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漫談刺槍術對刺浮沉,願軍民通用交織振興

2021-05-02 05:20

? 人氣

作者致力推廣刺槍術的對刺。(資料照,取自中華民國陸軍臉書)

作者致力推廣刺槍術的對刺。(資料照,取自中華民國陸軍臉書)

第一屆軍民通用刺槍術對刺比賽於108年7月分別在台北花博爭艷館及鳳山金湯營區前後接續舉辦。這項比賽創造了一項歷史記錄:民間公開主辦、參賽人員包含現役與後備軍人、國中生男女生。因緣際會舉辦這場比賽,也開啟了我再度圓夢的想望。所謂「因緣際會」,就是怪怪公司廖英熙董事長一個電話的邀約。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怪怪公司專事開發射擊模擬系統與槍械,產品優良,暢銷世界許多國家,堪稱執此業之牛耳。廖董事業有成,秉持回饋家園社會的初衷,舉辦世界極限射擊大賽以行銷台灣。第二屆大賽在台北花博爭艷館,廖董的邀約讓刺槍術對刺比賽有了華麗的伸展台,更使對刺的推展有個不凡的起手式。

刺槍術對刺的推展是我長期滯留軍旅的主因。民國70年到74年期間,我在體幹班任職,萌生以對刺作為戰技又是運動競技的想望,並著手草擬《對刺規則》

74年初,本該屆退返回小學任教,卻在當時班主任吳長安的推薦下,留營轉往體育組服務。壯志未酬身不還,對刺的推展才有起色,這是我不忍離去留營再留營的緣故。

才到體育組,當時的刺槍術主課胡修考教官受訓後榮調學員隊當隊長,刺槍術主課卻遲遲未做指派,任教有無真本事是一回事,苦差事卻讓人敬謝不敏。一片渾沌,直到體幹班進訓,我就在陳德組長不置可否的情況下,被同事「推舉」充當主課教官,於焉開啟了「從教中學」的刺槍術生涯。

那時期的體幹班,期中以區隊為單位舉辦刺槍術團體刺競賽,競爭激烈,是體幹班各隊的盛事。我接主課之後,期末追加「對刺比賽」,由我主辦並準備獎品。

推展對刺至全軍,並由軍隊到民間再到學校社會,是我的夢想,屢屢為之催生。七十四年,國防部主管機關終於有實施對刺比賽的構想,承辦人(朱臺臨學長)要我草擬規則上呈。

一直以來,我就在研擬對刺規則,故當上級有所要求,我就趁勢而為,很快地就要將草案簽核,期能儘快圓夢。

那時候,我悶著頭「自以為是」做這件沒有人指示的事情,打字印製、拍照洗相片都「委外」,修修改改,花時間精神更自行花錢。慶幸的是,美夢有望成真,但「對刺規則草案」卻無法逐級上呈。拖延一陣後,案子「越級」寄去國防部,再分發政戰學校等單位與專人審查並提供意見。如今高齡逾九旬體育界耆老郭慎老師著力非淺。

彙整各單位與專家的審查意見後,國防部在步校體育館召開示範研討會,由當時的聯三次長李禎林中將主持。而我則領著受訓的體幹班示範講解。會後再就各方意見與主席指裁示修訂規則後呈核。時隔數月,《國軍刺槍術對刺規則》以黃澄澄的封面堂堂令頒,國軍體能戰技運動大會於焉新增了「對刺比賽」項目。民國76年至83年期間,對刺在國軍體能戰技運動大會眾多競技項目中,競爭激烈,場內捉隊廝殺猶如與敵拚博決一死戰,場外圍觀者敲鑼打鼓搖旗吶喊熱鬧非常,參賽與觀賽者無不血脈賁張,形成極為特殊且壯觀場面,無疑地,那是刺槍術真切逼近實戰的年代,那時候,有誰會懷疑刺槍術的實戰性?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