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令信觀點:不能料敵機先的蔡政府,抓不到國防自主的重點

2017-12-05 07:00

? 人氣

蔡英文總統前往空軍屏東基地主持「P-3C型機成軍暨S-2T型機除役及飛行部隊番號更銜典禮」。(蘇仲泓攝)

蔡英文總統前往空軍屏東基地主持「P-3C型機成軍暨S-2T型機除役及飛行部隊番號更銜典禮」。(蘇仲泓攝)

蔡政府的國防部署核心理念就是「防衛固守,重層嚇阻」,看起來好像真有那麼一回事,可是馮世寬部長為何還要在慶富與獵雷艦案報告時卻透露:11月22日上午中國有轟六、運八、Tu-154、IL-78、Su-30等各型機多架,經巴士海峽飛往西太平洋,從事跨島鏈遠海長航訓練。這當然不是第一次,從去年7月以後已經很多次了,敵機進逼真的是大事。不過,大鵬部長還強調,國軍全程監控、掌握中國軍機。難道這就是「防衛固守,重層嚇阻」具體實踐?

發布這樣的訊息是在說明,國軍有能力掌握所有戰局嗎?還是用這樣的訊息來警告立委與全體國民,獵雷艦相關的弊案不能用往下查,因為共軍要來了?還是……

再看,中共在19大期間10月22日特別舉行一場「中國特色強軍之路邁出堅定步伐」記者會上,曾駕駛「轟-6K」戰略轟炸機,飛越台灣海峽的解放軍、空軍航空兵特級飛行員劉銳現身說法,指出共軍遠海遠洋訓練實施2年多來,已實現常態化、體系化和實戰化,今後實戰化訓練「還要加大寬度、深度、廣度」。

我國防部對於這個新的情勢變化的因應是什麼?根據國防部的說法,自今年7月以來,中共「轟-6K」多次執行繞台飛行任務,次數之頻繁,竟達兩周繞台4次之多,一度迫使國軍出動F-16、IDF戰機伴飛,造成兩岸軍事緊張的情況。

共軍轟-6K轟炸機。(取自中國空軍官方微博)
共軍轟-6K轟炸機。(取自中國空軍官方微博)

主動情勢一直都是共軍在發動,我方則是全程監控,空軍戰機出動「伴飛」待命因應。仔細再檢視劉銳的說法:

「我們團還沒有裝備轟-6K之前,到西太平洋進行遠海遠洋訓練這種事,放到那個時候真的想都不敢想。現在不光是我們的作戰能力,我們的戰鬥力得到提高,作戰半徑也得到了極大延伸,尤其我們的作戰手段得到了質的飛躍。所以說從某種角度上來講,武器裝備現代化可以催生戰鬥力的生成。」

換言之,以中國自己改良的「轟-6K」為中心的遠海遠洋作戰強軍的訓練與計畫是這兩年來中國空軍的重中之重,繞台只是其中的一環,既可達到「隨時威脅台灣」的目的,更重要的還是不斷在強化這種遠海遠洋作戰實力,以因應南海可能發生的任何變局。共軍基本上就是在練兵,不斷地熟悉戰場,以利未來爆發戰爭時隨時掌握先機。

反觀我方,蔡總統在12月1日空軍上午行「P-3C型機成軍暨S-2T型機除役及飛行部隊番號更銜典禮」說,在P-3C型機全數完成交機作業之後,國軍的戰力更加茁壯,我們會落實「防衛固守,重層嚇阻」的戰略,反制潛艦威脅,爭取制海優勢,捍衛國家。

然而,在整個立體垂直作戰的過程中,共軍只要發動協同作戰,海上航母遼寧號繞台,(2016年12月下旬,遼寧艦穿越宮古海峽、沿著台灣東部海域南下,再從鵝鑾鼻南方的巴士海峽轉到南海進行訓練;2017年1月上旬從南海經台灣海峽北返,返回青島母港,完成「繞台航訓」。今年7月1日遼寧號從台灣海峽中線以西航往香港,再赴南海遠洋訓練),海底潛艦(目前共軍潛艇數量約66-75艘,10艘核能潛艇)進逼,再加上空中再以轟6K戰鬥群,別忘了還有內地長期部署的長程飛彈待命,我方光是P-3C型機就能掌控制海權?而現行的空軍戰鬥群,能否擋住轟6與航母的戰鬥群呢?屆時制空權的維護又要靠什麼先進的戰機呢?(美方或歐盟敢提供給我們嗎?)

值得注意的是劉銳是第一線作戰人員,深切體會到,「非常非常期盼我們軍內外的科技工作者能夠將最前沿的科學技術成果儘快轉化和應用到武器和武器平臺上面,為我們將來打贏提供有效的支撐。」與會的另一位共軍代表國防科技大學電子科學院教授王飛雪回應表示,在「科技興軍」的過程中,解放軍與美俄等先進國家來比系統是晚了20年,還有長路要走,即便到2020年完成了覆蓋,也不能歇口氣,「因為隨著資訊化社會的快速演進,新的需求層出不窮,我們未來的萬物互聯、工業智慧化,都更高的定位和時間的精度提出了要求。……新的生活方式背後都離不開資訊化的支撐,離不開時間和位置的高精度服務,這都給我們科技工作者帶來很大壓力。」科技興軍的目標明確之外連完成時程2020年也列出。不但是強調國防自主,更重要的是結合「萬物互聯、工業智慧化」做為發展新的軍事武器與戰鬥方向。

 

對照我們的「國艦國造」「潛艦國造」等政策與布局,首艘獵雷艦還未完工,負責營造的慶富已經捅下大樓子,讓蔡政府頭痛萬分。而小英總統「個案的挫折,不會改變國防自主的方向。我們一定會一起糾正錯誤,並且從錯誤中學習寶貴的經驗,讓國軍繼續成長茁壯,並為國防自主建立更好的制度與環境」。光說不著邊際的話,沒有把「國防自主」應怎樣重新規畫與落實擘畫出來給國軍弟兄們看;而慶富與獵雷艦的究責行動同樣一場模糊戰,既知錯誤卻不知道真正的錯誤所在,如何從失敗的教訓中「打掉重煉」呢?

1958年8月4日,蔣中正總統對美國駐華大使莊來德表示,蘇聯赫魯雪夫與毛澤東在北京會面後,一定有軍事行動。陳誠形容,蔣的語氣緊張急切,莊萊德卻不以為然。8月11日,蔣研判共軍可能在9月半前後有軍事行動,應在一個月內完成準備,籌撥軍費1億元。政府也將金門、馬祖學生疏散台灣。

最先判斷共軍會進攻金門的是當時國防部長俞大維將軍,他和參謀本部的預判共軍會先搶攻馬祖而準備調兵前往增援的想法完全不一樣,而8月22日他特別飛往金門巡視,第二天巡視過大擔、二擔與小金門後,回到金門到古寧頭陣地,準備參加司令官胡璉招待美軍顧問團的晚宴時,廈門共軍的突然炮火大開,翠谷水上餐廳內的三位副司令官章杰、趙家驤、吉星文三位副司令陣亡,一位參謀長重傷。俞大維與胡璉因為談話而準備前往餐廳時遇上炮火,俞多處受傷與胡相繼進入坑道,逃過大劫。

民國47年的八二三砲戰(國防部發言人臉書)
民國47年的八二三砲戰(國防部發言人臉書)

當晚俞負傷飛回台北,主要目標就是向美方爭取八吋榴炮,他深知唯有這樣強大的火力才有可能壓制共軍的囂張火網,原本拒絕我方購買203榴炮(即八吋炮)的美軍高層此時知道不能再推諉了,馬上把琉球的三門八吋榴炮撥給國軍,9月18日巨炮運抵金門,26日下午4點25分八吋巨炮向對岸圍頭發射,戰報稱,一個多小時時間,203榴砲共徹底殲滅共軍四十幾處目標。國軍觀測準確,射擊準確。圍頭各個敵人砲位,每一中彈,工事散飛、人員血肉支離、火砲破碎。敵人所受打擊,前所未有。巨砲的戰果,遠超過了預期。俞大維對共軍還以顏色,八二三炮戰至此確保金門大勢已定。

料敵機先,從而制敵機先,老蔣與俞大維確有過人之處,對戰場的部署與對敵情之掌握,還有和美方打交道的教訓與經驗更是豐富,可惜的是現在國防部根本沒有像俞大維的部長,而蔡政府只知道一味地「去蔣」,而不知道老蔣在1949年後在台金馬歷次戰役上的調遣將,料敵機先的運籌帷幄歷程與經驗。

當前兩岸情勢早就在變,而且變化速度之快,連共軍自己都承認不可思議,急切求變求新;反觀我方,停滯在「防衛固守,重層嚇阻」的上個世紀戰略思維,而獵雷艦弊端更掀開了這個思維下,政府與國軍科層的僵化。蔡政府光是說要記取教訓,卻看不到改革的劍及履及作為,抓不到「國防自主」的重點,更不了解對岸的共軍現況與發展,毫無章法的國防政策,可以說蔡政府毫無遠慮,事實上光是近憂已經不斷出現了!

*作者為銘傳大學新聞系主任

喜歡這篇文章嗎?

孔令信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