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錫星觀點:緬甸籌建「民族團結政府」可能只是走過場

2021-01-21 05:50

? 人氣

緬甸聯合民主黨(UDP)的支持者在首都奈比多展示政黨旗幟。(資料照,AP)

緬甸聯合民主黨(UDP)的支持者在首都奈比多展示政黨旗幟。(資料照,AP)

緬甸大選後續亂象叢生,一點也不亞於遠在天邊的民主大國,好在緬甸是一個佛系國家,暴力衝突不那麼顯眼,僅表現在示威抗議、互相扯皮。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在全國民主聯盟(NLD)沒有顯著業績的情況下,獲得了比上一屆大選還要多的選票,令包括族裔政黨在內的所有在野黨及軍方均感到迷惑不解。緬甸Tamadaw和有軍方背景的鞏發黨(USDP)一味指責全國民主聯盟(NLD)選舉舞弊。7day.news1月6日報導,鞏發黨副主席U. Khin Yee於1月5日在記者招待會上宣稱,全國30個鎮區的選票差錯達到103萬張,其中包括無身份證、丟失身份證和未成年者等各種名目。又據elevenbroadcasting1月 6日報導: Tamadaw新聞部第10次宣稱,在Tamadaw投票的23個鎮區中有40多萬張選票被作了手腳。據myanmar.mmtimes於1月11日報導,Tamadaw指出,在全國民主聯盟(NLD)大獲全勝的195個鎮區存在不正當的選票差錯,總數達到455萬8831張。因此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選舉委員會」進行審查。

緊接著鞏發黨(USDP)要求召開第2屆議會特別緊急會議。前幾天,全國民主聯盟(NLD)宣佈「不同意召開第2屆議會緊急會議」,直接進入召開新一屆(第3屆)議會。按理,第2屆議會(就是民盟的上任)還應該開一次「結束大會」,但是不知怎麼回事,民盟竟然跳過這一程式,乾脆宣佈2021年2月1日召開「第3屆(就是新一屆)議會」。究其原因,恐怕是全國民主聯盟(NLD)怕添亂。

鞏發黨(USDP)發言人Nanda Hla Myint 博士1月10日發話: 「不先解決選舉危機,而強行召開新一屆議會、組織政府,這會在歷史上留下糟糕的記錄。」

2021年1月11日中午,王毅外長抵達緬甸首都內比都(Nay Pyi Taw)。據緬甸軍方新聞處報導:1月12上午,緬甸Tamadaw總司令敏昂萊與到訪緬甸的中國外長王毅一行,在內比都的Zeyar Thiri舉行會晤。有趣的是緬甸各主要媒體均報導:「緬甸Tamadaw總司令敏昂萊向中國外長暢談緬甸選舉舞弊事件」。這在緬甸外交實踐中,屬實罕見。Tamadaw發表聲明說,武裝部隊總司令和中國外交部長討論了多黨民主制中自由公正選舉的重要性。

受限選舉制度 少數族裔難獲選票

大選後,全國民主聯盟(NLD)與族裔政黨之間的關係也變得錯綜複雜。少數族裔政黨的影響力受限於緬甸的民族分佈和選舉制度。緬甸是多民族雜居國家,外加採取「贏者通吃」制度(而非比例代表制),因此少數族裔政黨候選人很難獲得選票,長期處於邊緣化地位。

目前,全國民主聯盟(NLD)正在籌畫組建「民族團結政府」事宜,但仍處於務虛階段,沒有一個清晰的藍圖,各方反應不一。

撣邦民主聯盟(SNLD)官員在1月6日「緬甸的趨勢」線上論壇上發表言論稱,對執政黨建立「民族團結政府」的倡議感到迷茫。撣邦民主聯盟(SNLD)的第一副主席Sai Nyunt Lwin說,贏得11月8日選舉的政黨需要對如何推進民族團結政府和國家有一個清晰的願景。他說:「民族團結比民族團結政府更重要。」他質問全國民主聯盟(NLD)政府,到底是應該先搞定民族團結後再來成立民族團結政府好呢?還是先成立民族團結政府再來促進民族團結好?

其他小族裔政黨更是眾說紛紜,不知如何是好?搞不好建立「民族團結政府」一事又要走過場。

*作者為廣州暨南大學東南亞研究所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