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知難行易」─依《荒漠甘泉》和平移除蔣公銅像

2018-03-19 05:30

? 人氣

師大校門今昔。(資料照,取自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數位校史館)。

師大校門今昔。(資料照,取自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數位校史館)。

緬懷先總統、故總統的諸君,是時候讓兩位已故國家元首蒙主寵召。

銅像們平日飽受日曬雨淋,三不五時還得用笑臉迎接紅雨洗禮、電鋸撓癢。它們或坐或站實也沒什麼「銅生樂趣」,不如功成身退。

接受和平移除有關兩蔣的紀念單位、銅像等象徵符號。

依《促轉條例》第5條第1項中「以其他方式處置」之規定,可將象徵符號進行公益拍賣(目的限私人收藏),拍賣所得作為動員戡亂以來的政治受難者家屬賠償基金,或用來推動轉型正義的公民教育經費。

然而,政府應尊重隨先總統來台老兵之個人意願,妥善處置與其密切相關的先總統銅像或肖像。

人的價值不必依賴形體才能存在。如果前人留下的果實諸君能好好品味,並持續耕耘,應該就是對其最大的讚美了。

先總統領導之政府對於臺灣的人民,最初且最為今人所知的重大傷害,大概是1947年(民國36年)2月27日以來的一連串事件(即「二二八事件」)。其中又以同年3月5日給陳儀的電文:「已派步兵一團並派憲兵一營,限本月7日由滬啟運,勿念。」最為今人詬病。此決策的後果,先總統責無旁貸。

不可否認,被害者家屬仍處於不夠友善的環境,時下更有許多青年挺身而出,以真相、自由為著力點,對不夠周詳的權力體制提出振聾發聵的批判。其行為或得體、或偏激,諸君苟得其情,宜哀矜勿喜、勿嗔。年復一年的衝突欲轉為對話,唯賴諸君同理、退讓,才是根本解決之道。

蔣公銅像.師大校門今昔(圖片來源: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數位校史館)。(作者彭奎翰提供)
師大校門今昔。(取自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數位校史館)

諸君或曾擔憂失去與先總統的情感連結,卻鮮少嘗試從信仰角度去思考蔣中正其「人」。

《荒漠甘泉》2月28日內文提到一位除了病痛與信仰外一無所有的婦人歌頌著:「我一生常起起伏伏,無論在地卑微匐伏,或是在天榮光普照,我都高唱哈利路亞!」不論先總統歷史地位的尊卑,諸君應欣慰他仍讚美上帝。

在決定派兵的前一天,先總統或許讀到《荒漠甘泉》3月4日的內文:「讓我們能和約伯同聲的說:『祂試煉我之後,我必顯出如金子』」諸君當以此為目標。民主制度正在試煉諸君,然諸君的同理、退讓,終將顯出超越民主制度的高尚情操,如那真金般不怕火煉。

總理常言「知難行易」,支持和平移除有關兩蔣的象徵符號並非難事。諸君應期盼此和平移除的行為,將會符合道德標準的檢驗。諸君將實踐比民主制度更高尚的同理心,相信任何人都能感受到這份善意。

銅像等象徵意義會隨時空因素而改變,真實的紀念則常存諸君心懷,而非具體而微的符號之前。

正因生在自由寶島,本文的高度理想才有實踐之可能。是故,緬懷先總統、故總統的諸君,是時候支持和平移除有關兩蔣的象徵符號了。

*作者為台大歷史所碩士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