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囚邱和順案 三度爭取非常上訴

2014-08-27 15:22

? 人氣

「邱和順案」律師團27日上午赴最高法院檢察署,聲請提起非常上訴,這是檢察總長顏大和今年5月上任以來,首度收到此案的非常上訴聲請狀。(林韶安攝)

「邱和順案」律師團27日上午赴最高法院檢察署,聲請提起非常上訴,這是檢察總長顏大和今年5月上任以來,首度收到此案的非常上訴聲請狀。(林韶安攝)

「邱和順案」律師團27日上午赴最高法院檢察署,聲請提起非常上訴,這是檢察總長顏大和今年5月上任以來,首度收到此案的非常上訴聲請狀。顏大和究竟會不會有別於駁回2次聲請的前任總長黃世銘,值得外界繼續關注。

史上羈押最久 兩度提非常上訴遭駁回

邱和順被指控為1987年「業務員柯洪玉蘭分屍案」、「國小學童陸正綁架案」的主犯,但案情疑點眾多,例如陸正屍體至今未尋獲、兇刀找不著,指紋、聲紋與被告不符,警員的刑求事實確定,法院卻只排除部分自白等。全案纏訟20多年,2011年最高法院駁回上訴,維持高等法院更11審認定,判決邱和順死刑定讞。在此之前,邱和順從25歲被羈押到49歲,從青年人變為中年人,是台灣司法史上羈押最久的案例。

邱和順死刑判決定讞後,律師團多次聲請再審皆被駁回,2度聲請最高法院檢察署前任檢察總長黃世銘提起非常上訴,也被駁回,當時還引起國際特赦組織發動全球緊急救援。司改會、廢死聯盟、冤獄平反協會、台灣人權促進會27日上午聚集在最高法院檢察署門口召開記者會,蔡瑞月文化基金會的舞者更透過肢體,表演出邱和順當年被刑求與受冤的痛楚。律師團隨後遞交「非常上訴」聲請狀,盼今年5月上任的新檢察總長顏大和,能為此案帶來一線釐清的希望。

蔡瑞月文化基金會的舞者更透過肢體,表演出邱和順當年被刑求與受冤的痛楚。(林韶安攝)

真理大學法律系系主任吳景欽表示,非常上訴其實不樂觀,因為它適用的對象是「審判違背法令者」,邱和順案則是案情事實有問題,照理來說應聲請再審,但台灣的再審機制實在太困難,先前也被駁回,只能嘗試非常上訴。

吳景欽也痛批,這麼明顯有問題的案子,他把判決書拿給學生「盲測」,也就是在蓋掉名字的狀況下問學生有何看法,全班沒有任何學生認為有罪,有人甚至說「這還需要講嗎?」吳表示,邱和順案雖然死刑定讞,但他認為沒有一個法務部長敢簽署執行令,如此一來,擺明就是拖著讓邱和順關到死。

怕成為下一個袴田巖

吳景欽說,他很擔心邱和順案變得跟日本的袴田巖案一樣。死囚袴田巖從30歲被關押長達48年,但全案證據疑點太多,78歲終於獲得重審機會,袴田巖的一生卻已被毀,而毀的甚至不只1人,當年僅28歲的一審承審法官熊本典道曾堅持無罪推定,卻敵不過其他法官的壓力,仍判決袴田巖死刑,後來熊本受不了良心譴責,酗酒、流浪自毀事業,2007年才又站出來為袴田巖說話,引起媒體注意,而那時的熊本也垂垂老矣。

吳景欽感慨說,日本的司法體制有問題,至少還有1個法官出面反省,甚至投入救援,台灣的司法體系卻根本沒有糾錯機制,沒有法官願意質疑自己或質疑別的法官,「判過邱和順案的法官,你自己去算,光算高等法院,每次合議庭有3個,打到更11審就有幾個?有沒有哪一個敢出來自我糾正?台灣的司法可悲就可悲在,沒有一個法官勇於挑戰司法的缺陷,沒有一個法官有那個道德勇氣……」

律師尤伯祥也說,當初刑求邱和順的那幾個警察,雖然判刑確定,但2個逃到中國、1個緩刑,根本沒有人被關。換句話說,在司法流程中出包的小螺絲釘,總是沒有被嚴厲究責與引以為戒。

尤伯祥也指出,今年6月有54位學者參加司改會的連署,認為邱和順的判決有問題,向司法院遞交提請審查理由書,而監察院去年6月14日出爐1份調查報告,認為陸正案可能是冤案之後,今年7月9日又作出1份調查報告,把柯洪玉蘭案也做了完整整理,認為邱和順涉及的2個案件都可能是冤案,並建議檢察總長提起非常上訴。

同為邱和順律師團成員的顧立雄則沉痛表示,他已無話可說,只盼檢察總長能夠提起非常上訴。

同為邱和順律師團成員的顧立雄。(林韶安攝)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