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紹煒專欄:希臘危機中的道德風險

2015-02-01 05:30

? 人氣

希臘變天,反撙節政黨上台要求債務減免,德法等國擔心引發道德風險而一口回絕。(美聯社)

希臘變天,反撙節政黨上台要求債務減免,德法等國擔心引發道德風險而一口回絕。(美聯社)

過去一周,國際金融市場都處在「希臘變天」的震盪中;反撙節、反紓困的左傾政黨勝選,而且找了反紓困最力者出任新的財政部長,希臘是篤定會提出重議紓困條件、債務減記等要求;歐元區的兩個大咖德國與法國也已明確發出「不接受」的訊息─對那些債權國而言,最擔心的是接受希臘的要求,無異自我製造了一個「道德風險」(或是道德危機)。

道德風險是指經濟行為者可增加自己的利益、效益,而因此產生的損失或成本卻可以由別人承擔,這讓其缺乏自我克制的誘因與動機,反而會極大化的增加自己的利益,讓其它人承擔損失。在2008年金融海嘯時,各國政府對許多面臨倒閉銀行與大企業伸出援手時,反對最力的理由之一,就是因「大到不能倒」而引發的「道德風險」,反對紓困者認為紓困會導致銀行因篤定有政府會為其收拾殘局,而更有冒高風險、追求高利潤的誘因。

希臘的情況亦雷同。如果希臘過去的揮霍、財政支出的不節制,最後導致國家財政崩潰,要由鄰國出資協助其善後,但希臘卻可以像「沒事的人兒」一樣,繼續揮霍,連鄰國拿去救他命的錢,都可以「欠債不還」,要求給予債務減記,自己不必負責,未來希臘豈有自我克制、作好財政紀律的誘因與可能?這就是明顯的道德風險。

讓負責紓困的「三駕馬車」(指負責援助希臘的歐盟、IMF、歐洲央行),及真正出資最多的德國擔心的是:這個道德風險的進一步擴散。如果希臘可以如此,那其它接受紓困的歐豬國家呢?是不是會群起效尤?

希臘的債務有3230億歐元,其中2460億元是來自「三駕馬車」及其它歐元區國家,所有國家中又以德國在希臘的曝險最多,高達560億歐元(約2兆台幣),如果這筆債務拿不回來,等於每個德國民眾為希臘債務付出了700歐元─德國民眾豈願意為其揮霍無度的窮鄰邦支付此代價?但問題是現實上,風暴發生以來,經濟規模已減少4分之1的希臘,還債能力顯然不佳,繼續背負這麼沈重的債務,希臘經濟更難重新啟動。

學者對這個問題已經吵翻天了,有人主張歐洲該放鬆撙節措施,給予希臘債務減半,才能讓希臘經濟脫困,未來才有能力還債;反對者則認為「歐洲承擔不起寬恕希臘的代價」,所以絕對不能讓希臘債務減記。

到目前為止,所有歐元區國家及三駕馬車,都口徑一致,強硬的表達不給予希臘債務減免的立場。關鍵因素有2個,1個是經濟上的考量,就是造成道德風險;另1個是政治上的因素,給予希臘債務減免會造成歐洲各國極左與極右勢力的得勢,歐洲可能陷人嚴重的紛爭與分裂中─事實上這兩個因素又是一體兩面。

接受紓困援助的歐豬五國內部,幾乎都有極左勢力極力鼓吹反紓困,且勢力逐漸上揚。如果希臘反紓困結果是得到債務減免,而不是後續金援不到、甚至被迫退出歐元區而帶來的經濟災難,結果歐豬國家內的極左勢力必然得到更多民眾支持,甚至可能在下次選舉拿下政權,上台後再撕毀紓困承諾、要求債務減免。

而對出資金援希臘的國家而言,內部同樣也有反紓困的政黨,這些被歸類於極右的政黨是反對給予任何一個國家金援紓困。希臘債務如成功減記,希臘可以大手筆花費自己實際不擁有,而是鄰國提供的資金,去支付公務員的薪資、提供希臘人不應享有的福利、提高最高工資,可以想像其它國家民眾心中會有多大的反感,這將導致反紓困的極右勢力更形抬頭,給現在執政者威脅。因此那些出資國家的執政者,都有絕對不能姑息、接受希臘債務減免要求的政治壓力,退此一步,可能是政權崩潰、執政者下台。

希臘的籌碼其實很少,相較於4年前的希臘危機爆發時,現在歐元區已經更能承受希臘退出歐元區的震盪與代價,但希臘則難以承受退出的代價─那意味著經濟進一步緊縮、財政崩潰、資金外逃、金融風暴,希臘經濟要恢復元氣,需要的時間短則5年、長則10年以上。也因此新執政者縱然強硬的表達減少債務、放鬆撙節的要求,但卻也強調希臘仍要繼續留在歐元區。

這次希臘危機較可能的解決方式應該是「各退一步」,希臘不能強要債務減免,但貸款國則對放寬還債條件與限制。但如果雙方不能達成協議,希臘走入片面違約,則可能被迫退出歐元區。屆時必然吸引全球經濟學家與金融市場的眼光,因為這是前所未有的事件,希臘如何能「有序」退出,歐元區與希臘經濟與金融市場的影響如何,都將是一個最佳的觀察與研究範例。

喜歡這篇文章嗎?

呂紹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