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春鴻觀點:我們都錯把謝長廷的偉大看成荒唐了

2021-05-06 06:50

? 人氣

作者探討謝長廷作為代表中華民國的駐日本大使,是否為言行失格的外交官。(資料照,柯承惠攝)

作者探討謝長廷作為代表中華民國的駐日本大使,是否為言行失格的外交官。(資料照,柯承惠攝)

日本決定兩年後將福島核廢水排放入海,引發周邊鄰國反彈,駐日代表謝長廷多次公開為日方護航,說台灣的核電廠也有排放含「氚」的核廢水,更張貼「核二廠放射性廢水排放統計表」,證明核二廠廢水排放含有微小量的「氚」,說自己沒有造謠;卻遭原能會打臉,表示我方排放的廢水與日本此次擬排放的廢水來源明顯不同,且引用核工博士李敏的說法指出,「日本如果做到國際標準,含氚水排入海洋是可以接受。」對此,台北市議員羅智強就狂酸說,謝長廷這麼愛日本,何不乾脆入籍日本,當個堂堂正正的日本人?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蔡英文派謝長廷去日本做一個中華民國的「好人好事」代表?

本文不打算去追究台灣的核電廠是否也有排放含「氚」及其他毒素的核廢水。本文特別要探討的是謝長廷這個人,作為代表中華民國的駐日本大使,他是不是一個言行失格的外交官?

謝長廷有可能是一個好人,是一個老實人,是一個有能力組閣的行政院長。但是他必須搞清楚,蔡英文派他去日本,不是派他去做一個中華民國的「好人好事」代表;也不是派他去做一棵「老實樹」。英國作家,外交官亨利·沃頓(Henry Wotten,1568-1639)說 : 「大使,是為其祖國的利益而被派往外國去撒謊的老實人。」(An ambassador is an honest man sent to lie abroad for the good of his country.)伏爾泰曾經引述西班牙語中的一句話說 : 「當外交官說『是』時,他的意思是『也許』;當他說『也許』的時候,他的意思是『不』。當他說『不』,他就不是一個合格的外交家。」(When a diplomat says yes, he means ‘perhaps’;When he says perhaps, he means ‘no’;When he says no, he is not a diplomat.)—Voltaire(Quoted, in Spanish, in Escandell 1993.)

外交官是一個政府免費提供食宿和機票到國外的說客。他必須是一個靈巧如蛇的人,「總記得女人的生日而又決不記得她的年紀的人」(Always remembers a woman’s birthday but never remembers her age.)。英國作家奧利弗·赫爾福德(Oliver Herford,1860-1935)說 : 「外交——等於堂而皇之地撒謊。」(Diplomacy: lying in state),只要保持風度,正如俾斯麥(Otto von Bismarck)所言「要有禮;要按外交辭令寫;即使在宣戰文告裏,依然是要遵循禮節的。」(Be polite; write diplomatically; even in a declara­tion of war one observes the rules of politeness.)簡單地說,為了本國的利益,必要時外交官甚至要無中生有,外國人明知他胡說八道,也會理解他的立場。

喜歡這篇文章嗎?

鄭春鴻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