李登輝公開力挺柯,因為「他的支持度高」,同時「民進黨沒人」(意思是沒人可打敗國民黨)。報載林義雄及姚嘉文也私下表達支持柯連仼。辜寬敏也說「要選台北市長,黨派不是問題,對台北市民的服務才最要緊。」

侯友宜則表示,他擔任公職三十八年「為民服務」,參選只為「不忘初心」,未來會「不分藍綠、黨派」,把新北市建設好,讓市民「安居樂業」。他還說,讓這塊土地上的人民安居樂業,是他永遠不變的職志。他感嘆,現今政治對立、藍綠衝突,「下一代看得到機會嗎?看得到明天嗎?」

第三勢力諸小黨的做法不像「第三勢力」,反而柯、侯讓自己更像「第三勢力」。這使我想起2006年我的《認真思考第三勢力》一文指出:「從國民黨一黨獨大、黨外悲情時代,到國民兩黨對峙,再到國、民、親、台(聯)四黨混戰,基本思考都是藍綠、統獨、本土外來的兩極對抗。而兩極對抗是極度排他、非此即彼的。在這種對抗下,最大犧牲者就是台灣的族群和諧及社會安定。面對這種兩極對抗結構,「和解共生」是沒有前途的。要打破這種詛咒,只有打破兩極對抗,倡議「第三勢力」,讓後者成為某種(超越雙方的)仲裁力量,或第三種選擇。」

而2018選舉,藍、綠、第三勢力陣營內部的 「各自添亂」,也使我想起曹操以過來人身分寫出的《蒿里》詩:「關東有義士,興兵討群凶(討伐董卓一群作亂京城的人)。初期會盟津,乃心在咸陽(要合力攻進京城)。軍合力不齊(軍隊會合,卻各自為政),躊躇而雁行(遲遲不得前進)。勢力使人爭,嗣還自相戕(結果竟是自相殘殺)。」

*作者為時事評論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